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27章 关注
    感谢书友:“赤焰的噩梦疯”的万赏!

    ……

    沈石头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运气不错,先是在北平当了个总旗官,然后朱棣北征时他就跟着。结果一次大战中,他在朱棣的眼皮子底下连续斩杀三名敌军,从此就成为朱棣的侍卫。

    朱棣的侍卫可是非重重选拔而不得进,所以沈石头从此就算是根正/苗/红的皇家侍卫了。

    只是他有时候不大着调,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袍们一一升官而去,其中最牛逼的莫过于宋建然。

    到了现在,沈石头对自己的前途已经不抱希望了。

    小小的院子里,沈石头在练刀法,刀光闪动间,那当真是无人敢挡。

    等练完,沈石头赤果着上身走到井边,打了一桶水上来,然后从头上浇了下去。

    “啊啊啊……”

    被冷的打哆嗦的沈石头马上喊道:“快把为夫的衣服拿来!”

    屋里没反应,沈石头大怒,冲进去就呵斥着正在大柜子里翻找衣服的妻子。

    “王盼妞,你这女人没耳朵吗?啊!问你呢?”

    一刻钟后,沈石头得意的出门了。

    到了宫中,沈石头一路笑着招呼过去——作为老人,他的地位颇高。

    “沈大人,是有什么高兴的事了?”

    一个相熟的侍卫问道,沈石头得意的道:“我那媳妇又被我骂了一顿,没敢顶嘴。”

    “好!厉害!”

    “沈大人果然是男儿气息浓烈,我辈楷模啊!”

    几个侍卫站在乾清宫外面,笑嘻嘻的夸赞着。

    “那是,咱可是……”

    沈石头正在吹嘘,黄俨出来了,皱眉道:“沈石头,陛下让你进去。”

    这是犯事了?

    沈石头身体打颤,一路跟着黄俨进去,然后行礼。

    朱棣一身便服,手中拿着本书,看到他就说道:“你在朕这里呆了许久,虽然不冒头,可却尽忠职守。”

    沈石头心中大喜,急忙谦虚了几句。

    这是要升官了呀!

    想到回家去又可以和媳妇炫耀一番,沈石头的心头火热,恨不能肋下插上双翅,马上飞回去。

    “你就此卸掉差事,然后马上去太孙府那里。此后当依然如故,好生保护太孙。”

    朱棣说完就重新开始看书,对于他来说,若不是朱瞻基的缘故,这等派遣他连沈石头的面都不会见。

    沈石头心中懵逼,就抬头看了朱棣一眼。

    黄俨冷哼一声,指指外面,沈石头这才茫然的走了出去。

    出了大殿,一堆刚才在外面打赌沈石头此次能得到什么奖赏的侍卫们都围了过来,低声的问着。

    “沈大人,这是要高升了吗?”

    “等换了班咱们请沈大人喝酒,不醉不归!”

    “沈大人,到底是升到哪去啊?说说,让大家伙也为您高兴高兴。”

    “沈大人?”

    沈石头茫然的道:“本官要去太孙府了。”

    呃……

    “太孙府有了贾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沈大人只是去做个侍卫?那可真是……”

    “闭嘴!小心祸从口出!”

    瞬间周围就沉默了,沈石头强笑了一下,然后拱拱手道:“各位兄弟的盛情我心领了,只是还得马上去太孙府,就此告辞,等有机会再聚。”

    “哎!”

    一阵叹息声中,侍卫们遗憾的看着沈石头离去。

    ……

    一路到了太孙府,朱瞻基正好在家韬光养晦,就见了他一面。

    “听闻你当年曾经勇冠三军,来我这里倒是委屈你了。”

    朱瞻基也学会了敲打人,同时也是试探,说话的过程中,他不露声色的在盯着沈石头。

    沈石头还是在茫然,他抬头道:“殿下,下官不知道为何被调来。”

    朱瞻基无奈的暗道:这就是个憨人啊!

    换做是别人,早就该表示效忠了。沈石头居然敢在朱瞻基的面前说这种形同于不乐意来的话,当真是有些憨直。

    对于憨直的人,朱瞻基从来都不善于打交道,所以就交代人把沈石头安排下去。

    “皇爷爷派了这人来,大概是想告诉我,他在关注我的安全,让我放心。”

    杜谦今天来给朱瞻基拜年,对于胡善祥肚子里那个孩子的事,他自然能看出是什么意思。

    “殿下,陛下一片拳拳爱护之心,您这下可以安心了。”

    朱瞻基笑道:“皇爷爷百忙之中还牵挂着我的安危,我这就进宫去。”

    ……

    朱瞻基一进宫,就感到了那些目光,善意的欢喜、畏惧、偷笑……

    一路到了乾清宫外面,黄俨迎出来,近似于谄媚的笑着:“殿下,今年宫中要扎许多花灯呢。”

    明天就是十五,不但是宫中,外面也到处都在扎灯,元宵节的气氛就这么渐渐的积蓄起来。

    朱瞻基点点头,目不斜视的进了大殿。

    对于黄俨的骤然改变,朱瞻基并未有丝毫的同情。

    朱高燧彻底完蛋了,以后连个浪花都掀不起来。

    不过朱棣显然对这个幼子还残留着宠爱,所以至今依然没有就藩。

    不过朱瞻基知道,朱高燧此时巴不得就藩,然后老老实实地过日子,新帝上位后就赶紧表忠心,再也不敢有丝毫的非分之想。

    这便是枭雄和庸人之间的区别。

    枭雄不会认输,败了就再去积蓄力量,对目标有着近乎于执拗的追求,不达目标不罢休!

    而庸人,只需一次失败就能打垮他,从此放弃自己心中的野望,归于平庸。

    朱棣正在看着地图,手指头在地图上缓缓移动。

    “见过皇爷爷。”

    朱棣抬头,嗯了一声道:“你且过来。”

    朱瞻基走近,朱棣指着地图道:“脱欢既然联系了哈立国,那此刻他们必然是在筹备物资,同时派出斥候来刺探,而他们的使团刚到,想求见朕,被打发了出去。过完年,三卫必须要抓紧操练,火炮的打造也不能停,朕……”

    朱棣对过年并没有什么期待,而哈列国,或者说是撒马尔罕这个大敌,却让他有些迫不及待了。

    朱棣看来坐了不少时间,他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眼中似乎有火焰在燃烧着。

    “朕要用火炮轰垮他们!”

    重骑,朱瞻基听到这话,就知道哈列国能让朱棣忌惮的也就是重骑。

    而火炮正是对应而来,只需轰垮重骑的阵列,那些零散的重骑自然无法形成合力,会被明军绞杀。

    “皇爷爷,咱们也在厉兵秣马,等三卫成型,一万多人会不会少了些?”

    朱瞻基有些疑惑,火炮再多,可火枪兵不够啊!还赶不上对方的重骑数量。

    朱棣抚须道:“你不懂,纯火器的军队并不是好事,北边大多是骑兵,游弋在大军的四周,若是步卒和骑兵不够,火器军队就会被拖死。除非是固守不动,否则……几十万人的大战,火器必须要大量的骑兵辅助,不,是保护。”

    单纯的火器军队,一旦被优势敌人突破,下场几乎就是屠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