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96章 击退
    感谢书友:“玄天紫薇星君”的万赏!

    ……

    唐赛儿跑出来了,即便是满街的军士在巡查,可她依然利用自己的身手跑了出来。

    一路躲避,甚至还翻墙入室,那些军户家人看到是她后,都笑着劝她不要好奇。

    在兴和堡内唐赛儿出手三次,全是见义勇为,那身手被军户们赞为兴和堡第一。

    此刻这位兴和堡女侠就在城下,周围是十多名手持长枪的军士,正为难的劝她回家。

    张羽担负着看守兴和堡,巡查奸细的重任,看到她也是有些头痛。

    “我说唐赛儿,回家吧啊!”

    张羽很头痛,想驱赶吧,可唐赛儿于兴和堡有功。

    不驱赶吧,众目睽睽之下,有些说不过去。

    唐赛儿抬头喊道:“张大人,民妇想帮忙。”

    张羽无奈的道:“几十万大军,要你一个女人帮什么忙啊!回家去。”

    等他一转身后,就听到了一声惊呼,然后身边窜出个人,正是唐赛儿。

    唐赛儿趴在城墙边上,却看不到战场,顿时失望之极。

    “轰轰轰轰轰!”

    这时远方隐隐约约的传来了轰鸣声,唐赛儿欢喜的道:“是大铳,就是伯爷军中的大铳!大明一定赢!”

    张羽喃喃的道:“是啊!有陛下在,咱们一定能赢!”

    ……

    “哔哔哔!”

    “嘭嘭嘭嘭!”

    硝烟弥漫在阵前,铁弹刚造成的血肉通道还没来得及弥补,朱棣就命令道:“让方醒收着点,在哈烈人的重骑出击之前,火炮不要打的太密,以免到时候用不上。”

    火炮的缺点众所周知打的频率高了,时间长了,那炮管的温度太高,不敢装药,更害怕炸膛。

    有人去传令,方醒随即吩咐下去。

    前方的铅弹密集,那些哈烈人大抵知道今日是最后一战,疯狂的涌来。

    “他们持续不了多久,最多半个时辰,必须要撤回重振士气,否则一个反击就能打垮他们。”

    方醒盯着前方,他相信阿古达木也明白这个道理。

    “伯爷,陛下有令,投石机不要歇着,哪怕是石头或是火油弹,都打出去!”

    方醒一怔,懊恼道:“我怎么忘了呢?来人,让投石机投东西,乱七八糟的,随便他们投什么。”

    “嘭嘭嘭嘭!”

    前方一阵排枪,一阵风吹过,把硝烟吹到了方醒这边,他干咳着道:“玛德!再近些就用手雷招呼他们!”

    前方的哈烈人悍勇的在逼近阵列,然后扔出了一片斧头标枪。

    前方顿时倒下了几十人,虽然对阵列影响不大,却有些伤士气。

    “手雷!”

    乌压压一片手雷被扔进了哈烈人的中间,顿时处处都是炸点。

    马儿疯狂的长嘶奔跑,骑士的耳朵里全是嗡嗡声,疯狂的寻找出路。

    “轰轰轰轰轰!”

    火炮趁机打出一轮霰弹,前方血箭漫天中,退军的牛角号响起,哈烈人潮水般的退了回去。

    “陛下,可要追击?”

    张辅有些意动的问道。

    朱棣的目光鹰隼般的盯着后撤的哈烈人,摇头道:“他们尚有余力,我们若是追击,那就会纠缠,记住,此战不要纠缠。不动则已,一动便要打垮他们!”

    张辅明白了,就令人去压住两翼骑兵,不得出击。

    孟瑛接到命令,郁闷的仰天长啸。

    他想痛快的厮杀,甚至想战死在这片草原上。

    遂安伯陈英知道他的心思,就劝道:“保定侯,确实是不能追。不过你也别急,哈烈人歇息之后,第二次进攻估摸着就要发狠了!”

    孟瑛的情绪影响到了战马,他拼命的勒住发了性子的马,双眼充血的道:“不够!还不够!”

    保定候府要想稳固,要想赎罪,必须要大功!

    朱高炽登基之后会是什么景象?

    孟瑛敢打赌,朱高炽绝对会对武勋冷淡。

    而有劣迹的保定侯府绝对会被人盯上,到时候出一点小错就会被揪住不放……

    陈英叹道:“安心吧,陛下都说了宽恕,谁敢翻案?”

    孟瑛的脸颊颤动一下,嘿然一声,把长刀入鞘。

    “全体坐下歇息!”

    这时从火枪阵列那边传来了命令,孟瑛在想事,陈英就跟着让骑兵们下马休息。

    “民夫出前收拾!记住了,别动敌军的尸骸,那是天然的屏障。”

    敌军下次再冲击时,必须要踩着那些人马尸骸前进,到时候绊倒几个算几个啊!

    民夫出前收敛了明军的尸骸和伤员,然后就是收拾兵器,至于他们顺手把那些哈烈人剥了个光溜溜,所有人,包括朱棣都当做没看到。

    等这些民夫再次回来时,每个人的身上都挂满了收获,喜笑颜开。

    这些零碎无人会去收拢,算是给民夫的好处。

    战场缴获主要在于兵器和马匹,以及对方的辎重。

    所有人都默默的坐在地上休息,方醒去了朱棣那里。

    朱棣也下马了,正在喝水,见到方醒过来就问道:“今日的哈烈人意志如何?”

    “决死一战的信念很强。”

    方醒说道:“先前几次差点突入,幸好准备了专门投掷手雷的人,不然麻烦就大了。”

    朱棣早就把先前的详情看在了眼里,说道:“投石机可以投掷火油弹惊扰对方的马匹,你却不用,一心就想着最后时刻,可见思虑不周,下次战前要多想!”

    这是谆谆教导,方醒躬身受教。

    他是没考虑周全,把每件事情都单独放置,这样虽然功能分明,却失于统筹。

    朱棣眉间一松,说道:“不过你能做到这般地步已经不错了,再多些征战,以后可为大明下一代的名将。”

    这话一出,方醒就觉得自己的身上瞬间升温,那些将领的眼神灼热的几乎可以融化掉他。

    朱棣亲自下了断语,认为方醒以后会成为大明下一代武将的领军人物,这个……

    这份宠爱当真是永乐年间除去朱瞻基之外的第一人,不由的不让人眼红。

    连张辅的心中都觉得酸酸的,可想而知其他人的反应。

    这时去前方统领民夫的杨荣回来了,禀告道:“陛下,哈烈人遗留的尸骸约有八千余。”

    八千多人的战绩,这个无论怎么说都算得上是大捷。

    朱棣却没有半点喜悦,他说道:“这对于哈烈人来说只是九牛一毛,所以告诫将士们,不要懈怠,不要得意,打完这一仗之后,酒肉不禁。”

    众将心中一凛,赶紧各自去敲打所部。

    朱棣叫住了方醒,说道:“陪朕走走。”

    一直在马背上观察战局,并不断思考怎么应变,这是件累人的活。

    方醒跟在后面,而在更后面,邓峰背着个药箱子也如影随形。

    “此战的关键在于对方的重骑,不过你无需担忧,朕带着重骑在中军,会在必要的时候出击。”

    朱棣负手走在前方,往日看着宽阔的脊背竟然有些单薄的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