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88章 准备
    感谢书友:“待|轮回”的万赏!

    ……

    出去之后,安纶想到自己新到东厂,举目无援,就想和方醒搞好关系,所以就关切的问道:“兴和伯,那贼子还在做梦呢!方才你若是打破他的美梦,说不准能问出来。”

    方醒走出地牢,努力呼吸了几次,才说道:“此人死定了,却还在做梦,可见其间有些东西不足为外人道。北征在即,多事不好,非常不好。”

    安纶茫然,他久离政治中心,对这些事情已经失去了敏感度。

    方醒投桃报李道:“不外乎就是一些痛恨科学的杂碎弄的手脚,我本想问清楚之后去……,可想想觉得没什么必要了。对待他们,不如用科学更能让他们感到痛苦。”

    “兴和伯等等咱家。”

    安纶转身就跑,找到了一个番子,两人一阵嘀咕之后,安纶又跑回来,低声道:“会同馆被陛下清洗了一遍,十不存一,还有,朝中又少了几个郎官,据说是突发疾病,御医束手无策,就这么去了。”

    方醒点点头道:“我昨日就知道了,只是有些不甘心,在见到陈不言之后,就知道了始末。既然陛下已经出手了,我安心就是。”

    安纶从方醒的话里听出了异样,回去后就坦诚的问了孙祥。

    孙祥拨动着佛珠道:“不懂不怕,就怕不懂装懂,那会坏大事,你不错。”

    安纶笑道:“公公,奴婢只是在几年前和公公见过一次面,却觉得亲切,所以就大着胆子来请公公指点一番。”

    孙祥点点头,陈桂不在,他的神色轻松了些,说道:“兴和伯兴杂学,贱价把那些书卖了满大明都是,儒家的人坐不住了,却慑于陛下和太孙对兴和伯的看顾不敢直接动手,于是暗地里双方的争斗不少。”

    这话有些笼统,但安纶却明白了。

    “公公一番话点醒了奴婢,那刺杀必然是某些人的手脚,只是会同馆的那些人却把陛下当做了傻子,终于恶有恶报,大快人心呐!”

    孙祥微微一笑,配上手中的佛珠,颇有些拈花一笑的慈悲自在。

    “嗯,是这么回事。你要记住了,咱们是陛下的家奴,想什么,做什么……”

    孙祥的手停了一下,神色有些恍惚的道:“……都要站在陛下这边,这才是咱们的本分,谁逾越了本分,最后肯定会和那……纪纲一样。”

    安纶躬身受教,诚心诚意的道:“多谢公公指点。”

    东厂看似得意,可荣辱皆在君王的手心。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呐!”

    ……

    方醒去了一趟黑刺的营地,王琰非常遗憾的告诉他,此次北征没有黑刺的份。

    “陛下会留下我们看守京城。”

    王琰的脸上多了几道疤痕,这是他跟着一起操练的代价。

    方醒有些惋惜的道:“可惜了,否则实战才是最好的操练方法。”

    王琰侧身看着方醒道:“京城安危最大。”

    方醒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以其说京城安危最大,不如说是朱瞻基的安全最大。

    方醒回头就去了聚宝山卫,看了一番操练之后,就召集了千户官们来开会。

    三个新来的千户官还没和方醒好好的处过,所以有些拘束。

    “我刚才看了一下,操练的不错,看来老兵带新兵的法子可行。”

    方醒先安抚,然后说道:“廖青的麾下有些不整齐,要抓紧操练。”

    廖青看着有些秀气,他起身道:“伯爷,下官知错了。”

    方醒点点头,“张风度。”

    矮墩矮墩的张风度起身道:“伯爷。”

    方醒夸赞道:“你的麾下看着很稳重,这很好。”

    张风度拱手,沉声道:“伯爷,下官觉得还差些火候,若是时间再长些的话,下官还想再狠狠的操练一番。”

    方醒压压手,他对这个稳重的千户官很满意。

    “大概不会有多少时间给咱们去操练了,一路走一路练吧。”

    方醒随即说道:“孙焕山。”

    有些匪气的孙焕山起身应诺。

    方醒皱眉道:“你的麾下最是散漫,赶紧收紧些,否则本伯就亲自来收拾你。”

    孙焕山嬉笑道:“伯爷,下官知晓了,回头就收拾那些兔崽子。”

    方醒没管他,每一支部队的作风大抵会和他们的第一任长官有着密切联系,聚宝山卫太过严肃,来个特立独行的千户官倒也不错。

    “你们没有感觉到吗?北平城中已经开始紧张了,都抓紧操练,一旦接到命令马上出发。”

    看到这些千户官们都在跃跃欲试,方醒喝道:“滚吧,好好的操练。”

    等人走了之后,林群安笑道:“开始的时候经常打架,如今混熟了,经常聚在一起偷酒喝,还去偷了军属养的鸡,被追出好远。”

    王贺有些不大自然,因为偷来的鸡他也吃了,结果第二天军属找上门来,林群安一查,马上就把人抓到了。

    事后赔钱是肯定的,王贺作为监军也是做了检讨,为此他狠狠地折腾了一番那几个千户官。

    “伯爷。”

    “进来。”

    看着黑了不少,也结实了不少的李嘉,方醒问道:“可能适应吗?”

    军队之中会有些潜规则,比如说老兵欺负新兵,这个是方醒也不能过于干涉的。

    李嘉低头道:“嗯,能适应。”

    方醒目视林群安,林群安点点头,方醒才放心下来。

    “此次北征凶险,记住一切要听令行事。”

    方醒不能说的再多了,再多就是赤果果的偏爱,于李嘉本身也不好。

    关系户在军中都会受到歧视,除非你能证明自己的能力。

    李嘉抬头道:“是。”

    “去吧。”

    曾经的学生变成了麾下,方醒也很无奈。

    等李嘉走后,林群安说道:“伯爷,这李嘉操练的很刻苦,只是人有些闷,不大爱说话。”

    方醒想起了方三的死,大概是这件事刺激到了李嘉吧。

    王贺干笑道:“兴和伯,此次咱们是在中军还是前锋?”

    这个也是林群安关注的问题,方醒笑道:“我哪知道?此事得看陛下的决断。”

    林群安目露精光道:“伯爷,瓦剌一旦被哈烈人驱使打头阵,那必然是骚扰边墙,或是直接攻打鞑靼人,大明却无法尽起大军,所以这便是咱们的机会到了。”

    在方醒这里熏陶许久,林群安于战略方面的进步很大,一张口就说出了和张辅一样的判断。

    方醒摩挲着桌面,对此他有七成把握。

    聚宝山卫多次独立作战,这方面是朱雀卫无法比拟的,除非朱棣想多派些人去,否则这个任务就跑不掉!

    不过话却不能说满。

    方醒双手撑着桌面道:“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我们管好自己就是了,要做到命令一下,全营就能马上集结。”

    林群安从方醒的语气中听到了些意思,他兴奋的应了,然后出去找那些千户官商议事情。

    方醒看向王贺:“你呢?此次北征耗时会很长吧,你的子侄们若是有前途的,该给些钱都给吧,好歹也是个念想。”

    王贺嘟囔道:“他们要什么钱,往年都给了不少了,再给就是棺材本。”

    方醒莞尔道:“我说了放心,不会不管你的。”

    王贺揉揉眼睛道:“嗯,只是咱家却不想便宜了那些小兔崽子……”

    “好,那就不便宜他们。”

    方醒笑了笑,他知道王贺是嘴硬,很快他大概就会把自己的棺材本至少弄一半出来,请人送到自己的兄弟家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