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30章 目标,全能战士
    山间的清晨就像是桃源,呼吸着那几乎没有人烟味的空气,耳边听着隐隐约约的鸟鸣。

    这个清晨就这般闯入到了你的世界中。

    朱瞻基迷迷糊糊的,觉得空气不一样了,就抽着鼻子睁开眼睛。

    味道有些熟悉,朱瞻基想了想,笑道:“德华兄可是煮面了?”

    “快起来吧。”

    房门打开,方醒在外面吆喝了一声。

    屋外,方醒弄了个柴火堆,架着的锅里热气腾腾的。

    “这干蘑菇是不错,加点肉干熬一下,这汤就算是上乘了。”

    方醒搅动着面条,看到成二漠然的看着房门,可咽喉却不自觉的在上下滑动着,就笑道:“吃喝拉撒睡,人之大事,不可讳言。”

    成二看到朱瞻基出来了,就赶紧过去引他去洗漱。

    “德华兄慢些,等我回来再吃。”

    朱瞻基匆匆而去,方醒莞尔一笑,然后把锅端下来放在火堆边上保温。

    王琰在边上站着,一动不动,但头顶居然在冒热气。

    等他睁开眼睛后,就看到了一双好奇的眼睛。

    “你这是练功?能上房顶吗?”

    方醒指指木屋的屋顶,王琰淡淡的道:“小事罢了,借力就可上。”

    “哦!”

    方醒有些失望了,他以为王琰能腾空上屋顶,原来还要借力,那就是假打了。

    看到方醒眼中的失望,王琰也不说话,只是走到屋前,也不见他怎么作势,身体就突然往前一冲。

    方醒一惊,就看到王琰的身体陡然拨地而起,这一下起码得有差不多两米,他的脑袋都和屋顶平视了,甚至还超过了些。

    卧槽!这特么还没助跑啊!

    而后王琰伸出手在屋顶冒出来的木板上搭了一下,整个人就像是大鸟般的跃上了屋顶,然后缓缓回身,俯瞰着方醒。

    卧槽!卧槽!卧槽!

    这个就是借力?

    “这是什么?轻功?”

    方醒觉得自己就像是刚看了一场电影,还是武侠片。

    这时成二回来了,看到屋顶上的王琰,就说道:“猴子般的跳来跳去,可有趣?”

    呃!不会打起来吧?

    方醒担心的看了王琰一眼,可王琰却老老实实地跳了下来。

    方醒的目光在两人之间一转,觉得这事儿有趣了。

    王琰的地位特殊,按理他不会太忌惮成二。

    朱瞻基洗漱回来了,方醒按下疑问,然后给大家盛面。

    方醒的手艺不错,连成二都吃的很满意,只是大概不好意思再要,吃完就收拾了。

    吃完早餐,一行人去了‘校场’。

    所谓的校场,其实就是一块砍伐平整之后的平地,可以供给骑兵练习冲阵,只不过在方醒看来还是小了些。

    一千余骑兵已经到位了,左边是悬崖,右边七百多步外是小坡,后面还有大约五百多步的余地。

    “这就是黑刺。”

    王琰的语气中带着骄傲:“他们每一人皆是最出色的战士,拉出去不敢说打遍天下无敌手,可也难寻一败。”

    “可在枪炮的面前,个人再强横的武力也只是炮灰。”

    方醒既然知道了朱棣的意思,当然不会客气。

    王琰的面色有些冷漠,可却找不到驳斥的理由。他想起了那些见识了聚宝山卫的战斗力后,回来的人……

    大人,枪炮之下,再无勇士!

    那些将士站在那里,身边就是自己的战友战马!

    这些人的面容冷漠,这是杀戮之后的沉淀,连眼神都没有感情。

    王琰挺直的脊背突然弯了一下,低声道:“殿下,请您给将士们说说吧。”

    朱瞻基默然,良久,才说道:“你们是皇爷爷信赖的最后力量,而我,希望以后还能信赖于你们,好生努力吧!”

    他不能说的更多了,说了也只是给自己添堵。

    王琰拔出刀来,喝道:“向殿下行礼!”

    说完他向前十步,回身,单膝跪下。

    “我等誓死效忠殿下!若有违背,甘受万箭穿心之刑,子孙沉沦!”

    一千余人齐齐的跪下高喊,左边的悬崖下面突然扑啦啦的飞起一群黑鸟,被这些百战悍卒的煞气冲的直往外飞。

    一只鹰隼在天空上看到鸟群不禁大喜过望,然后就一个俯冲下来,准备收获自己的早餐。

    气氛肃杀,朱瞻基看着这些将士,微微点头道:“你们都是忠勇之士,我亦不惜功赏,只一句,以后你们的家小会得到妥善的安置,京城,是的,以后你们不会再远离家小。”

    这是储君的许诺,而且是当着那么多人的许诺。

    方醒看到那些冷漠的眼里也多了欣喜,不禁低声对成二道:“忠心耿耿的勇士,就该拥有配得上他们的待遇。”

    成二的冷面微微一动,然后点点头。

    方醒很满意这个试探,看来成二也并非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

    成二在本质上和黑刺的人并无区别,既然赞同这个看法,那么他必然也是产生了共鸣。

    这就是可供利用之处。

    方醒觉得自己的心在慢慢的黑化,可他却无悔。

    目前的局势已经很明显,朱棣年迈,大明的那些权贵和文人们都在等待着这位雄主的离去,然后朱高炽上台。到那时,他们觉得自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至少套在他们脖子上的绳子会被解开。

    而到了那时……

    朱瞻基的环境将会空前的险恶,而方醒也好不到哪去。

    所以此时方醒就在寻找着以后用得着的力量!

    朱瞻基若是出事,方醒不敢保证自己会干出什么大事来,大抵以后大明的历史会隐藏这一段吧,毕竟太过惊世骇俗。

    “兴和伯,给大家说说优劣吧。”

    “哦!好!”

    方醒走到前方,看到这些人的眼中多了些桀骜,就微微一笑,说道:“你们很厉害,任何统帅看到你们都会如获至宝。”

    这个评价很高,可这些将士们却觉得并无夸大,只是眼中的桀骜却消散了些。

    王琰和成二都微微点头,对方醒的手段稍微放心了些。

    这些都是悍卒,说句难听的,这里面随便挑出一个来,方醒都不是对手。

    “刀枪是历史,火器是大势,是潮流。”

    方醒不忽悠这些人,直接说道:“历史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黑刺要想不落后于潮流,那么便要做出改变,而这个改变我希望你们能配合,不能配合也请服从。”

    退后几步,王琰沉声问道:“兴和伯,敢问您的看法!”

    “特种军队!”

    方醒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是家丁那种能力吗?”

    朱瞻基问道。

    “不完全是。”

    “特种特种,就要突出一个特字,我想让他们变成全能战士,也就是说,他们将会精通各种手段……”

    那是什么?

    王琰茫然的看着朱瞻基。

    朱瞻基倒是明白了,低声道:“就是精通战阵,以及密谍的各种手段。”

    这个解释让方醒有些无奈,只得补充道:“也就是说,他们可以单独放出去,能执行斥候的任务,也可以执行暗杀的任务,当然,战阵厮杀的手段也不会落下。”

    斥候,精锐斥候的能力就已经很厉害了,而黑刺要练成方醒所说的模样,那……

    “兴和伯,有把握吗?”

    这话是成二问的,显然也是替朱棣问的。

    方醒点点头道:“我需要家丁进营,轮换教授他们。”

    成二沉吟道:“此事得看陛下的意思。”

    方醒无所谓的道:“教出来了也是王大人在掌控,我的家丁不会对他们手软。”

    这是先撇清收买人心的责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