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25章 这个局
    “你在作死!”

    寒风在庆寿寺中仿佛遇到了阻力,方醒觉得有些发热。他定定的看着明心,眼中有厉色闪过。

    明心退后一步,方醒坦然过桥。

    “贫僧有所为,兴和伯无需担忧。”

    “可你的脑袋却无法承担那么大的影响。”

    方醒瞟了一眼明心的脖子,冷声道:“本伯现在就想一刀斩断你的脑袋,你以为如何?”

    明心悚然而惊,侧身看到方醒手握刀柄。

    抬眼,方醒的眼中全是杀机。

    朱瞻基是方醒的底线,寄托着他对大明未来的希望。

    若是有人敢动摇朱瞻基的地位,方醒……

    方醒动了杀机,明心的高僧形象瞬间崩塌,苦笑道:“兴和伯,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

    “谁的手笔?”

    方醒漫不经心的问道,可他身后的辛老七却死死的盯着明心,一旦他认为明心会对方醒造成威胁,那么下一刻庆寿寺就会多一具尸骸。

    明心感到了杀气,就讪讪的道:“那人你无需问,你只需知道,这是在造势即可。”

    方醒仰头郁闷的说道:“我大概猜到了些,可这不是多事吗?本就有些矛盾,再来弄这一出,这是要干什么?直接准备翻脸吗?”

    明心无奈的道:“这一路贫僧可是遇险无数啊!你以为贫僧乐意来北平?冷飕飕的不说,还摊上了这种事,若是能出海,贫僧也想去海外弘法一番。”

    “也就是说,此事大概在一年以前就已经定下来了?”

    方醒问道,明心点点头。

    一股子寒意从方醒的尾椎处升起:这等布局和谋划,这等不动声色的城府。

    谁敢说朱棣只是个脾气暴躁的皇帝?

    方醒只觉得自己以往的那些小动作怕都是在朱棣的眼中,只是他却不动声色的在冷眼看着。

    这样的皇帝,这样的城府,这样的手段……

    明心察言观色的能力大抵是登峰造极了,看到方醒的神色就笑道:“你现在可知道贫僧的苦恼了吧?如今此事你也知道了,那便配合一二吧,否则你知道的,陛下那边怕是会让你一辈子呆在方家庄里面。”

    方醒笑了笑,盯着明心的眼睛道:“你却忽略了我和太孙的关系,此事必然是陛下想让我知道,否则给你十个胆子也不敢说。”

    明心颓然道:“你怎么变聪明了呢?”

    方醒不忍心打击他,看到他可怜,就叹道:“陛下怎会放心你一个人干这事,我知道了之后,至少可以查遗补漏,必要时……”

    “杀我灭口吗?”

    明心有些发慌,都忘记了自称贫僧。

    方醒瘪瘪嘴,微微摇头道:“当然,不过目前你干的还不错,所以……其实就算是你干砸锅了也轮不到我出手,庆寿寺中绝对有不少身手高超的家伙在盯着你,一旦发现你有不轨或是上面有命令下来,顷刻后你就可以去极乐世界了。”

    明心眼中的慈悲和平静不见了,他低头,然后努力的抬眼,就保持着这个怪异的姿势转了一圈。

    “别看了,若是能被你轻易发现,那他们就可以去死了。再有,你千万别想着用你那一招去迷惑他们,那只会让你更早丧命。”

    方醒看到明心的模样心情大好,就后退几步道:“下一步如何我也不问,你也别说,我不想倒霉,你保重吧。”

    明心大急,说道:“可总得让贫僧上茅厕吧?”

    方醒大愕:“他们不许你拉撒?”

    明心难为情的道:“不许去茅厕,只许用马桶。”

    这个监控很严格,不过方醒觉得还算是正常范畴。

    “马桶不好吗?蹲多了小心成了有痔之士。”

    明心一脸憋闷的道:“贫僧用不惯马桶。”

    “哈哈哈哈!”

    方醒大笑着,一直到了太孙府都在笑。

    朱瞻基正郁闷着,等见了方醒笑的得意,就无奈的道:“德华兄,我若是说那孩子以后有大造化,你必然会说荒诞无稽,那就别笑了吧,小弟现在正头痛了。”

    方醒揉揉有些酸痛的肚子,坐下道:“此事是天上打雷,而你就是引子,所以实际上和你不相干,你且安心。”

    在朱高燧的事情发作之后,朱瞻基近期有些敏感,一听就心中一沉。

    “是……”

    “别问,别说,这不是你能掺和的,好好的该干嘛就干嘛,少冒尖。”

    方醒喝了口茶,眉头都皱了起来虽然不会品茶,可他还是感觉到了好处,比自家的茶叶好多了。

    “这茶叶不错啊!”

    朱瞻基还在沉思中,方醒就干咳一声,加重了语气说道:“这茶叶不错啊!”

    “啊?”

    朱瞻基抬头,然后招呼道:“把皇爷爷给的茶叶分一半出来,包好拿过来。”

    “这多不好啊!一点就成,我就拿回去尝尝。”

    方醒正色道,把朱瞻基都逗笑了。

    “我这的好茶叶不少,今日才开封的茶叶,想尝尝。”

    朱瞻基说完就再次陷入沉思状态。

    方醒叹息道:“别想了,想的越多烦恼就越多,你也没法插手,干着急啊!”

    朱瞻基点点头,苦笑道:“没法不想,自从二叔安分之后,三叔就赤膊上阵了,然后被咱们弄的灰头土脸的,也不能用了,皇爷爷用这个孩子来……我有些失望。”

    朱瞻基只敢在方醒的面前袒露心声,这也是他第一次对朱棣的行事表示不满。而在此前,朱棣既是他的祖父,可也是他崇拜的对象。

    方醒微微侧脸,避开朱瞻基的视线,说道:“你想多了,那个孩子是陛下期待已久的,他这是想把你的位子稳住罢了。”

    朱瞻基茫然道:“我不知道,小时候皇爷爷待我极好,手把手的教我习武学文,大了就经常带我出去考察民情,这是要我以后做明君,可这几年皇爷爷却有些让人……看不透了。”

    千古而论,对孙子这般好的皇帝真心的不多见,而且还不是宠爱,而是宽严相济。

    方醒目光幽幽,话也悠悠:“你少操心,陛下对你的宠爱不会改变,因父及子,那孩子陛下也是在盯着,你这是杞人忧天!”

    “但愿吧!”

    看到朱瞻基有些颓废的模样,方醒有些想揍明心一顿,先前他追问朱棣消除那个孩子影响的办法,可那和尚却闭口不言,显然是怕被干掉。

    “我三叔他没有参加谋逆,不知情,嗯,确定他不知情。”

    朱瞻基突然嘴角微微一翘,带着些讥讽。

    方醒点头道:“我知道,这次所谓的谋逆就像是玩笑,若赵王是主谋,那陛下大概不会再让他现世,因为会觉得丢人!”

    两人面面相觑,最后均是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等茶叶到了之后,方醒起身道:“还是那句话,你最近少出风头,韬光养晦。”

    朱瞻基应了,然后送了方醒出去。

    “殿下,太孙妃听说兴和伯来了,就托他带些东西去给无忧。”

    雀尾出来了,那漂亮的女人都嫉妒的脸上全是微笑,很正,没有一点儿邪气。

    方醒斜睨着朱瞻基问道:“如何?”

    朱瞻基笑道:“长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