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95章 打破平衡
    感谢书友:“书画荒”的万赏!

    ……

    方醒很疲惫,可却不敢懈怠,一扎营就带人去查看营地。

    “伯爷,大军驻扎于此,唯一可虑的就是粮道,除此之外,除非是哈列国尽起大军而来,否则咱们当可纵横这片草原。”

    “敌军的斥候规模应当在一千人左右,如果按照这个来计算的话,敌军应当在两万人上下,不过下官以为他们有可能是来窥探大明的小股敌军,孤注一掷派出这些人来打探我军的情况。”

    “伯爷,还有一个亦力把里也值得关注,这个地方从来都不是中原能握稳的地盘,若是他们想跟随着哈烈人占便宜,那咱们可就是几面受敌了。”

    林群安和陈德不断在分析着此时的情况,方醒微微点头道:“亦力把里多次分裂,除非大明失败,否则他们必然不敢掺和进来,嗯……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哈烈和瓦剌联手提供某些好处,利诱他们出兵。”

    一路巡查了各处防备,方醒回到自己的帐篷里,累的都不想卸甲了。

    “老爷。”

    辛老七进来,方醒苦笑着起身,伸开双臂,让他帮自己解甲。

    方五也来了,禀告道:“老爷,敌军在西北方向,可否今夜去哨探一番?”

    “不必了。”

    方醒卸掉了甲衣,顿时浑身轻松。他活动着身体道:“敌军若是上万,必然会逼近哨探,而不是派出多队斥候轮番试探,这就是敌军将领的谨慎之处,我判断夜间他们还会抵近大营哨探,晚上机警些。”

    方五应了,然后和辛老七出去。

    夕阳斜照,大营就像是一头巨兽盘恒在草原上,到处炊烟渺渺。

    方五和辛老七随便吃了晚饭,然后各自去忙碌。

    而方醒却睡了一觉。

    在别人忙碌时睡觉,在别人睡觉时清醒,这种感觉很美妙,也很寂寥。

    方醒站在营地的边缘栅栏后面,手中拿着块油饼在慢条斯理的吃着。

    远方一片漆黑,但方醒相信就在那黑暗中,敌军的斥候正在慢慢的靠近。

    ……

    大军扎营后,游骑马上就会出发四处哨探,而明暗哨也会立刻安排好地方。

    草地是天然的隐蔽地带,方便了暗哨,也方便了敌军斥候的潜伏接近。

    这里的蚊虫不少,却找不到足够的食物,所以一旦发现猎物,它们就会疯狂的发动攻击。

    而草丛中此刻就潜伏着两人,在蚊虫的侵袭之下,他们一动不动,和草丛融为一体。

    虫鸣声一直持续不断,听着催人欲睡。

    不知过了多久,虫鸣声陡然停住了……

    再高明的身手,再厉害的斥候,可只要你在草丛中移动,那么必然会惊动蚊虫,也会发出声音。

    窸窸窣窣的声音渐渐的越来越清晰,两人一动不动,连眼睛都眯着,生怕反射微光被敌人发现。

    一个脑袋突然在草丛中抬起来,四处寻索了一番,在没有发现之后,他准备重新潜伏下去……

    脑袋才将隐入草丛一半,一个黑影突然飞跃起来,然后重重的砸在这人的身上。

    草丛中一阵挣扎,直至咔嚓一声之后,一切重归寂静。

    干掉了对手之后,那名大明暗哨却动都不敢动。

    黑暗中处处都是杀机,这片草地上不知道有多少敌军的斥候。而这个已经暴露的斥候却无法呼叫支援。

    因为一喊,必然是一场混乱,打破预定的计划,同时大营弄不好也会被惊动。

    大军宿营最忌讳的就是被惊动,所以才会催生出袭扰等战术,就是要让自己的对手疲于奔命,削弱战斗力。

    蚊虫仿佛都被杀气给逼的跑光了,静悄悄的。

    双方都在等着,等着对方先出手,而那个暴露了的斥候就成了众矢之的。

    这一次短促的斥候交锋全在方醒的眼中,他放下望远镜,回身看着已经聚拢来的千户以上将官,淡淡的道:“敌军的斥候很大胆,这是在消磨耐心,如果大营动作了,那么他们就能根据武器判断出我军的来历,敢死队啊!”

    陈德说道:“伯爷,要不出一队骑兵,直接扫荡吧!”

    林群安皱眉道:“各部肯定会被惊动,这样不好。”

    王贺笑眯眯的道:“他们靠的就是弓箭,可咱们有弓弩啊!直接派了斥候用弩箭伺候他们,等他们爬起来操弄弓箭时,早就被射成了蜂窝。”

    方醒赞许的道:“不错,本伯也是这个意思,令斥候们全部出动,火把打起来,咱们打兔子!”

    不用火枪齐射,这样动静就小。

    “马上传令军中各百户官,让他们看好自己的麾下,如有人被惊动不许出声。”

    “骑兵准备一千人待命!火炮准备二十门待命,聚宝山卫出一个千户所待命。”

    一连串的命令发布下去,营地里有了些动静,不过在刻意的准备下,没有惊动到那些沉睡的将士们。

    营门打开,火把点燃,一队队斥候手持弓弩,在刀盾兵的掩护下走出大营。

    平衡被打破了,黑暗中猛地站起来几十个黑影,他们正准备张弓搭箭,草丛中传来一声低喝:“弩箭!”

    不用起身,不用冒着被箭矢射中的危险,几十支弩箭从草丛中窜出来,一一奔向自己的目标。

    惨嚎声中,稀稀拉拉的箭矢也回射了一番,却只射伤了一名明军暗哨。

    既然平衡被打破,出来的斥候们也不用忌讳了,于是脚步开始加速,渐渐的变成了小跑。

    火把发出的光亮逐渐推进,渐渐的那些黑影都现身了,全是瓦剌人的斥候。

    “******”

    夜风中,有人厉喝一声,旋即那些瓦剌人都转身狂奔。

    “放……”

    赶来的斥候却不肯放过这等机会,一次弩箭攻击,留下了对方一半人,其余的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伯爷,要追击吗?”

    孙越有些跃跃欲试的,那一千骑兵也已经准备完毕,一声令下就能冲出去,追杀敌军的斥候。

    方醒放下望远镜说道:“对方应该有骑兵接应,夜里厮杀于我军不利,再说他们并未看到我军的火器,收回来!”

    孙越遗憾的轻叹一声,然后令骑兵们解散。

    而火炮却不用,方醒令留一班炮手值守,备用霰弹。

    一群满脸是包的暗哨带着一个伤员回来了,方醒看了看是肩头中箭,就皱眉道:“给你们的面纱为何没用?”

    一个满脸包的小旗官嘿嘿的笑道:“伯爷,那纱可细了,拿回家去……嘿嘿!”

    方醒咬牙切齿的道:“林群安,陈德。”

    “伯爷,下官知罪。”

    两人赶紧请罪。方醒交代过,暗哨必须要蒙上面纱,这是出于对健康方面的考量。

    可这些军士对发到手中的细纱却喜欢的不行,大多都准备留下来,回去后送给家中的女人。

    “你叫什么名字?”

    方醒觉得这个小旗官真的太奇葩了。

    满脸包的家伙笑道:“伯爷,小的姜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