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40章 照妖镜和问罪
    感谢盟主:“醉里掌灯”的盟主打赏!

    感谢书友:“梦幻残天”的万赏!

    ……

    哈烈使团在明处当火把,而暗处却有人通过收买,不断在收集着情报。对此锦衣卫和东厂已经铺开了大网,就等着鱼儿进来。

    朱棣对此不置可否,他相信的是大明军队,对这等不能侦测到大明军队根底的行径斥之为老鼠,毫无用处。

    使团就是信号,倾国之战有时甚至要准备几年,可气氛却渐渐的起来了。

    各地的卫所开始抓紧操练,能否在下一次大战中捞到足够的功勋,这是每一个人都在憧憬的事。

    可这些都和胡善祥无关,在大名鼎鼎的明心和尚断定她这一胎就是儿子,而且来历不凡后,太孙府的后院就被陈醋给淹没了。

    大明的规矩,非皇后之子不得太子之位,所以尽管使用了无数次眼神杀,或是背地里诅咒那个孩子会是一个痴呆,却无人敢下绊子。

    朱瞻基自己对胡善祥也是多了几分关心,不时有东西赏赐下来。

    胡善祥刚出去溜达了一圈,脸上微微发红,回来后就有人送来一小碗养生汤。

    “不好喝。”

    胡善祥把汤喝了,皱眉道:“只是为了孩子罢了,希望是个女儿。”

    “太孙妃不用纠结于这些,有殿下在呢。”

    一个嬷嬷劝道:“什么来历不凡,这些都是后人的牵强附会,那和尚多半是个骗子,听说太孙都想杀……奴婢错了,不该说这个。”

    怀孕之后,按照宫中的规矩,任何人都不得在胡善祥的面前说不美之词。

    胡善祥摸着肚子道:“哪有那么娇贵了,不过是讨个好兆头而已,无需这般紧张。”

    “太孙妃,兴和伯夫人来了。”

    “请进来。”

    胡善祥笑眯眯的,她觉得方醒一家就是自己的福星。

    张淑慧带着土豆来了,一见面就送了礼物。

    “这是照妖镜,太孙妃挂在门框上,保证妖邪不侵。”

    张淑慧的礼物是一面圆镜,周围用红布包好,顶上还有符箓,上面画着让人看不懂的曲线。

    “好漂亮的镜子!”

    镜子的清晰度不是目前市面上的那种大路货能比的,哪怕是胡善祥的手中也没有能媲美的。

    张淑慧笑道:“这是拙夫的手笔,说是既然那孩子来历不凡,必然有邪祟作乱,就请了高僧给这面镜子作法,想必能保住这个孩子。”

    高僧?

    正在好奇的在边上窥看这面镜子的嬷嬷差点笑喷了。

    兴和伯也是会忽悠人啊!

    那符箓分明就是道家的东西,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佛家的了?

    张淑慧也猛地想起了自己的语误,她尴尬的道:“对了,臣妾记错了,是道家,拙夫请的是一位得道的道士。”

    “噗!”

    胡善祥没忍住就笑喷了,等笑完后,看着尴尬的张淑慧说道:“多谢了。”

    很诚恳的道谢,这样的太孙妃让人觉得可亲。

    但对于男人来说,这样的女子却是没有情趣,没意思。

    张淑慧说道:“拙夫说了,所谓的来历不凡,且当做笑话听,谁当真谁傻。至于那个和尚也无需去追究,这只是个……好事。”

    胡善祥一怔,换做是别人大概会追问底细,可她却安之若素的笑道:“那便好,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我的宝贝。”

    这时门外吹来一阵风,胡善祥看到有人去放门帘,就说道:“别闷着,我喜欢。”

    “有青草的味呢!我的孩子肯定也喜欢。”

    怀孕之后,胡善祥的脸上多了些斑点,此时她微微一笑,神色怅然。

    “原先在家时,这个时节我最喜欢出去。有些冷,却让人心里快活。如今进了这里,却只能看着头顶的天……我想……”

    胡善祥的眼中突然水光盈盈,张淑慧心中为她感到酸楚,就起身道:“臣妾这便去寻太孙,咱们今日出游。”

    呃!

    胡善祥还没来得及张口反对,张淑慧就风风火火的走了。

    “哎!兴和伯夫人听闻娴静端庄,却为了我破例……”

    屋里的嬷嬷和丫鬟们看到了这一幕,心中各自有想法。

    “太孙妃,这便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随性的伯爷便是这等急性子。”

    “是呢,兴和伯最是随性,高兴了一个贩夫走卒他也乐意弯腰,不高兴了王爷他也照骂,是个直性子呢!”

    这边在感慨,而张淑慧一路风风火火的冲到了书房外,一堆侍卫好不容易才拦住了她。

    朱瞻基正在作画,听到外面吵嚷,就叫人看了看。

    “殿下,兴和伯夫人今日来府中做客,不知为何突然就气势汹汹的来了这边。”

    俞佳苦着脸说道。

    朱瞻基把笔一搁,笑道:“必然是来为胡氏打抱不平,我去看看。”

    出了书房,看到张淑慧气咻咻的被挡在由侍卫组成的人墙外,朱瞻基就过去问道;“嫂子可是有事?”

    张淑慧看到正主出来了,就毫不客气的道:“殿下,如今春暖花开,太孙妃怀胎艰难,为何不让她出去散散心,透透气?”

    “这个?”

    朱瞻基以为张淑慧是发现了胡善祥那边的不妥来问罪的,一听是这个,就笑道:“御医说了怀胎了就少出门,免得遇到邪祟,再说天气还冷。”

    什么春暖花开,外门冷飕飕的好不好,感觉和冬天一个样。

    按照普遍的说法,怀胎后少出门,一是容易出事,二就是邪祟。

    传说外间多有游魂野鬼,一旦见到胎儿就想附体重生。

    张淑慧饱受方醒的熏陶,听到朱瞻基的迷信言论,就柳眉一竖,分辨道:“什么游魂野鬼,殿下是被人给蒙骗了,臣妾当初怀胎时,拙夫也曾多次带着出去游玩,土豆至今身体康健,也能上房揭瓦,难道那些孤魂野鬼们还能认人?”

    这话暗指朱瞻基懒惰,不重视胡善祥。

    面对着这样的张淑慧,朱瞻基想起了方醒的话:当女人不准备讲道理时,你千万别说道理,顺从就是了。

    所以朱瞻基就决定遵从这个准则。

    “那好吧,正好今日无事,来人,去准备车驾,咱们出去看看。”

    张淑慧心满意足的回到胡善祥那里,得意的道:“殿下已经准了,咱们一起出去逛逛。”

    胡善祥感激的道:“倒是偏了你出力,这样吧,下午在外面,我请客。”

    “好啊!咱们去第一鲜,从后门进去,保证没人冲撞,然后要个好的包间,咱们好好的乐乐。”

    两女人兴致勃勃的在商量着出去怎么玩,完全把朱瞻基给排在了外面。有了张淑慧这个两个孩子的娘,胡善祥也变得大胆起来。

    被冷落的土豆突然问道:“娘,那妹妹怎么办?”

    呃……

    张淑慧突然就有些想念无忧,可说出去话却不能收回,所以她淡定的道:“有你爹在呢。”

    “哈哈哈哈!”

    胡善祥不禁大笑起来,吓得两个嬷嬷赶紧上来劝着。

    堂堂兴和伯居然成了奶爸,想想都觉得可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