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26章 宫里有只小狗叫小方
    回到家,方醒把胡善祥送的礼物给了张淑慧,张淑慧喜滋滋的打开,看到都是宫中御造的首饰后,那脸蛋都在发光。

    宫中的首饰一般可不会轻易送人,而且那些首饰打造的很巧妙,细微处让人摸都舍不得去摸。

    小白凑过去想看看,张淑慧随意的道:“去去去!等我检查一遍再给你挑。”

    小白马上就不依,两人闹作一团,方醒干咳两声都没能止住,只能悻悻的去找到了黄钟。

    “太孙妃长进了呀!”

    黄钟不知道从哪淘来的扇子,一扇一扇的,方醒没觉得增加了什么风度,只觉得降低了温度。

    “太孙妃这是在表态,她认为这一胎是女儿。”

    黄钟摇头晃脑的,感慨道:“陛下这一招没想瞒着谁,明晃晃的就要让太子乖些,不敢后面的皇储又要来了。”

    “难道陛下已经不看好太子和太孙以后的关系了?啧啧!这皇家还真是让人无话可说啊!”

    老子像是熬鹰般的炮制着儿子,大明之前常见,可朱元璋却没熬他的太子,只是太子朱标运道不佳,因病去了。

    而朱棣和朱高炽这对父子却有些不一样,朱高炽不受朱棣的待见,这个是公认的事实,而后这对父子就开始了漫长的‘熬鹰’。

    黄钟在书房里打个转,合上了让方醒讨厌的折扇,说道:“莫非陛下想在自己去之前……敲定太孙之后的皇储?嘶!这真是开天辟地啊!”

    方醒觉得朱棣还真有可能这样做,“陛下行事不喜欢被规矩疏束缚,还真有这个可能。不过却让太孙陷入了漩涡之中。”

    “因为陛下把太孙按照自己的模样从小教导,所以他认为这是太孙必须要经历的难关。”

    方醒无奈的道:“陛下当年经历的磨砺更多,更危险,可……”

    可朱瞻基没有他当时的根基啊!

    哪怕朱瞻基被封王,在外面有一块地盘,那么方醒也敢信心十足的面对各路挑战。

    而留在京城,除去有一个太孙的头衔之外,其实朱瞻基还比不上那些藩王。

    朱棣的真实想法外人无从得知,不过方醒深信,对自己身后未竟事业的遗憾,会让他对朱瞻基抱以厚望。

    所以……

    “目前不管,不过这还得要看太子的反应。”

    ……

    “那个和尚可靠吗?”

    “可靠,殿下,原先明心和尚在金陵就是高僧,此次他独自从金陵步行而来,据说是发现了气。”

    “什么气?”

    “说是蓬勃的生命力,能让大明江山永固的生命力!”

    “本宫知道了,你退下吧。”

    朱高炽疲惫的扶着额头,最近朱棣把大部分政事都扔给了他,也就是说,他几乎就是大半个大明的皇帝。

    皇帝不好当,这一点朱高炽很清醒,但……谁能拒绝那至高的权利呢?

    “父皇这是什么意思?”

    朱高炽不用想就知道这是谁的手笔。

    这个问题没人能和他商议,他也不会和别人一起商议,哪怕那人是他的血亲。

    朱高炽无意识的在身前案几上的碟子里抓了几颗花生,缓缓的放进嘴里咀嚼着,面色微微凝滞。

    朱高燧彻底退出了争夺的行列,这对于朱高炽来说是个利好,可却有个后患。

    再无约束的太子,面对着渐渐老去的君王,双方如何相处?

    “本宫最近锋芒毕露了吗?”

    朱高炽的大脑在高速运转着,把自己最近的表现回忆了一遍,最后发现全然没有问题。

    “最少是一年前就开始了,那么……还是那些文官太靠拢了?”

    朱高炽面色沉郁的看着碟子,里面炒制的红皮花生吃着很香甜,堪称是美味。

    方醒总是能给人惊喜,可这个惊喜大多是对于朱棣和朱瞻基而言……

    而朱瞻基正是在方醒的辅佐之下,名声越发的响亮了。当然,这个名声只是在百姓中间。而对于文官来说,朱瞻基这位太孙有些太离经叛道了,关键还是科学。

    朱高炽微微眯眼,正准备叫人去把这盘花生米给油炸了。

    “小方,站住,别乱跑。”

    一条小狗呼哧呼哧的跑了进来,在案几前停住,然后定定的看着朱高炽。

    “小方?”

    朱高炽皱眉看着门口,很快,脸蛋红扑扑的婉婉就跑了进来。

    “父亲。”

    婉婉匆匆行礼,然后跑过来,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的从左右抱住了小狗。

    “呜呜呜……”

    小狗呜咽着,前爪挥舞,好似在向朱高炽求援。

    朱高炽摇摇头,失笑道:“国朝勋戚也被你这般调侃,若是被外面知道了,有你好受的。”

    婉婉噘嘴道:“父亲,小方又不是方醒,谁敢胡说?!”

    这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朱高炽宠溺的道:“罢了,由你,这几晚小狗没叫唤了吧?”

    提到小狗,婉婉就兴奋起来了。

    “没有呢,就是刚来的两晚叫唤,后来就乖了。”

    朱高炽的身体松弛下来,笑眯眯的道:“婉婉,宫中最近有没有人和你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没有呢!”

    婉婉看到小狗冲着那个碟子看,就过去拿了一颗花生米想喂它,可朱高炽却说道:“小狗牙不齐,到时候嚼不碎会卡住喉咙。”

    婉婉一听就后怕起来,把小方抱到嘴边就亲了一口,嘀咕道:“小方别怕,咱们回去喝粥,喝奶。”

    朱高炽莞尔道:“去吧去吧,记得别让狗抓到人。”

    “是小方。”

    婉婉不乐的纠正了朱高炽的错误,然后抱着自己的萌宠就走了。

    “这丫头!”

    朱高炽摇头微笑,只觉得心中的阴霾消散了大半。

    ……

    婉婉抱着小方,带着自己的人马呼啸而过,一路上的宫女太监们纷纷让道,然后含笑看着宫中的这道风景。

    一路跑,不时歇息一下,等到了乾清宫时,恰好黄俨出来,看到婉婉他就堆笑道:“郡主可是来看陛下的吗?”

    婉婉皱眉看着他,摇摇头,不解释就上了台阶。

    一路进去,婉婉把小狗往地上一放,就欢呼道:“皇爷爷,是什么好吃的?”

    朱棣正在喝酒,面色沉凝的在喝酒,闻言抬头,面色稍霁,问道:“婉婉饿了吗?”

    没到饭点,婉婉只能吃点心,再加上过年期间的菜太油腻,吃的她有些没胃口。

    看到朱棣吃的清淡,婉婉就眉开眼笑的道:“皇爷爷,咱们一起吃吧?”

    朱棣点点头,跟进来的黄俨就吩咐人去拿碗筷,顺便加几道菜。

    小方在殿内到处转,不时的嗅嗅这里,嗅嗅那里,那些太监们看到都没敢关。

    婉婉陪朱棣吃完饭,转身看不到小方,就急了。

    “郡主,小狗在那呢!”

    天气冷,殿内烧了几个大炭盆,而小方就在一个炭盆的后面,安逸的呼呼大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