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31章 金陵大市场
    感谢书友:“20170928020935675”的万赏!

    ……

    春节一过,金陵城的天气就多了些春意。

    新建的大市场里乱哄哄的,无数的商人围住了金陵户部的官吏,七嘴八舌的想要一个店铺,没有仓库也行。

    金陵户部尚书马一元的继任者曲胜被紧紧的围住,哪怕天气还冷,依然出了一身汗。

    “都别说了,此事北平有令,要公平公开的处置,所以你们找本官也是没用,都去准备吧,到时候谁出的价钱多谁得。”

    曲胜不耐烦了,挥挥手,那些衙役上来赶走了这些商人。

    “都是些逐利之徒!呸!”

    曲胜擦擦脸上的油汗,然后就视察了整个大市场。

    金陵大市场和北平的规划一个样,只是铁轨还没弄起来,据说得等工部的匠人们研究透彻才行。

    曲胜视察完之后就走了,留下的吏员开始召唤那些商人发放号牌这个是参加竞价的资格。

    一番争斗之后,得到号牌的人喜不自禁,或是矜持;而没有拿到号牌的都如丧妣考,甚至还有人说不公。

    一个把玩着木制号牌的商人听到这些话,就不屑的道:“知道吗?想要商铺,你得有本钱,不然谁都进来了,到时候把大市场弄的乌七八糟的,这商铺可还值钱?曲大人此举再明智不过了,在下佩服。”

    有人没得号牌,就在人群中喊道:“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有了默契!”

    那商人嗤笑一声道:“默契?曲大人刚上任多久?哪有时间去和咱们有默契?一派胡言,无礼之极!”

    “都别做梦了,没有这个号牌,就该去等着,兴许有人愿意转让。而不是在这里纠缠不休,告诉你,再纠缠也没用,听说了吗?锦衣卫和东厂的人都在盯着这事,谁敢藏私?谁敢徇私?!”

    锦衣卫和东厂联手吗?

    这个消息马上炸开了,对发放号牌之事也再无疑虑。

    在大明,敢当着锦衣卫和东厂的人贪腐徇私,那就是挑衅。

    ……

    金陵户部的对面,一家酒楼的二楼房间里。

    房间布置豪奢,不过里面的两个男子却不肯多看一眼。

    费石看着对面的白面男子说道:“安纶,你们东厂是个什么章程?”

    白面男子笑眯眯的道:“费大人,你们锦衣卫又是个什么章程呢?”

    费石冷冷的道:“此事牵扯钱钞过大,必须要严密的监控,若是能拿到证据,就是大功,到时候说不准能调回北平去。”

    安纶笑道:“那可是好事,不过东厂在金陵的人手不足,就只能先预祝锦衣卫的兄弟们前程似锦了。”

    费石知道眼前这人看似笑眯眯,很是和气,可手段却阴狠毒辣。

    “安纶,本官不和你啰嗦,一句话,此事咱们各自去做,别想着去抢了别人的功劳,否则……”

    “嗬嗬嗬!”

    安纶的笑声有些像是夜枭,小孩子听见了估摸着会被吓尿,可费石却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从纪纲被剐了之后开始,锦衣卫就成了君王不信任的机构,若不是当时东厂新建,能力不足,朱棣甚至有可能会废掉锦衣卫。

    所以虽然东厂的框架是由锦衣卫的人过去组建的,可两边的关系却越发的紧张了。

    竞争!

    安纶喘息着道:“咱家目前就想在金陵布局,把东厂的人分配好,至于功劳,那是以后的事了。”

    费石起身道:“如此最好,告辞了。”

    安纶原地未动,眼中有利芒闪过:“费大人,若是谁敢徇私,不管是谁,咱家可不会放过他。”

    费石站在门口说道:“本官不会徇私!”

    “呵呵!那最好不过。”

    东厂的一个重要职责便是监视锦衣卫,所以安纶说着这等话来,费石只能受着。

    随即费石就带着手下去了户部,全程监控竞价。

    因为商人过多,户部没有那么大的房间安置,所以就安排在了大堂的外面院子里。

    曲胜坐在大堂门外,边上是一张桌子,有几个小吏正在记录。

    院子里站着五十多个商人,这些商人年都没过。就从南方各地赶到了这里,甚至有北方商人在年前就到了,就等着完工的消息。

    逐利之徒啊!

    听着那些商人举牌报价,曲胜不禁摇头轻叹。

    此次竞价是北平户部的意见,曲胜当然得遵从,而且必须要做好。若是竞价的价格太低,金陵户部尚书的位子他大概是坐不稳了。

    “一千五百两!”

    “一千六百两!”

    价格在往上攀升,曲胜的面色好了许多。

    这时门外有些动静,曲胜怒道:“是谁?”

    现在这些商人们都已经杀红眼了,号牌频频举起,正是收割的好时机,要是被人打断了这个气氛,曲胜想杀人!

    马上有人去门外打探。

    大门外,一个年轻女子和一个仆妇被拦在了外面。

    “何事?”

    出来打探的小吏瞪眼问道,两个女人,若不是怕惊动里面的商人,他马上就会让守门的军士把她们轰出去!

    那年轻女人福身道:“大人,民女本是准备来租商铺,可前日来问过,您这边有位大人说是后天才竞价,等民女刚才得知消息后就往大市场那边赶,然后……”

    然后什么?不消说,肯定是在大市场扑空,然后又赶到户部,讨公道来了。

    小吏的嘴唇微翘,不屑的道:“晚了就晚了,且回去吧,不然就到牢里去竞价。”

    这话龌龊,牢里竞价,这就是女牢里不可说的规则有人出钱去……

    “你放屁!”

    小吏正看着女人那秀丽的脸蛋遐思,被这一声大喝吓了一跳,一看居然是那个仆妇,就指着她喝道:“作死呢你,玛德!再不滚试试?”

    那仆妇手脚粗大,身材魁梧,她不甘示弱的道:“我家小姐认识兴和伯,你来试试?”

    “拿下她……呃!你说谁?”

    小吏的怒火瞬间被忍下去了,他面无表情的说道:“若是假冒,你可知道罪名?”

    “兴和伯来我们神仙居吃过好几次饭,有啥假冒的!”

    “要弟,罢了。”

    莫愁垂眸劝阻了要弟,她本是鼓起勇气想试试,可却未曾想到会被人给骗了。

    而和官府起争执不是她的本意,既然失去了机会,那便是天意,还是回去好好的经营神仙居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