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24章 故人重逢
    “老爷,为何放了他们?”

    辛老七有些不解,那些人分明都是心怀不轨的家伙,放出去就是隐患,为何方醒要突然干涉?

    方醒一边迈步拾阶而上,一边说道:“这些人来历不凡,此时杀了倒是没什么,可终究是在给自己挖坑。既然是来帮忙的,那便不管动机如何。”

    方醒何尝不想干掉这些人,那个叶落雪一看就不是普通人,那些弩手也在枪口的威逼下未曾动色。

    这等人什么势力才能拥有?

    方醒不愿去想,想了头痛。

    走上最后的台阶,看到小白正带着平安和朵朵在‘寻宝’,方醒微微一笑,也走过去帮忙寻找。

    一直寻到快午时了,小白才找到了一个瓦罐,却是煮东西的容器。

    回到洼儿村吃了午饭,这次探亲就差不多要结束了,方醒出去,留给小白和家人单独相处的时间。

    洼儿村不富裕,这从那些简陋的房屋就能看出来。

    方醒晃荡到一棵大树下,突然童心大作的去抱住树干,尽力的伸手,可惜还是差那么一点才能环抱住。

    “老爷,这些人发现了小的在跟踪,特地留了人拦截。”

    方醒有些恼火,他觉得自己的双手虽然不及刘备的能过膝,可好歹也算长的啊!怎么就环抱不住呢。

    “无事,能知道更好,不知道也没事,反正目前大家不是敌人。”

    方醒退后一步,踢了大树一脚,骂道:“特么的就不能配合一下我的手吗?”

    ……

    方醒的邪火在回到家中后就消散了,特别是在见到无忧之后,什么狗屁刺杀,什么隐隐约约带着些宫中味道的叶落雪也被他给忘记了。

    “小宝贝,想爹了没有?”

    “突突突!”

    无忧张嘴开喷,方醒擦去脸上的口水,笑眯眯的道:“我闺女连吐口水都这么有气势,淑慧,以后她肯定不会吃亏。”

    张淑慧正在接受小白的讨好揉肩,闻言就得意的道:“是呢,无忧很厉害,妾身觉着她会比土豆都厉害。”

    方醒把无忧抱起来,轻笑道:“莫要太厉害了,不然长大可没男人敢娶。”

    ……

    无忧将来有没有人敢娶方醒不知道,可胡善祥怀的这一胎却极为康健,为此还去庙里上香还愿。

    结果一个看着浑身上下满是慈悲气息的和尚笃定的道:“女施主,你这一胎必然是男儿,而且上应天命,将会有一番作为。”

    胡善祥不过是带着几个嬷嬷,看着就像是大户人家的媳妇,所以一听这话,那些嬷嬷们都相信了大半,又惊又喜的扶着晕晕沉沉的胡善祥回了太孙府,然后欢喜的去禀告给了朱瞻基。

    朱瞻基一听就傻眼了,朱棣还在,朱高炽也在,还在眼巴巴的坐在太子的宝座上等着继位。

    而朱瞻基自己也是地位稳固,这个孩子若是男,那是什么?皇太重孙?

    朱瞻基顿时心中杀机大起,先命人控制住了那几个嬷嬷,然后就令贾全带人去查那个和尚。

    “殿下,是明心!”

    明心?

    朱瞻基记得这个人,当年他和方醒在金陵去见姚广孝时,就遇到这个明心,按照方醒的说话,这就是个很神棍的家伙。

    既然如此,那明心是在为谁做事?敢大逆不道的说出这等话来。

    朱瞻基强行压住心中的杀机,安抚了有些慌的胡善祥一下,第二天来找到了方醒。

    ……

    “明心?”

    春天的气息依然没有光顾北平城,地上依然看不到青草。

    “是的,就是那个你说有些邪性的明心和尚。”

    方醒觉得这事有些不对,明心精通催眠术,你说他催眠胡善祥可以,但是插手朝政,坑朱瞻基一把,他还没那么大的胆子。

    “明心有些……天赋,但插手你的子嗣,我认为可能性不大。”

    于是大半个时辰后,方醒和朱瞻基就来到了庆寿寺。

    庆寿寺依然如故,朱瞻基却想起了姚广孝。

    “少师去了好几年了,也不知道有没有轮回转世。”

    雄壮的庆寿寺中松林片片,双塔交相辉映,一进来令人俗念全消。

    前方就是飞渡桥,流水微微,看着有些要断流的迹象。

    桥头站着一人,灰色僧袍,长身而立,显得格外的出尘。

    回身,那和尚对着朱瞻基和方醒微微一笑:“贫僧明心,殿下可好?”

    朱瞻基站在桥边,淡淡的道:“我欲安稳,大师的话却是平地起波澜,欲置我于险境吗?”

    明心看了方醒一眼,然后肃然道:“贫僧久在金陵,去岁中却突然心血来潮,于是一路北行。这一路遇水而饮,遇食则吃,遇尸则埋。殿下,贫僧这一路感悟颇深,静而思之,当无误也!”

    方醒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明心宝相庄严的道:“殿下,那孩子虽在娘胎之中,可却清气勃发,来历不凡啊!”

    这厮居然还嘴硬,不怕我揭穿他的真面目吗?

    而且他果真是从金陵走到了北平?

    这可不是徒步旅行,以大明现在的人口密度,在没有补给的情况下,弄不好就会找不到人家,饿死在半道上。那时候别说掩埋尸骸,自己都成了孤魂野鬼。

    “什么清气?”朱瞻基毕竟不是方醒,一听到这些玄乎的说法,就有些意动了。

    这时候的人还相信什么在娘胎时就显露神迹之事,至于出生之后异香三日才散,产房里红光映照等事,却不敢有人乱说。

    明心的眼中再现慈悲之色,却被方醒有意无意间的一眼给憋了回去。

    “殿下,所谓的清气,乃是九天之上的神灵气息,凡人哪能拥有,所以贫僧一见之下就大惊失色,又担心那孕妇不知轻重,到时候伤到了那胎儿,就点了几句,倒也不知道是殿下的孩子,有罪。”

    朱瞻基沉吟道:“此事是你所引发,不管你的动机如何,明心,你最近不可离开北平,否则……你便永久的呆在这里吧。”

    朱瞻基回身离去,对明心是否会跑路一点儿都没挂在心上。

    明心要是大胆逃跑,庆寿寺上下自然会收拾他,以平息朱瞻基的怒火。

    而方醒却是按照和朱瞻基事先商议好的步骤留了下来。

    迪巴拉爵士说

    推荐:东晋北府一丘八。作者历史知识丰富,历史频道的干将。

    历史的车轮滚过波澜壮阔的三国时代,中原大地迎来了百年未遇的和平,人们都以为盛世即将来临,可谁都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一场汉人永远也不愿面对的千年恶梦。

    永嘉丧乱,五胡乱华,中原大地,虎狼横行,异族蛮王,率兽食人!北方的汉人,被不停地杀戮,华夏的儿女,在血泊中哀号。

    不甘为奴的汉人举族南下,在江东之地重建东晋,自祖逖起,百年来汉家军队六出江南,九伐中原,可惜功亏一篑,多少志士,徒望两京兴叹,巍巍青山,何处不埋忠骨?

    所幸天不亡汉族,还有刘寄奴,他会用一腔的热血,吼出这个时代的最强音:汉胡不两立,王业不偏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