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67章 希望天佑大明(感谢‘起点小雨点’成为本书的第66位盟主)

第1467章 希望天佑大明(感谢‘起点小雨点’成为本书的第66位盟主)

    放下信,朱瞻基对杜谦说道:“兴和伯说,如果顺利的话,战事将在一个月内开始。”

    杜谦也觉得有些热血沸腾,“此战堪称是太祖高皇帝之后的第一大战,可惜未能身临其境,否则必然要大书特书。”

    朱瞻基面带忧色的道:“若是如此,那就是暮春开战,皇爷爷的身体……”

    朱棣的关节有毛病,最怕的就是冷和潮湿,而今年春季的草原气候不大正常,两样都有了。

    杜谦眸色微暗,想起了外间的传言,就说道:“外间有人传言,说是陛下在宣府受了风寒,如今正在养病。”

    这年头,一个风寒弄不好就会要人命!

    朱瞻基的面色微冷,说道:“那些人心思不纯,看似担忧,实则是在试探和等待,果真是无法无天!”

    朱瞻基最近的日子颇为逍遥,政事他是沾不上边,朱高炽那里最多是去请安,然后又回府中。

    这样的日子实则和富贵闲人没啥区别,看似珍贵,却因为影响力下降的缘故,备受冷落。

    朱棣在,朱瞻基的地位就高。朱棣不在……

    没娘的孩子!

    朱瞻基想到了方醒曾经说过的话,再对比自己现在的处境,不禁有些郁郁。

    杜谦起身道:“殿下,此刻您最好是不动,一切等北征之后再说。”

    朱瞻基点点头,然后也起身,准备出去一趟。

    杜谦先行,朱瞻基到了门外,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想着心事。

    “备马!”

    “大哥……”

    朱瞻基回身,看到是婉婉。她正躲在前厅的侧面,身后一溜的宫女太监。

    “你啊你!偏偏鬼鬼祟祟的!”

    朱瞻基看到这场景不禁就笑了,然后问道:“可是有事?”

    婉婉踌躇道:“大哥,方醒……怎么样了?”

    “他好着呢!立了大功。”

    “哦!”

    看到朱瞻基的眉间有些郁色,婉婉就匆匆的走了。

    而朱瞻基一路出城,然后策马狂奔。

    沈石头跟在后面,不时回头看看是否有人跟踪,而贾全就在朱瞻基的身边,感受着他的怒气。

    朱瞻基的胸中全是怒火,他想起了前几天在太子那边被人无视的事,想起了外间那些传闻,却无人处置之事……

    一切的一切,都随着朱棣北征而改变了!

    一路经过大市场,然后拐进了知行书院中。

    解缙颇为悠闲,正在自己的办公室中看书,等看到朱瞻基进来时,就起身懒洋洋的拱拱手道:“殿下光临,不胜荣幸。”

    朱瞻基坐下后,说道:“闲人出去。”

    贾全马上带着侍卫们出去,顺手关上门。

    解缙看到朱瞻基眉间隐怒,就叹息道:“德华走前说过,殿下若是有麻烦事可来寻老夫,今日可是遇事了吗?”

    朱瞻基郁郁不言。

    解缙叹息道:“老夫也有所耳闻,殿下,恕老夫直言,您的荣辱皆来自于陛下,没有根基啊!”

    “说句犯忌讳的话,陛下的身体越发的衰弱了,您又和德华弄了知行书院,顷刻便是天下公敌啊!”

    朱瞻基苦笑着说道:“可知道的越多,我就越觉得大明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迟早会重蹈覆辙。”

    解缙赞赏的道:“正是这样,老夫以前名利心颇重,后来经历了几番折腾,这才看透了这些东西。”

    “不过殿下……”解缙突然问道:“您可后悔了吗?”

    朱瞻基摇头道:“没有,若是后悔,我便没有资格去继承大统。”

    “正是这样啊!”

    解缙类似于咏叹调的腔调让朱瞻基有些恼火,就眯眼看了看他。

    “殿下,那您担心什么呢?”

    解缙抚须微笑道:“您是陛下指定的皇太孙,谁敢推翻?谁?”

    以孝治国,这是凝聚人心,以身作则的举措。

    而老爹前脚死,你后脚就废掉了他指点的家族继承人,呵呵!

    “外间的气氛变了,从未如此的诡秘,仿佛有人在嘲笑,有人在幸灾乐祸,有人在……无视我,暗流涌动间,我看到了人心!”

    朱瞻基目光炯炯的看着解缙,说道:“众志成城,可目前这些人却把目光盯住了我,他们想干什么?皇爷爷吗?”

    后面的话带着杀气,解缙摇摇头道:“殿下无需担忧,首先太子殿下无法撼动您的地位,那么明的这条路就不行了,那么他们必然会使阴招,那正是德华的拿手好戏,谁怕谁啊?”

    摆出老痞子模样的解缙笑呵呵的道:“那些人敢干什么?不过是闲言碎语,和那些嘴碎的妇人一般,何曾能动您一根汗毛?”

    朱瞻基闭上眼睛,他没有说出自己的隐忧,起身道:“多谢解先生指教,告辞了。”

    解缙起身把他送出去,最后说道:“您只需稍安勿躁即可,不管外间有何变化,沉稳即可。”

    看着朱瞻基远去,解缙转身进屋,然后说道:“出来吧。”

    里间的门被打开了,黄钟苦笑着出来。

    “没想到倒是做了一回小人。”

    解缙摇头道:“陛下太过强硬,也没给太孙准备班底,这才是去北征,若是……的话,太孙怎么办?”

    黄钟坐下道:“刚才您不是说了吗,沉稳即可。”

    解缙没好气的道:“太孙看着好像有些怒气,老夫只是安慰他罢了,他也不是来寻老夫解惑的,不过是想出出郁气。”

    黄钟刚才在里间听了个全套,他说道:“关键在于科学,伯爷和殿下弄了这个东西,就算是殿下上去了,可天下文人肯定会抵制朝中的某些决策,到了那时才是最头痛的时候。”

    解缙无奈的道:“可此刻却是木已成舟,等到太子之时,太孙的日子不好过,德华的日子怕是更难过,书院如何还不得而知。”

    黄钟笑道:“太子自诩仁慈,当初就没阻止书院建造,以后应该也不会,这个倒是无需忧虑,就担心那些人会想方设法的来打击书院。”

    说到这里,黄钟低声道:“太子最近可是大胆了不少,经常接见些大儒,还赏赐了不少东西,也不怕背上收买人心的名头。”

    解缙冷冷的道:“陛下身体如此,太子是废不得了,他当然敢大胆。”

    黄钟唏嘘道:“帝王暮年,让在下想起了那些帝王。”

    帝王暮年,要么昏庸,要么就是死死的抓住手中的权利,把所有人都看做是自己的敌人。

    可朱棣却去了北方!

    解缙木然道:“如今一切都要看此次大战,若是胜的干净利落,损失不大,那么陛下挟威归来,估摸着会有大动作,朝野要震荡了!”

    黄钟赞同道:“陛下若是击败了哈列国,那堪称是千年一遇之雄主,挟此威风,当无往而不利也!”

    一生都在征伐,一生都在胜利,这样的帝王,想想都让人觉得……

    解缙点点头,说道:“一切都看北征,希望天佑大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