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59章 马苏升官,方醒出行
    感谢教主的万赏!

    “平日人人都是道貌岸然,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朱棣随后就开始狂喷,数落着满朝文武,大抵意思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配合近期的诡异变化,倒是让人觉得是在敲打。

    朱高炽的表情平静,而朱瞻基却有些茫然。

    敲打过后,朱棣就开始夸赞方醒。

    “……其人勇于任事,忠心耿耿,堪称是百官楷模……”

    方醒无奈的叹息一声,老朱这是觉得让我掺和了东厂的事,就用几句夸赞来弥补?那真是不够意思啊!

    “大明不缺官吏,杀多少照样能补上!”

    朱棣今天的话题飘忽,刚才还在夸赞方醒,转眼就开始威胁群臣,让人必须要集中注意力,否则根本就听不懂。

    “……大明不学前宋,可目前的官场死气沉沉,朕放眼看去全是暮气……”

    蹇义听到这话,和金忠交换个眼神,然后苦笑不已。

    金忠偷偷的前倾身体,想看看里面的情况,马上有御史走到他的身后干咳了一声。

    “……大明正在蒸蒸日上,就如那清晨的太阳,需要的是朝气!”

    下面这些官员其实年纪也不算大,可听了朱棣的话却人人自危。

    这不会是要大整顿的前奏吧!

    蹇义的苦笑正是担心这个,此时他飞快的在盘算着各种替补的方案。

    “值此之际,朕当不拘一格简拔人才……”

    哦!原来是要提拔新人啊!那你就来呗,吓唬人算是什么事嘛!

    方醒在揣测朱棣的意思,最大的可能就是提拔朱瞻基的人,当做一个信号发布出去,然后会陆续动作,以便在朱高炽登基后形成一股力量,能够确保朱瞻基拥有影响力的力量。

    可会是谁呢?

    “朕听闻户部有一小吏办事干练,勤勉出色,当褒奖。蹇义。”

    蹇义出班道:“陛下,臣在。”

    “那人叫做马苏,户部现在可有出缺?”

    马苏?

    方醒一下就懵了,然后看向夏元吉。

    可夏元吉也是一脸的茫然,显然朱棣事先没有交代。

    这是什么意思?补偿我?

    就在方醒思忖的时候,蹇义的大脑瞬间转动,不过是几息时间,他就从容不迫的道:“陛下,户部如今缺了印钞局副使一人,外承运库大使一人……”

    蹇义不愧是蹇义,连吕震都微微颔首,不是为了蹇义的记忆力,而是为了他的这份玲珑心。

    印钞局副使是从九品,而外承运库大使是正九品,用在还是小吏的马苏身上,那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方醒一听,顿时对蹇义也多出了几分好感,无他,他不想让马苏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还有呢?”

    呃……

    蹇义瞬间就反应过来了,说道:“陛下,还缺一个照磨。”

    “那便是它了,稍后就办。”

    群臣心中一惊,各种想法都出来了,可看到蹇义没有异议的退回来,大家就看向了刘观。

    御史们该出来了吧?

    可刘观却眼观鼻,鼻观心的站着,丝毫没有动作。

    而往日动不动就喜欢以驳斥君王为己任的御史们也没有动作。

    不是不想动,而是不敢动!

    朱棣近期的动作告诉大家,他已经开始为自己去后的局势布局了。

    谁敢阻拦,那必然就是心怀不轨,而心怀不轨的人,朱棣从来都不会客气。

    骗庭杖还是有好处的,可那得看是谁在做皇帝。

    朱允炆和朱高炽那里可以骗庭杖,永乐年间你去试试?保证朱棣会让你求仁得仁。

    大家还在愣神的功夫,朱棣的下一道命令就来了。

    “吏治艰难,北方有朕在,依然贪腐不绝,而南方……多半是不容乐观。”

    南方官场要倒霉了!

    呵呵呵!

    有人幸灾乐祸的笑着,有人在为自己的朋友担忧着。

    “哈列国正在厉兵秣马,朕将枕戈待旦,以待强敌!”

    朱棣的情绪大家都能感受到,他在期待着这个强敌的到来,然后一战彻底清空大明的边患!

    没有哪个皇帝能做到朱棣所做的一切,这样的皇帝让人……

    绝望!

    “可贪腐不除,朕心不安,瞻基。”

    “皇爷爷!”

    朱瞻基出前行礼。

    朱棣看着这个自己寄予厚望的孙儿,再看看面带微笑的朱高炽,眸色微暗,说道:“兴和伯方醒。”

    方醒出列,“陛下!”

    朱棣的神色淡然,说道:“你二人准备一下,三日后出发前往金陵,厘淸吏治。”

    这时候大家才知道朱棣的用意。

    去清理贪腐哪里用得着朱瞻基和方醒,这不过是暂避风头罢了,顺便还能让朱瞻基在南方立威……

    而若论大明反对科学最强烈的地方,那非南方莫属。

    南方学风鼎盛,历来科举都是呈现压倒北方的趋势,所以这一去……

    随后散朝,方醒没走,站在那里,任由人群从自己的眼前走过。看着那些神色各异的官员,他仿佛是置身于另一个空间,没有一点儿情绪。

    “兴和伯,陛下让你去。”

    有个太监过来,带来了方醒等待的消息。

    奉天殿里,朱棣、朱高炽、朱瞻基都在,方醒进去后,朱棣开口道:“南边的关系盘根错节,士绅们和官员沆瀣一气,此次应当要收拾一批人,以儆效尤,人数不限。”

    朱高炽心中不满,可却不敢再出头。

    这番杀气腾腾的话就是给朱瞻基和方醒的尚方宝剑。

    朱瞻基说道:“皇爷爷,南方官场想必大部分是好的。”

    这话精辟,朱棣面露欣慰之色道:“嗯,你能懂这个就最好不过了,打一小撮人,大部分人就会老实几年,过几年看着再不老实,那便照此再来一次,这样省事。”

    这种方式简单粗暴,但却极为管用。

    若是能和监察相结合,这才是初步的控制吏治。

    “南边的锦衣卫和东厂都在,他们的手头上应当有些名单,以此为开端,好好的查清楚。”

    朱棣很轻描淡写的就确定了方略,朱瞻基受教,而方醒却有些顾虑。

    “陛下……那北征呢?”

    朱棣眉心的皱纹一下就消散了,笑道:“你倒是求战心切,最新的消息,哈列国正在打造什么火器,朕估计他们很紧张,没准备好肯定不敢出兵。”

    “是,陛下,臣肯定是要去北征的,否则必会遗憾终身!”

    朱高炽的眼中多了些情绪,他觉得在朱棣的调教下,这些人,包括方醒和朱瞻基,都对战争有着超强的狂热。

    这不是好兆头!

    朱棣点点头,“朕许了你,自然不会把你留在大明,咱们君臣且去见识一番那些大国的厉害,嗯,看看谁更厉害!”

    “哈列国应该是一个好对手吧,想来不会令朕失望。”

    朱棣起身准备回去了,朱高炽打头恭送。

    “记住了,别学了那些文官的酸气,为君者,行事当大气,秉承大势而动,则无往而不利!”

    朱棣这话不知道是在告诫谁,朱高炽和朱瞻基只得一起受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