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20章 洁身自好兴和伯
    感谢书友:“eagledown”的万赏!

    ……

    所谓的狂欢,不过是借着大吃大喝的机会,让牧民和明军长期的紧张情绪释放一下。

    当夕阳西下时,堡外到处都是篝火,几万人的盛会,那篝火多的宛如天上繁星。

    漫步在其间,也思牙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布布,鞑靼人背叛了明人,难道就这么算了?还要一起吃烤肉,这算是什么?”

    山羊胡老头抚须道:“也思牙,这是明人的手段,为的只是笼络人心。你看,那些鞑靼人和明人不是在一起笑骂,对,要一起笑,一起愤怒,这才是那个魔神的目的。”

    也思牙点点头,若有所思的道:“我本以为拥有魔神之名的人,必定是不怒自威,一个眼神就能让人颤栗,可今天一见,才觉得不过如此,也就是一个普通人。”

    布布说道:“也思牙,我们的王那是五百年才出一个的天之骄子,他只需轻哼一声,那些臣下都会被吓得魂不附体。至于那个魔神,他不过是明皇的臣子罢了。你要记住,明皇当年也曾经被吓得如临大敌。”

    也思牙回身瞟了一眼跟在自己等人身后的十多名明军,低声道:“他们难道是发现了什么?”

    布布没回头,叹息道:“你不该出手的,你的箭术出类拔萃,但不该在明人的面前显露出来,那会引发他们的警惕。”

    也思牙有些懊恼道:“那时候我只想着找个机会,只要能救下那个明军将领,此后咱们必然能……哎!是我考虑不周,若是不行,那咱们待几天就回去吧。”

    布布苦笑道:“现在我们身不由己,是走是留,还得要看那个魔神的意思。”

    这时前方传来一阵喧哗,也思牙抬眼看去,就看到端着个碗说话的方醒。他不知不觉的就靠了过去,仔细的倾听着。

    “今日盛会,是鞑靼和大明携手抵御残暴敌人的盛会,是鞑靼人和大明人携手成为兄弟姐妹的盛会,我要告诉大家的是,看看你们彼此的脸,仔细看看,我们都是一种肤色,和那些白色肌肤的家伙不同。”

    方醒说话间,不少人果真看看自己的手臂,再看看对方的脸,一时间有些迷茫了。

    “黄色的肌肤,代表着咱们都有一个祖宗,明白吗?”

    方醒不知道是不是一个祖宗,可这并不妨碍他继续忽悠。

    “一个祖宗,我们留在了中原,而你们却来到了草原,就这样,大家为了寻找活路,离的越来越远,最终刀兵相见,这就是自相残杀!”

    “他这是在骗人!”

    也思牙愤怒的道:“不是的!肯定不是的!”

    布布怜悯的看着他,说道:“你在担心自己的肤色吗?不,你没有那么黄,甚至还白了一些。至于魔神所说的同一个祖宗,这上下几千年,那些人到处迁徙,谁知道自己的祖宗在哪?”

    “人,什么都能丢,却不能丢了自己的祖宗,丢了自己的血脉!”

    方醒朗声道:“咱们追溯上去,那不就炎黄的子孙吗?都是一家子,既然是一家人,那咱们就不说两家话,本伯就一句话……大家好好的过日子!”

    “好!”

    鞑靼人的反应出乎了方醒的爽快,也出乎了他的打算。

    “只要能吃饱饭,咱们都听明皇的!”

    “吃饱饭,不受冻,咱们就是一家人!”

    “对,吃饱饭,有屋子住,咱们是一家人!”

    “……”

    尼玛!

    方醒觉得自己前面的煽情全都喂狗了。

    也思牙却冷笑道:“这些人只要给骨头,想让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过等他们的野心膨胀起来之后,明人就会发现是在给自己套绞绳。”

    布布叹息道:“也思牙,你小看了明人,只要彻底的打散分化,几十年后,这里的人都会忘记自己曾经在草原上纵横过。”

    吃喝大会开始了,到处都是举起的碗,各种酒散发出的味道在空气中和烤肉味混合,让人迷醉,让人不知不觉想坐下来,和身边的人大口喝酒,大声说话。

    也思牙觉得自己无所适从,他想回去,可身后的那些明军正在盯着他们,他担心自己的异常表现会被怀疑。

    “喝酒!”

    这时左边一个兴奋的鞑靼人端着个大碗过来,不由分说的把大碗递到也思牙的嘴边,大有你不喝哥就弄你的彪悍。

    也思牙愕然,正好方醒端着碗朝这边走,他只得接过鞑靼人的碗,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

    “是好酒啊!哈哈哈哈!”

    这个鞑靼人看到他喝的爽快,就拍打着他的肩膀,然后回到自己的地方,和周围的人大声的说话,撕扯着烤架上的肉,红光满面间,看着快活极了。

    也思牙打个酒嗝,布布在他的身后急切的问道:“也思牙,会不会有毒?”

    那边的方醒突然转弯,去了阿台那里,两人站在一起,端着碗豪迈的一饮而尽,周围一阵欢呼。

    “好酒!”

    也思牙砸吧着嘴,回味着酒的味道,不禁赞美着,最后又有些不满的道:“就是暴烈了些,那股子香味都压不住。”

    ……

    方醒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喝醉,他只知道自己必须要醉,醉的毫无城府,醉的不省人事。

    于是他就开始喝酒,和阿台喝,和那些来敬酒的贵族喝,甚至还和那些牧民喝……

    眼前的人影有些摇晃,篝火也在摇晃。

    抬头,感觉天空晕乎乎的。

    嗯,老天爷因为什么发火了?

    方醒看向阿台。

    阿台醉眼朦胧的大笑着,“兴和伯,你别动,别动,看的我头晕。”

    方醒眨巴着眼睛问道:“咱们是不是得罪了老天爷?”

    阿台摇头道:“没有,我没做亏心事,老天爷不会怪罪我。”

    呃!

    方醒心虚的道:“用酒精和香精勾兑酒,会不会死人啊?呃!应该不会吧,那是食用酒精……”

    “什么酒精?”

    阿台诧异的问道。

    这时有人在围着篝火跳舞,简单的步伐,却洋溢着快乐的气息。

    男女们围成一圈,这场景若是被大明的大儒们看到,肯定会被气的心脏病发作,大喝‘不知廉耻’。

    跳舞的人越来越多,鞑靼人,明人,渐渐的大家混在一起,到处都是舞动的人群。

    “头晕啊!”

    方醒和阿台相互搀扶着起身,摇摇晃晃的加入到了其中,顿时引发了更大的欢呼。

    一个少女被人推着过来,羞涩的牵着方醒的手。

    “不会跳啊!教教我好了。”

    于是方醒笨拙的跟随着少女的脚步移动,阿台在边上大声的叫好,并让他赶紧带着少女去滚草地。

    方醒醉了,脚步踉跄,但最后的理智还在。

    于是辛老七过来了,在方醒倒下之前,和方五一起把他搀扶回去。

    少女失望的看着方醒远去,她不明白,为何自己的美貌被方醒弃之如敝履。

    阿台半躺在地上喝酒,他把碗一丢,擦擦嘴角大笑道:“兴和伯是个好人,是个好丈夫,哈哈哈哈!”

    于是兴和伯惧内的消息终于传播到了草原,一时间魔神这个让人惧怕的名号,终于多了些温情。

    “他怕老婆?”

    也思牙带着人在混饭吃,也喝的有些晕乎了。

    布布笑的古怪的道:“再厉害的英雄,心中也会给人留下地方常驻,那不是怕老婆,而是洁身自好。”

    也思牙摇头道:“女人只是附庸,享用即可。至于尊重,那并不在上天的规则之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