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37章 追亡逐北
    “你们来大明想看什么?”

    方醒就在身后,背对着他坐下的男子不由自主的起身,然后闪到了边上不用哈拉查尔提醒,因为他感受到了杀气,来自于那个刚挑断了他同伴手筋的小子。

    小刀的右手隐于身侧,可有刚才的飞刀出手,谁都知道,他的右手上肯定是扣着一把飞刀,一把随时能变成夺命利器的飞刀。

    瞬间小刀就变成了最大的威胁,可哈拉查尔却没有关注,只是冷冷的道:“每隔几年我们便会来一次大明,只是为了两国之好。”

    “是吗……瓦剌人可好?”

    方醒淡淡的问道,辛老七的身体微微前俯,目光锁定了哈拉查尔。

    这是个高手!

    这个念头在哈拉查尔的心中一转,旋即就过。

    不过不行啊!方醒看似漫不经心,可却没有漏过他脸上的一丝变化。

    一旦出错,这位据说对外人从不手软的兴和伯,定然会想办法把他们都埋骨大明!

    “什么瓦剌人?”

    “你说呢?”

    “来时倒是遇到了,不过我国强大,瓦剌人只能赔笑放行,明人可能通过瓦剌人的地方吗?”

    哈拉查尔的心中微动,临时改变了外交辞令,直接挑衅问道。

    边上那些竖着耳朵的食客都愤怒了,觉得这些哈烈人在轻视大明。

    方醒看了一眼他的随从,看到的全是桀骜和跃跃欲试,就轻笑道:“大明不会派使者路过瓦剌,只会派出大军……追亡逐北……”

    “好!”

    方醒的眉心处微微一跳,看向右边,就见到一个商人模样的男子正满面通红的叫好。

    其他人都有些发呆,就在方醒微微一笑时,一个男子却一拍桌子喝道:“兴和伯说得好!追亡逐北!我汉家儿郎就该如此!”

    “好!”

    顿时大家都纷纷叫好,哈拉查尔缓缓看去,这些明人满脸的潮红,兴奋的就像是马上要上沙场的战士。

    这不符合他这一路上收到的信息。

    明人不是百姓愚昧,文人柔弱吗?而且军士受困于户籍之苦,多有逃亡……

    心中一动,哈拉查尔就挤出一丝笑意说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不过……你的人废了我的人,此事怎么算?”

    方醒淡淡的道:“入乡随俗,既然敢伸手,那就要做好被打断的准备。”

    方醒起身,俯瞰着哈拉查尔道:“记住,这里是大明,而不是你们牧羊的草原!”

    哈拉查尔面色难看的看着方醒转身离去,而那些食客都用钦佩的目光在追随着那道背影。

    这时叶青走过来,冷冷的道:“各位,小店不欢迎不懂礼仪的客人,请吧,钱钞也无需付了。”

    ……

    方醒和哈拉查尔的这一番动作自然瞒不过朱棣,他正在和朱高炽一起处理政事,听到消息后就不屑的道:“这是刺探来了,还是来寻找开战的借口?不过朕以为他们不需要,否则就是堕落了。”

    当年的帖木儿开战何曾找什么借口,草原上的民族开战更是无需借口。

    朱高炽放下毛笔道:“父皇,这个使团怕都是抱着必死之心而来,若是死了,那便是现成的理由。”

    朱棣点点头道:“使团都是抱着必死之心,这不管是大明还是哈烈,无不如此。”

    这年头的使团,除非是郑和那种,带着可以遮蔽海面的船队而去,否则使团出行前大多都会留下遗书。

    朱高炽心中叹息,觉得太过不仁。

    “你莫要做妇人之态,国与国,使团不死那就是军队和百姓去死。时机,明白吗?双方只是在等待时机发作罢了。若是与大明近在咫尺,你看他们可敢?”

    朱棣冷笑道:“使团之外肯定有人隐于暗中,借着机会潜入到了大明,否则朕马上就会令人扣押他们,也算是为洪武年间的那些使者出口气。”

    当年朱元璋派出使者去了哈列国,却被扣押和羞辱,几次皆是如此。

    若是按照朱元璋的脾气,那肯定是尽起大军讨伐之,可太远了呀!而且还得要经过当时还在强大的蒙元人的地盘。

    朱高炽有些心慌,他觉得朱棣在等待时机,然后和那个老对手做一次了断。

    可哈列国的强大最近已经通过锦衣卫的情报传到了大明,朱高炽觉得面对这等对手几乎是要倾国而战,方能心安。

    而大战之后呢?民生凋零,战士十不存一……

    想起那种惨状,朱高炽不禁微微摇头,却被朱棣看到了。

    朱棣冷哼道:“有了对手就要去削弱他们,去打败他们,不然等到他们强大起来,那便会兵临城下。你打人和人打你可一样吗?”

    朱高炽不敢顶撞,只能唯唯称是,这样的他反而让朱棣怒气勃发。

    “别去想胡氏肚子里那个孩子的事,朕还不屑于用这等手段去平衡什么东西,狗屁的平衡,朕不需要平衡!”

    ……

    “让贾全那边收到消息之后,及时给我这边一份。我们需要盯死那些人。”

    方醒到家后,却见到了一个意外的人。

    “我说你不在庆寿寺里混斋饭吃,跑我这来干嘛?”

    来人是明心,他此时不见了从容,而是一身的惶然。

    “伯爷,有人在盯着我。”

    呃……

    方醒打量着明心道:“陛下出手布局,谁吃饱撑的敢盯着你?”

    “不知道,只是在寺里……那些人放松了些,然后有人就在盯着我。”

    “那你就别管,老老实实地,谁也不敢动你。”

    方醒违心的安慰道。

    明心掺和进了皇家的子嗣传承中,以后究竟会成什么样,方醒不去想,也不愿意想。

    明心叹息道:“伯爷,咱们好歹也是老交情了,好歹给贫僧指条明路吧,佛祖会保佑你的。”

    “别,我什么都信,又什么都不信。”

    方醒的宗教观和大部分人一样没有固定的信仰,其实也谈不上信仰,只是对一些远古传承的好奇和一些敬畏。

    “你在担心什么?被人杀了?那大可不必。”

    方醒请明心坐下,然后给他分析道:“我倒是想过了,陛下的性子估摸着不乐意转弯,所以你和太子对上的机会不大。”

    明心一听就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又恢复了高人姿态。

    “……只是……”

    方醒又把明心的心提起来了,然后才施施然的道:“你看吧,若是以后的命令涉及到皇家的事,那你就小心些。”

    一番或软或硬的话后,明心被方醒忽悠走了。

    若是他知道方醒的算盘,怕是马上会回头,拼了命也要用自己的催眠术来让方醒付出代价。

    “我也疑惑于陛下的心思啊!”

    方醒摇摇头,看着明心远去。

    朱棣究竟是想干什么?拿一个孩子来作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