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35章 来自于宿敌的野望
    “以后还会有伪装潜伏,以及野外的各种生存操练。”

    方醒听到了悬崖边上传来一声惨叫,就幸灾乐祸的道:“这下相当于敲打掉了他们的傲气,没了傲气才能虚心学习。”

    朱瞻基摇摇头,无奈的道:“小弟也不敢啊!”

    虽然有安全措施,可上下悬崖的那种恐惧依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

    方醒笑道:“你想去也不成,贾全会先把绳子砍断,然后梗着脖子让你责罚,你还是看着吧。”

    看了那边的沈石头一眼,方醒低声问道:“陛下把他调来是个什么意思?身手高?”

    朱瞻基不置可否的道:“王福生说这人踏实,忠心,身手好,用了他至少不用担心背叛。就是有些小毛病,有时候……不着调。”

    “不着调?”

    方醒有些头痛了。朱瞻基的安危何等的重要,朱棣居然弄了个不着调的家伙来准备接贾全的班,晕菜啊!

    “等黑刺成型,他们将会成为敌人的梦魇。”

    方醒自信的道,当黑刺操练出来后,装备将会碾压如今世上的所有军队,而实力更是云泥之别。

    “大明必将纵横天下!”

    方醒和朱瞻基在憧憬着,而在远方,有些人也在憧憬着,憧憬这个那个花花世界。

    ……

    哈烈国(这里请大家见谅,会简略许多描写,包括人物……)。

    或者说是……

    异族风情的街道上,骆驼和马并行,那些男人的体型健壮,却不臃肿,这是最好的战士!

    一座繁华的宫殿之中,地上铺着精美的羊毛地毯,上面的刺绣让人不忍落脚。

    左右两边皆是侍卫,昂首而立。

    步行过去,前方就是镶嵌着无数宝石的王座,上面端坐着一人。

    “明人最厉害的是什么?”

    王座上的男子开口问道,声音不急不缓,从容而大气,这,便是王者之像。

    下方一个男子微笑道:“尊敬的王,明人最厉害的就是人多,不然太师也不会忌惮。我们瓦剌的战士,一人便可战胜明军三人,可明人的人口无穷无尽,老太师便败了。”

    “人口多?”王座上的男子还是缓缓的道:“那便是奴隶多,不错的地方。”

    “是的尊敬的王,明人虽然多,可只要贵国同我们联起手来,那只是牛羊罢了。”

    “是吗?”

    “必然是,瓦剌弱小,不敢欺瞒,否则牛羊会死光,草场会荒芜,牧人变成朽骨。”

    王座上的男子矜持的道:“瓦剌虽然能令明人头痛,可对于我们来说,只是蝼蚁一般,好了,老实的告诉我,明人的厉害之处。”

    一股凌冽的气息马上罩住了下面的这人,他堆笑道:“尊敬的王,明人的厉害之处在于他们的皇帝。”

    “明皇?”

    “是的,就是明皇。”

    王座上那人的眼细眯着,轻轻吐出一口气,笑道:“那是好事,我们的战士已经休息的够久了,他们的武器在慢慢生锈,若是照此下去,将会糜烂。而在此之前,我想用敌人的鲜血去洗掉那些铁锈。”

    下面那人一听就正色道:“贵国纵横天下而无人能敌,太师说了,可惜了……”

    可惜什么?

    他知道,王座上的那人知道当年的帖木儿,可惜在远征大明时死在半道上。

    气氛陡然一紧,下面这人一脸的遗憾,仿佛不知道自己下一刻可能会被扔去喂狗。

    良久,上面传来声音,很平和。

    “我的人已经到了北平,你的话若是不实……”

    ……

    黑刺的人基础太好了,好到辛老七都赞不绝口。

    “老爷,这些人当年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身手没的说,小的看能行。”

    方醒一行人正从西山回城,原野上,萧瑟渐渐的散了,地上偶尔能看到青绿。

    “嗯!黑刺就按照这种操练方法来,大明需要这样一支精锐的军队,让敌人丧胆!”

    朱瞻基也在憧憬着,按照方醒的说法,以后的黑刺会变成单兵能力超一流,分队战术无敌的一支军队。

    想想,在黑漆漆的夜晚,敌军营中静悄悄的,然后突破各种哨卡的明军骤然暴起,啧啧!那酸爽。

    朱瞻基和方醒在城外分手,他一路去了宫中。

    走在宫中,那些人的目光已经没有那么热了,毕竟明心的一张嘴并不足以让人深信不疑。

    可在有心人的眼中,这便是可供利用的话题,于是在某些角落里,关于未来皇储的幻想就产生了各种版本。

    到了朱棣那里,他抬头看了朱瞻基一眼,然后指指边上,就低头继续处理政事。

    “河堤要常维护,别舍不得花钱,那些战俘不是还在吗?就是出些粮食罢了,还有,要注意贪腐,抓到马上报上来。”

    夏元吉点头道:“陛下放心,目前户部钱粮充裕,修补河堤之事宜早不宜迟,臣马上就回去准备,然后配合工部。”

    朱棣点点头,难得的取笑道:“朕以前想修个宫殿,你夏元吉就梗着脖子要撞墙,如今怎地变了?”

    夏元吉正色道:“陛下,国之财不可轻忽,臣受陛下嘱托掌管户部,深感责任重大,不敢懈怠。”

    这是用朱棣的任职来堵他的嘴:我是你选的户部尚书,不负责你干不干?

    朱棣被他批过几次,顶过无数次,所以听到这话也是无奈,就挥手道:“卿且去!”

    夏元吉走了,朱棣摘下眼镜,揉着眼睛问道:“那边如何?”

    大太监挥挥手,马上殿内就只剩下朱棣祖孙和他,连黄俨都只能悻悻的离去。

    朱瞻基看到人走光了才说道:“皇爷爷,兴和伯所言甚是,黑刺皆是精锐,若是按照聚宝山卫那种操练法子,那是暴殄天物。所以现在黑刺就是用他操练家丁的方法在练着。”

    “家丁?”

    朱棣想起了方醒的家丁,个个皆是身手不凡,就点点头道:“嗯,方醒深谙自保之道,所以死了个家丁也没有补上,这就是明着告诉大家,他没有什么野心,也没有谋逆的资本。是个不错的小子。”

    朱瞻基心中一凛,知道朱棣突然话题跑偏是在提醒他。

    皇帝这等生物对威胁到自己位子的人和势力总是抱着十二分戒心。

    朱瞻基点点头道:“兴和伯并无野心,不过孙儿会知道怎么去处理君臣之间的关系,善始善终。”

    嗯!

    朱棣满意的说道:“你长大了,君臣之间的关系你要慢慢的揣摩,这才是帝王之术。”

    接下来祖孙二人就说了些政事,随后朱瞻基就被赶走了,朱棣让他回去看看胡善祥,莫要让他的重孙出事。

    重孙?

    朱瞻基出了大殿,脑袋有些晕乎。

    可我只想要个女儿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