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08章 宁安公主
    婉婉走在宫中,身后依然是一长溜嬷嬷宫女太监,可却少了那份肆意的欢乐。

    路上遇到的人看到婉婉面色郁郁,都不禁觉得恍如隔世。

    才过了多久啊!宫中的那道风景就不见了。

    上车,出宫。

    ……

    出了城,婉婉掀开车帘,看着喧嚣的大市场,就这么呆呆的看着。

    人潮涌动,马车在轨道上川流不息,每个人都脚步匆匆。

    车里的嬷嬷心中微叹,放下了车帘。

    一路到了方家庄,孩子们依然在奔跑着,欢呼着。对于他们来说,皇帝的去世只是一个仪式而已,生活还是继续。

    而生活缺不得欢乐,不管是穷欢乐还是富欢乐,都缺不得。

    两条大狗在庄子里狂奔着,看到车队后就冲过来狂吠。

    婉婉掀开车帘,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说道:“大虫小虫。”

    两条大狗楞了一下,然后跟在车边朝着主宅而去。

    “郡……公主来了!”

    接到消息,方醒赶紧闪人了。

    这姑娘大了,总得避讳些。

    于是婉婉进来后,就是张淑慧和小白作陪。

    “无忧呢?”

    没看到无忧,婉婉有些失望。

    张淑慧笑道:“夫君抱走了,自从回家后,整日都喜欢抱着。”

    看到婉婉面色苍白,张淑慧心中叹息,然后吩咐木花道:“你去找老爷,把无忧带回来。”

    “娘……”

    等木花把无忧抱来后,无忧见到张淑慧就欢喜的伸手。

    “无忧长的好快。”

    婉婉忍不住就想抱抱,可无忧却扭着小身子不乐意。

    张淑慧抱着她笑道:“这丫头在家里可是小祖宗,只要她一哭,夫君不管是在干什么都会来哄,真怕长大了成了混世魔王。”

    婉婉的面上多了些红晕,说道:“大哥家的端端也是这般,只是和我却亲近些。”

    小白看到她的眼中闪动着兴奋之色,就悄然去找到了方醒。

    方醒正在喝酒,同时在看地图,他想找到北征时的错漏,想找到不用朱棣亲征冲阵就能胜利的法子。

    至于禁令,他并未放在心上。

    该悲痛的自然会悲痛,不悲痛,甚至是欢喜的人自然会装作死了爹娘的模样。

    “少爷,公主看着郁郁寡欢的呢!”

    方醒讶然抬头,说道:“难道是生病了吗?”

    小白皱着好看的眉头说道:“不是,好像是……就像是我被爹娘卖了的时候一样。”

    “乱比较!”

    方醒起身过去,把小白搂在怀里,轻声道:“忘掉这些事,改日我陪你再回去看看。”

    小白点点头,迷恋的搂着他的腰说道:“少爷,公主看着很可怜呢!”

    方醒愕然,他本以为婉婉升级为公主之后,在宫中的日子会更轻松些……

    她是想先帝了吧?

    还是说宫中对她的态度变了,小女孩有些郁郁寡欢?

    ……

    张淑慧和婉婉在逗弄着无忧,木花过来禀告道:“夫人,老爷说明日咱们家出游,还邀请公主一起。”

    张淑慧一怔,就说道:“这时候……不大妥当吧。”

    朱棣去了,老朱家的人都要服斩衰三年,婉婉这时出游会不会被御史给报上去?

    木花说道:“老爷说了,人总得要活着,先帝若是在,定然不想看到公主郁闷,陛下那边肯定会同意的。”

    张淑慧心中微动,就说道:“是了,陛下政事繁忙,娘娘那边事情也多,公主无妨回去说说。”

    等婉婉走后,方醒就回来了。

    “夫君,可是想试试吗?”

    方醒点点头,说道:“陛下登基,原先的人事必然会有变动,这一点并不限定于宫里宫外,试试也好,若是态度大变,那以后太子那边自然有应对之法。”

    张淑慧悚然而惊,看看左右,木花赶紧退了出去。

    至于两位嬷嬷,张淑慧不会避开她们。

    “夫君,难道陛下……现在到这种境地了吗?”

    方醒安抚道:“不过是试试罢了。”

    朱高炽刚登基,此时千头万绪,但他肯定会牢牢的把住一条——人事!

    ……

    所以蹇义就成了最忙的人,不停的往来于宫中和衙门,和朱高炽商议人事。

    朱高炽的身体看着好似又胖了些,他看完奏章,对蹇义说道:“前些年被下狱者甚多,先前大赦之后,朝野反响如何?”

    所谓的前些年,指的就是永乐年,至于大赦的对象,自然是被朱棣下狱的建文旧臣。

    蹇义拱手道:“陛下,当初大赦之后,朝野欢呼雀跃,臣民皆赞陛下仁慈,无不欢欣鼓舞。”

    朱高炽微笑道:“那就好,不管怎么争执,事情都过去,该消散了。”

    “是。”

    蹇义越发的恭谨了:“建文朝那些逆臣终究是一时之错,陛下仁心,此后他们自然会幡然醒悟。”

    “陛下,公主身边的嬷嬷求见。”

    明朝的公主封号并非是出生就有的,也不是自己的老爹登基后就有的。而是要等成年后才有封号,有的甚至要等出嫁前两天才给封号。

    而朱高炽刚一登基,就给了婉婉公主封号,封号为‘宁安’。

    宁安,安宁和气,朱高炽希望婉婉这辈子能夫妻和睦,静享安宁。

    为人父母者,对子女总是希望他们幸福安宁。

    可明初公主的婚配大多是功勋之后,也就是贵族之后。

    婉婉深得宫中长辈的喜爱,等公主的封号出来后,那些自认为有戏的人家顿时就纷纷开始了各种暗示。

    而被骚扰的最厉害的就是皇后那里,命妇觐见,甚至是嫔妃请见,动不动就会隐晦的说某某家的孩子不错等等。

    那嬷嬷一进来,看到蹇义在,就为难的站在边上。

    朱高炽懂了,就对蹇义说道:“此时要尽快,那些人里有家境窘迫的,记得报上来,朝中也给些钱粮田地。”

    这不是补偿,只是仁慈。

    蹇义对此心领神会,谁要是敢说是补偿,那就是逆臣!

    永乐的年号都快过了,谁敢说朱棣亏欠那些被释放的臣子,那就等着东厂和锦衣卫的人上门吧。

    此事事关法统,朱高炽再仁慈也不会做出丝毫让步。

    等蹇义一走,那嬷嬷小心的道:“陛下,兴和伯家中要请公主出去散心……”

    朱高炽的眉头一皱,想了想。

    “罢了,婉婉在宫中也闷,出去一趟也好。”

    等那嬷嬷欢喜的走了之后,梁中近前说道:“陛下,外面会不会有人因此而弹劾?”

    朱高炽靠在椅背上,疲惫的说道:“父皇去了,若论伤心,谁也比不过婉婉去,孝心到了,父皇想必也不肯看到婉婉伤心,该明白的自然会明白。”

    所谓的守孝,真正能落到实处的有几人?

    而且婉婉只是出去散心,这事儿还真够不着上纲上线。朱高炽刚登基,这时候给他上眼药的,多半是不长眼,蠢笨。

    既然蠢笨,那自然就没有资格继续吃国家的俸禄,回家种地去吧。

    朱高炽看着殿外,目光幽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