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29章 谁教谁做人
    “明军的火器……”

    小坡上的那个哈烈人死死的盯着即将接触的双方,喃喃的道:“瓦剌人如何……”

    “齐射!”

    “嘭嘭嘭嘭!”

    前方的瓦剌人已经开始弯弓搭箭了,他们最喜欢用箭矢给敌人一个洗礼,然后再用长刀和马蹄冲垮他们的阵列。

    而这个愿望却被终结了。

    前两排的瓦剌人骤然减速,然后战马蹦跳或是摔出去,那些刚才还在拉弓的瓦剌人身上喷出血箭,惨嚎着飞出去。

    一时间人马前扑的景象蔚为壮观。

    可这种程度的打击却无法让悍勇的瓦剌人畏惧,后面的战士们依然嘶吼着,奋力前冲,把前方倒地的人马踩成烂泥。

    用人命来换取双方短兵相接的机会,这是脱欢在战前就打定的主意,他本以为方醒会闭门不出,谁知道……

    看了一眼右边小坡上的哈烈人,脱欢冷冷的道:“加速!我要混战!”

    混战对于火器军队来说就是灾难,瓦剌人的长刀会教他们做人。

    牛角号开始催促着那些瓦剌人加速冲锋。

    可现在不用加速了呀!

    张弓,放箭。

    “叮叮叮!”

    预料之中的明军伤亡没看到,那些箭矢在盔甲上留下一个个小点,然后无力的坠落。

    “哔哔哔!”

    “嘭嘭嘭嘭!”

    什么是做人?

    第二轮齐射直接把刚射出手中箭矢的鞑靼人打翻在地。

    “胜利在我!”

    死再多的人脱欢都不会眨一下眼睛,他要的只是接触,混战!

    距离不到五十步,下一刻骑兵们会突入明军阵列,胜利……

    “点火!”

    “轰轰轰轰轰!”

    就在脱欢自信满满的时候,就在那个哈烈人对明军的火器嗤之以鼻的时候,三十六门火炮齐鸣。

    炮口火焰喷射,无数的霰弹……肉眼都能看到的,密密麻麻的的霰弹喷射出去。

    噗噗噗!

    那些狰狞的神色还残留在脸上,刚拔出的长刀还在手上,就看到一片黑点飞了过来。

    漫天血箭从人马的身上喷溅出来,惨叫和长嘶响彻这片战场,竟然压下了明军第三轮齐射的声音。

    一个瓦剌人从马背上摔下来,他的运气不错,居然摔在了一匹马尸的身上。缓冲之后,他艰难的爬起来,胸腹处两个伤口在往外飙血。

    目光所及处,到处都是尸骸,人尸马尸,混乱的堆积在一起。

    一些未死的战马奋力的想挣扎起来,却是徒劳无功。

    而那些未死的瓦剌人有的在惨嚎呼救,有的挣扎着站起来,然后看到对面的明军炮手正在飞快的清理炮膛,装备装弹。

    火枪阵列已经轮换完毕,举枪……

    前三排全灭,前五排损失惨重。

    后面的瓦剌人被这个变故惊呆了,下意识的就勒马减速,可身后的同袍却毫无顾忌的撞了上来,于是,混乱发生了。

    混乱是短暂的,在后续骑兵的冲击下,前方的瓦剌人再次蜂拥而至。

    准备脆哨的千户官已经在吸气了,他的身体微微后仰,胸膛挺起……

    “跑啊!”

    那些幸存的瓦剌士兵都赶紧转身,可身后却是再次冲击而来的同袍。

    眼中只能看到那密密麻麻的马蹄在翻飞,只能看到那些眼中带着狰狞或是恐惧的同袍飞速而来,然后……

    这些残存的军士被战马撞飞,在半空中看到了硝烟。

    “嘭嘭嘭嘭!”

    硝烟弥漫,刚起速的瓦剌人再次遭遇重击。

    前方的人马尸骸几乎遍地都是,场面惨不忍睹。

    脱欢在后面感觉速度略微停滞,他冷冷的道:“告诉他们,本太师不管死伤,只要突破!”

    于是前方的瓦剌人拼命的整理着队列,一排排的如墙而进,声势惊人。

    “可怕的瓦剌人!”

    阿台的身后是一群鞑靼贵族,看到瓦剌人在这等防御下依然不肯退却,不禁惊叹着。

    “大明更厉害!”

    阿台没有回头,他对这些贵族已经很不满意了。

    “是是是,大明当然厉害,脱欢不是对手。”

    “脱欢今日肯定会饮恨兴和堡,大明威武!对,威武!”

    钟定看到那些贵族丑态百出的恭维着明军,不禁心中冷笑。

    前方的吴跃没有动作,他现在算是看出来了,脱欢今天是有些孤注一掷的味道,根本不管鞑靼部,只想一举击溃明军。

    “大人,要不咱们出去从侧翼打一打?”

    有人忍不住问道,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

    吴跃摇摇头,另一个千户官张风度却沉声道:“伯爷的军令是让我部守住鞑靼部的营寨,不管外面战况如何,在没有军令之前,咱们不能动。”

    吴跃赞许的道:“张大人说的没错,天大地大,战阵之上军令最大,你们有想法这很好,不过可以在战后提出来大家探讨,此时听从军令就是了。”

    众人静默。

    而身在玄武卫中的方醒身边已经多了王贺,这厮最近对兵法颇有兴趣,看到前方胶着,就问道:“兴和伯,咱们为啥不在堡前弄壕沟呢?那样可就轻松多了。”

    “轰轰轰轰轰!”

    这时前方左右两翼打出了一波霰弹,等声音消停后,方醒看着前方的惨状说道:“挖壕沟那是弱者的选项,所以我就让鞑靼部挖了,而我们不需要,那只会妨碍我们乘胜追击。”

    王贺哦了一声,然后被一轮排枪把注意力吸引到了前方。

    在排枪和火炮的打击下,那些瓦剌人不由自主的就朝着右翼去了。

    正面火力太强大,那咱们从侧翼突破吧!

    于是前方的瓦剌人一个转向,扑向了明军的左翼。

    “嘭嘭嘭嘭!”

    一轮排枪在瓦剌人刚转向时击发,然后陈德吩咐道:“左翼加速轮换。”

    顿时左翼明军的排枪开始连绵不断的在打击着瓦剌人,而火炮也飞快的装填完毕。

    “左翼要付出代价了!”

    由于正面压制住了瓦剌人,所以左翼明军不知不觉中就往上压了下,和中间阵列形成了一个弧形。

    突出部分瞬间被瓦剌骑兵撞倒,旋即淹没,而他们的后面就是炮组。

    十八门火炮刚装弹完毕,敌军就近在咫尺。

    “手雷!”

    千户官及时下达命令,顿时乌压压一片黑点就被投掷进瓦剌骑兵群中,旋即爆炸。

    “轰轰轰轰轰!”

    瓦剌人的冲势一滞,旋即炮组那边就点火了。

    “打退之后撤回来。”

    这一轮炮击直接把当头的瓦剌人打成烂泥,而战马在近距离被巨大的炮声震动,疯狂的蹦跳着。

    “哔哔哔!”

    排枪再次发威,侧面对敌的瓦剌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阵列开始乱了,兵源参差不齐的恶果出现了。

    “伯爷,要不趁势进攻?”

    王贺看到机会难得,忍不住建议道。

    “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