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32章 胆大包天一小吏
    户部的院子里人声鼎沸,一张大图纸被挂在木架上,上面是大市场的草图,每一个店铺都有记录。

    一旦某个店铺被人拍下,马上有小吏过去用朱笔打钩。

    店铺越来越少,那些商人越发的焦急了,若是拿不到店铺,以后自己和同行的差距就会越来越大,这是北平大市场那边的经验教训。

    曲胜满意的看着后面的竞价速度越来越快,店铺和仓库一间间的在减少,估摸着最多半个时辰就完事。

    可惜不是首创啊!

    如果大市场是在金陵首创,曲胜觉得自己下一刻就会接到圣旨,然后一路风光的前往北平。

    想到这里,曲胜遗憾的看向大门处,却看到先前出去的小吏一脸急色的跑回来。

    跑回来!

    曲胜面上不动声色,努努嘴,有人过去呵斥了小吏,然后他放缓脚步,面露微笑的走过来。

    “何事?”

    曲胜低声问道,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最怕的就是出错,一旦出错,站在墙下的费石绝对会一一记录下来,然后快马急报北平。

    而在他的身后屋里,东厂在金陵的负责人安纶正在喝茶,但曲胜相信,那人的耳朵已经竖了起来,就等着抓住自己的小辫子。

    小吏擦了擦汗,低声道:“大人,门外的是神仙居的那个莫愁。”

    呃……

    曲胜是从北平下来接任了马一元的职务,所以闻言就一脸懵逼的道:“那个莫愁是干什么的?你慌什么?”

    小吏弯着腰,附耳道:“大人,那个莫愁是兴和伯的老相好。”

    “兴和伯?我知道了,她来何事?”

    “大人,莫愁本想来竞价,只是前日来咱们这里询问时,有人说后日才竞价,于是……”

    尼玛的比!

    曲胜瞬间脸就红了,用家乡话骂了一句,然后问道:“那个人是谁?”

    既然说莫愁是方醒的外室,那必然是长的国色天香,妖娆多媚。而户部的那人多半是看到莫愁的姿色,却没问她的姓名,然后色上胆边,就想糊弄她。

    等莫愁急切的发现事情不对后,那人自然可以谎称自己有办法拿到店铺,从而……

    这是想财色兼收吧!

    那么此人必然在户部,不,应该说是在金陵官场都有些跟脚。

    小吏看看左右,低声道:“大人,是郑裘!”

    曲胜的眸子一缩,郑裘他知道,是金陵户部的一名小吏。

    说是小吏,可郑裘在金陵官场却很吃香。

    这人善于钻营,一步步的,通过为别人办事,为别人消灾,最后给自己结了一张大网。

    而曲胜刚到金陵户部就职时,也得过他的帮助,所以在郑裘想给自己的弟弟——在金陵兵部任职的主事郑勤运作升职时,曲胜还在和金陵兵部尚书周应泰闲聊时帮衬了几句。

    据说郑勤升职的事已经妥了,北平吏部的文书年前就已经出来了。

    “郑裘呢?”

    小吏心中一叹道:“郑大人今日轮休。”

    听曲胜的口气,大抵是不会处置郑裘,小吏觉得这事儿会变大,变麻烦。

    “什么郑大人?”

    下面的竞价已经接近了尾声,曲胜起身道:“暂时歇息一下,剩下的稍后再竞价。”

    呃!

    眼瞅着就要结束了,这是啥意思?

    那些商人和主持的官员都有些不解,可曲胜已经转身进了里间。

    安纶正坐在喝茶,因为一直没发现什么徇私的痕迹,所以有些失望。

    可曲胜居然停止了竞价,安纶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问道:“曲大人这是为何?若是停了,稍后那些商人肯定会串通,到时候还怎么弄?”

    曲胜的面色凝重,坐在安纶的对面,沉声道:“安公公,出事了!”

    “何事?”

    安纶只觉得两腰侧都在颤抖,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曲胜把他的神色收在眼里,说道:“户部有个叫做郑裘的想对神仙居的莫愁下手,就哄了她,说是后日才竞价。现在那个莫愁就在外面,安公公,此事如何处置?”

    神仙居?莫愁?

    作为东厂的人,安纶在到金陵的第一天,就开始收集各路‘英雄’的资料,而神仙居和莫愁也在其中。

    兴和伯方醒,那么一位宽宏大量的人,安纶在北平就已经如雷贯耳了。

    那女人是方醒的外室,若是方醒得知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负……

    “那是你的事,和咱家不相干!”

    瞬间安纶就选择了立场——不关咱家的事,不掺和。

    曲胜早料到了安纶的反应,就肃容道:“安公公,郑裘的兄长郑勤在金陵兵部做主事,去年郑裘就在谋划为郑勤升官到北平一事,据说北平吏部的文书已经快到金陵了。”

    尼玛的曲胜!

    这事儿牵扯到了吏治,安纶责无旁贷,否则事后他就得倒霉。

    曲胜看到了安纶的愤恨,却不以为意的道:“安公公,此事若是运作好了,也是……功劳啊!”

    安纶一想也是,就说道:“那边拿了郑裘,不过你为何停了竞价?”

    “因为本官担心兴和伯。”

    “嗬嗬嗬!”

    安纶笑了,笑的嚣张肆意:“曲大人,你也怕那个宽宏大量的家伙?”

    曲胜板着脸道:“没有的事,只是想着那莫愁失去了竞价的机会,所以……是否弥补一二,不过安公公若是觉得不妥,那就当本官没说过好了。”

    安纶的眼珠子转动着,不时有厉色在眼中飘过。

    这是个狠人!

    曲胜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条斯理的品着。安纶要是说不行,那就是把锅背在了背上,兴许会得到朱棣的青睐,可更大的可能性是被方醒给记恨上。

    “罢了!让费石来说说。”

    安纶最后还是没有下决断,让曲胜心中微叹:太监之中再难出一位郑和啊!

    等费石进来后,听了情况,就毫不犹豫的道:“郑裘必然是没见过莫愁,而莫愁也没有说出自己姓名,不然给郑裘十个胆子他都不敢!所以必须要处置,连郑勤也不能放过,还有,莫愁那边必须要确保一个商铺。”

    “确保?”

    安纶想起自己过年前暗示曲胜,想确定一个商铺的归属都被拒绝的事,不禁尖刻的秉性发作。

    费石点头道:“是,确保。安公公,别以为你们东厂厉害,可真要得罪了那人,本官敢担保,你以后就准备去缅甸吧。”

    安纶的面色微变,想顶一下,可最后却垂眸道:“罢了,商铺之事咱家不管了!”

    锦衣卫和东厂都对此事默认了,曲胜就起身道:“那便请了莫愁小姐进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