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15章 预谋堵人
    感谢书友:“梦幻残天”的十万打赏!第五十五位盟主,谢谢!

    ……

    林三有些惶恐,因为方醒特地到他家来吃饭。

    饭是林三做的,唐赛儿的手艺……

    “伯爷,民妇不会做饭呢!”

    唐赛儿没有一点内疚的说道,怀里的孩子也跟着咿咿呀呀的叫唤着,仿佛是在为她助威。

    方醒笑了笑,说道:“有时候我也喜欢做饭,那是一个不错的过程,当然,若是天天做饭,大概我也要恼火了。”

    唐赛儿笑的爽快,:“民妇也做过饭,不过三哥吃过几次之后,就愁眉苦脸的去找人学了,哈哈哈!”

    方醒不禁莞尔,觉得这个女人其实很单纯。

    吃了一顿不怎么好吃的饭,方醒告辞,临走前留下了一堆给孩子的礼物,大多实用。

    林三看着那些礼物,不禁咂舌道:“若不是你长得就这样,我还担心伯爷是不是起歪心了呢!”

    唐赛儿呸道:“三哥你到了这里之后,就越发的不正经了,伯爷家中妻妾成群,哪里会看得上我这等姿色的女人,你就会胡思乱想!”

    林三涎着脸道:“那是,也就是我能看上你,咱们就凑合着过一辈子吧。”

    唐赛儿认真的点头道:“嗯,三哥,咱们好好的过一辈子,下辈子我也跟着你。”

    ……

    此时的男女之间大多都不会朝三暮四,若有这等人,早就被唾弃了,大抵就是西门庆和潘金莲那等待遇。

    方醒莫名其妙的想起了被施耐庵给胡乱编排的那几个角色,不禁就笑了。

    回到自己的‘衙门’,方醒洗了个热水脚,然后舒坦的躺在床上,拿出个发光的东西在看着,不时伸手去摸摸。

    画面中,张淑慧,小白,土豆,平安,还有无忧,方醒看的心中柔软。特别是无忧,让他有些想念,恨不能带着她一起来,每日看着她笑,看着她哭……

    夜深了,方醒把那东西关掉收起来,然后把被子盖好这里晚上的气温不像是夏天,倒是有些像初春。

    摸着那个东西,方醒感觉就像是触摸到了家人,心中安详,渐渐的睡了过去。

    ……

    不管身处哪里,军队总是要操练的。

    业精于勤荒于嬉,凌晨,聚宝山卫全员集合,出堡操练。

    而玄武卫也紧随其后。

    至于敌人的威胁,按照方醒的说法,在脱欢的大军到来之前,目前是这片草原最安全的时候。

    所以两个卫所集体出去操练,那动静把整个兴和堡的人都弄醒了。

    张羽很憔悴,在方醒率军来之前,他面临着瓦剌人不断的骚扰和威胁。等方醒来后,哪怕是干掉了巴根,可他依然在担心着脱欢的大军。

    关键是哈列国,那个庞然大物,拥有无数军队的大家伙。

    他们什么时候出兵?

    出兵了我们怎么办?逃跑吗?

    走在和大明乡镇差不多规模的街道上,张羽郁闷的道:“弹丸之地啊!不堪一击。”

    不过托一万多明军入驻的福气,那些军户家人都喜欢拎着个篮子,里面放着五花八门的货物售卖。

    街道两边开始稀稀拉拉的出现了不少妇人,她们就站在边上,三三两两的聊天,至于身前的篮子根本就不管。

    军户的女人少见较弱之态,大多能当大半个男人使唤,手脚粗大。

    张羽觉得这样的日子应该快到头了。

    只要击败脱欢,再击败哈烈人,兴和堡就会如同方醒说的那样,变成大明的腹地,这些军户都能过上好日子。

    “大人,是伯爷。”

    张羽正在想着以后这边是养羊还是干什么致富,看到方醒正在街上溜达,而且不时俯身去看看那些篮子里的东西,非常认真的讨价还价。

    这样的方醒让张羽感到有些陌生。

    “这个牛角号能不能便宜些,我要两个。”

    方醒试着吹了一下,满意的问道。

    篮子的主人,一个穿着一身男子长袍的妇人摇头道:“不行呢!这可是我用五个鸡蛋换来的,最少五十个铜钱。”

    方醒无语了,难道这边的鸡蛋要十个铜钱一个吗?

    你好歹说是用十个鸡蛋换来的也行啊!

    这一刻方醒觉得科学的推广任重道远。

    伸手摸摸身上,方醒却发现自己没带钱。

    这妇人大抵不认识方醒,也没注意到边上那几个女人在给自己使眼色,看到方醒窘迫,就讥讽道:“没钱还来消遣老娘呢!快走!”

    张羽走过来,正准备呵斥这个女人,辛老七却摸出钱袋付了账,而方醒却没有一点儿不高兴,反而笑眯眯的。

    “这就是生活啊!”

    方醒转身和张羽走在街道上,说道:“在北平更多的是劳心,而在这里,我才觉得这个世界是真实的,鲜活的。”

    张羽觉得方醒是在无病呻吟,他做梦都想去北平,哪怕是宣府都行,总比在兴和堡担惊受怕的强。

    至于南方,那是天堂,张羽根本就不敢奢望。

    两人溜达了一圈回返,方醒回到自己的地方,却在外面遇到了一个老头。

    “沙黑见过伯爷。”

    方醒没搭理老头,他盯着老头身后的那个明人问道:“你是谁?”

    这人一身青衫,举止有措,一看就是读书人。

    “学生董健,见过伯爷。”

    兴和堡很难看到读书人,那么眼前这位……

    “学生当年孟浪犯了些错,后来蒙陛下厚恩,只是被放到了兴和堡,现今在兴和堡教授些蒙学……”

    这是个无法解决的问题:没有人愿意来塞外教书。

    是不是该向北边多流放些读书人呢?

    想着这些杂事的同时,方醒问道:“你们来见本伯可是有事?”

    董健有些呐呐,沙黑却抚须笑道:“伯爷,昨日这位读书人教人下棋,我想着家中的孩子也该学学,就请教了他,只是他说自家是人犯,不得乱跑,这不就大清早来请伯爷开恩,好歹让家里的孩子也能学学。”

    想主动融入大明的文化中,这是好事。

    方醒说道:“可以,只要想学,都可以送到学堂里去听课,至于先生不够,等大战之后,本伯自然会禀告陛下,调集些读书人来。”

    “多谢伯爷。”

    这个沙黑的汉话不错,拱手也有模有样的。他堆笑道:“伯爷,昨日见这位读书人教人下棋,让人看了只觉得玄妙无比…”

    “还想学围棋?”

    方醒莞尔一笑,然后问董健:“学棋多久了?”

    说到围棋,董健明显的精神一振:“回伯爷,学生从五岁就开始看谱,跟着学了围棋。”

    “哦!那倒是家学渊博了,既然来了,那便和本伯手谈一局吧。”

    董健的手中就拿着一块粗糙的木制棋盘,上面用毛笔画出了纵横,至于棋子,则是在沙黑的手中。

    这是预谋来堵人啊!

    方醒笑了笑,说道:“老七,搬张桌子出来,咱们在外面下盘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