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47章 大明从未有挨打不还手的时候

第1347章 大明从未有挨打不还手的时候

    张淑慧迷迷糊糊的醒来,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家中的床上,她心中一急,就起身想找人,却看到了边上小床上的无忧。

    无忧已经醒来了,大眼睛呆呆的看着虚空。

    “无忧……”

    孩子在,张淑慧的心就放松了,就趴在小床边上逗弄着无忧。

    “夫君呢?”

    张淑慧随口问道,木花在门外看春雨,闻言就回身道:“夫人,老爷去了外面,说是有事,晚饭不一定在家吃。”

    张淑慧打个哈欠道:“这一觉好舒服,感觉整个人都松了,舒服!”

    ……

    “那药没问题吧?”

    方醒在问的是贾全。

    贾全说道:“那是宫中御医配的药,有时候陛下或是嫔妃们睡不好的时候就来一点,效果好,醒来后舒坦。”

    方醒哦了一声,放下担心,一行人缓缓前行,前方就是会同馆。

    走到大门处,一个男子闪身出来,低声禀告道:“哈拉查尔今日没出门,就在院子里转了几圈,等到下雨后就进去睡觉,一直到现在。”

    方醒的目光转动,看到周围无人,就知道会同馆已经接到了通知,清场了。

    “无需紧张,陛下没有旨意,咱们不能动手,不过是想来和哈拉查尔谈谈两国友谊罢了。”

    贾全心中暗笑,然后当先进去。

    到了哈列国使团的院子外面,那个男子去敲门。

    “谁?”

    “大明兴和伯来访,请使者一见。”

    门内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方醒微微一笑道:“想不到方某倒是有了些名气,可喜可贺啊!”

    这时远处传来了歌声,隐隐约约的……

    “……一相思,便如痴,日日望江水……”

    方醒微微侧耳,细雨中,听到里面传来了脚步声,接着大门猛地打开,一股凌冽的杀气冲来……

    刀光斩断细雨,辛老七大吼一声,长刀劈砍下去。

    “铛!”

    “嗤!”

    方醒看了一眼倒在眼前的男子,抬头,看着急匆匆跑出来的哈拉查尔说道:“使者是想伏击本伯吗?”

    雨水淋湿了还在地上挣扎着的男子,鲜血从他的脖子上大股大股的喷射出来,他喘息着,仇恨的看着方醒,然后目光渐渐暗淡。

    风中之烛,一吹,寂灭!

    “伯爷,这人疯了!本人正想去寻医,却被这场雨给挡住了,没想到他居然会疯到这个程度,哎!幸而他本事低微,否则……”

    哈拉查尔说着上去踢了那个身体还在微微颤动的家伙一脚,骂道:“畜生般的人物,疯了就去自杀,居然敢在院子里发狂,死有余辜!”

    方醒进了院子,贾全喝道:“闲杂人等退下。”

    哈拉查尔回身说了几句,那十多人都悻悻的各自回去。

    方五打着油布雨伞给方醒遮雨,目光转动,在四周寻索着威胁。

    “伯爷请。”

    哈拉查尔已经恢复了淡定,当先向前走去,丝毫不担心会被眼露凶光的辛老七给一刀砍了。

    到了待客厅,哈拉查尔毫不犹豫的坐在主位上,然后延手请方醒坐下。

    方醒摇摇头,负手站在中间,身后是辛老七和贾全,淡淡的道:“贵使此行想要什么?”

    方醒不坐,哈拉查尔也不能坐,他尴尬的起身,却发现自己在气势上已经完全被方醒压住了,就诧异道:“伯爷说什么?本人来此,只是为了两国的友谊啊!”

    “嗯,是个不错的由头。”

    方醒不屑于和这等人转圈,就说道:“看来你已经做好了准备,这很好,吃了大明那么多的米粮,是该回馈一二。”

    哈拉查尔郁闷的道:“伯爷这是有什么误会了吧?本人本想去伯爷府上拜访,可却想着……”

    “告辞了!”

    方醒不等他说完,就微微颔首,然后转身出去。

    方五举着伞跟着,辛老七手扶着刀柄,原地后退,眼神凌厉。

    哈拉查尔叹息道:“伯爷是误会了呀!”说着他就跟出去,准备送方醒。

    “这人已经有了必死之心,无需多言。”

    方醒低声说道,贾全点头:“是,今日之事,换做别人肯定要跑,可他却在睡觉,可见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不简单。”

    “他是笃定暗地里的人不被杀光,陛下就不会对他这盏吸引飞蛾的油灯下手,不错,有勇有谋。”

    那具尸骸已经停止了颤抖,正挡在大门前。方醒方向不变,从容的从尸骸上面跨过去。

    走到门口,方醒回身,看到哈拉查尔追上来,就叹息道:“你是个勇士,两国相争,各为其主,所以我不怪你,不过至此后,你莫要被我抓到你们联系的那条线,否则东厂和锦衣卫都会争先恐后的想试试最新的刑罚……”

    哈拉查尔面色如常的道:“本人尊重大明律法。”

    方醒失笑点头,然后转身。

    “……那门外,新人笑,那门内,旧人哭。檀郎一去经年,再回首,覆水倾盆……”

    “嗯,覆水难收,贵使且好自为之。”

    方醒的脚步一缓,旋即加快。

    哈拉查尔没有打伞,他看着方醒被人簇拥着上了马,然后消失在越发浓密的春雨中,不禁悠悠一叹。

    远处的歌声陡然凄厉起来:“侍奉舅姑未曾歇,檀郎狠心断奴肠……”

    哈拉查尔精通大明话,听到这等歌词,不禁微微一笑。

    “喜欢缠绵婉转,那便是奴隶,胜利者从来都是唱着欢快的歌……”

    “来人,去远远的跟着方醒,看看他们去哪了。”

    随着哈拉查尔的命令,一个男子消失在雨幕中,可随即又回来了。

    “大人,明人不许我们现在出去。”

    “有趣!”

    哈拉查尔的眼皮一跳,然后转身回去。

    ……

    长街上,当方醒走到一家书店的外面时,孙祥来了。

    “兴和伯,咱家可是等了许久。”

    孙祥****,映衬着方醒的懒惰和享受。

    外面是黑色锦袍,右手的佛珠缓缓拨动,这样的孙祥看着和蔼可亲。可他的眼角却微微眯起,呈现三角形,让人心惊。

    方醒看看他身后的二十多个番子,点头道:“是,大明从未有挨打不还手的时候,孙公公,动手吧。”

    孙祥赞许的道:“大明从未有挨打不还手的时候,咱家就喜欢这句话……”

    笑容还在脸上,孙祥挥挥手,旋即那些番子就冲进了书店,里面马上传来了惊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