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23章 叶落雪
    咻咻咻!

    密集的弩箭在密林中穿行着,有的射中了树干,可大部分却钻进了那群青衣男子中间,顿时惨叫不绝于耳。

    “啊……”

    “啊!”

    跟着胡须男一起追来的男子被一支弩箭射中右肩,顿时长刀落地。

    胡须男闪身避过了一支弩箭,听着前方的惨嚎,他的身形猛地一顿,随即就朝着右侧一个翻滚,爬起来就跑。

    地上被冻得硬邦邦的,胡须男几乎是把腰弯成了九十度,一头就冲进了丛林中。

    地上铺满了落叶,踩在上面会发出声音。可胡须男此时已经顾不得了,因为他听到了同伴的惨叫。

    同伴已经失去了抵抗力,但还是没逃脱毒手,可见对方并不需要活口。

    这些人是谁?

    这个念头刚在胡须男的脑海中生成,他的身形就猛然一个转折,扑向了右边。

    咻咻!

    弩箭落空,却没有人追杀。

    胡须男伏倒在地上,只觉得心中和身体一样冰冷,却不敢动弹。

    半晌没有动静,胡须男猛地弹起来,身体退后几步,长刀前指,却没有勇气再逃。

    前方,一排男子正手持弓弩对准了他,而当先的那个男子并未拔刀,只是冷冷的看着。

    “你等是谁?”

    胡须男用力的喘息着,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尽快恢复体力,否则那些弩箭他一支都躲不过去。

    前方那个男子仿佛不知道他的打算,冷冷的道:“胆大包天,不死何为?”

    胡须男只觉得喘息已经不管用了,他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就嘶声道:“在下也是有令在身!为何?为何?你们肯定是来灭口的!可方醒却还在庙里闲逛!”

    那男子冷酷的道:“你们在错误的时候,听到了错误的命令,死而无憾了!”

    “杀!”

    胡须男听到这话,知道自己再无幸免,就瞬间躲在大树后面。

    咄咄咄咄!

    弩箭射中树干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可胡须男却勇敢的冲了出来,目标就是那个男子。

    我不是想擒住你,只是想在临死前捞一个价值最大的垫背……

    这一刻他爆发了,以从未有过的速度逼近那个男子。

    当能看到男子眉心处那一点淡淡的黑痣时,胡须男大喝一声,挥刀拦腰砍去。

    你要躲吗?

    那就只能后退,或是跃起。而那时就是我的机会,干掉你的机会!

    “杀!”

    胡须男此刻眼中再无其它,甚至连自己的处境都忘记了,只想干掉眼前这个家伙。

    男子的嘴角浮起一抹讥诮,然后不见怎么动作,一道寒光闪现。

    “铛!”

    刀落空,胡须男的身形却再也无法改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把长刀借力而来。

    “噗!”

    男子收刀,看也不看胡须男一眼,目光转向前方,冷笑道:“既然来了就现身吧,难道要等我请你?”

    “你等何人?”

    随着这个声音,被方醒重新赶下来的辛老七现身了,孤身一人!

    男子一举手,弓弩再次对准了辛老七。

    “你是何人?”

    辛老七没有退后,目光扫过地上胡须男的尸骸,问道:“你等为何在此?”

    “辛老七?”

    男子反应过来了,颔首道:“接到命令,赶来斩杀这些人。”

    辛老七盯着男子的右手,那只握着刀柄的手,很稳定的手。

    “你想杀我?”

    男子微微一笑,竟然有些妩媚之意。

    辛老七皱眉道:“有问题吗?”

    男子看着辛老七的右手,发现也是异常稳定之后,就淡淡的道:“你我非敌非友,不过若是你想找死,那便来吧。”

    辛老七退后一步,拔刀,刀指男子。

    男子缓缓拔刀,就在辛老七准备前冲时,男子却疾步而来。

    步伐很小,但频率很快。

    这是一个高手,步伐小,才能控制住身体,才能及时应对敌人。

    那种大步前冲的家伙,多半是莽夫。

    “杀!”

    辛老七身形一动,长刀劈斩。

    男子碎步而来,身体轻盈而诡异的一个扭曲就避开了这一刀,接着他手中的长刀阴狠的由下到上一撩,

    辛老七闷哼一声,身体急退,可男子借着出刀之势,整个人转了一圈,长刀反手挥出。

    好阴毒的刀法!好快的速度!

    眼看着这一刀就要劈斩到辛老七的脖子,他却大吼一声,身体猛的后仰,同时出腿。

    撩阴腿!

    男子新力未生,只得单手格挡,旋即借力一个后空翻,脱离了接触。

    辛老七猛的挺直了身体,却没有追击。

    那些弓弩已经蓄势待发,若是他追击,,马上就会变成一只刺猬。

    这几个回合不过是一瞬间的变化,双方杀招频出。辛老七的稳沉,男子的阴毒,正好旗鼓相当。

    男子站定后,微微喘息道:“果然不错,不过此一时彼一时,你可能在此等环境中逃脱?”

    “你觉得呢?”

    辛老七看了一眼那些手持弓弩的男子,突然举手。

    男子环视一周,正准备说辛老七是缓兵之计,可却听到了隐隐约约的脚步声。

    脚步声整齐,所以听着沉重。

    没多久,四周都被那沉重的脚步声给包围了。

    男子的面色未变,却有恃无恐的道:“是聚宝山卫?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私自调兵!”

    辛老七盯着他,心中转过杀机。

    “你以为在赵王谋逆一案之后,我家老爷还会单身出门吗?若是那般,陛下便是在送我家老爷去死!”

    男子漠然道:“罢了,此次他们想截杀兴和伯,我等接到消息,便赶来阻止。”

    辛老七当然知道对方的来意,可这两帮人实在是来历不明,所以……

    “你方才说什么此一时彼一时,那你现在说说,我若是想把你留下来,如何?”

    男子微微一笑,妩媚再生。

    “在下虽不才,却有敢死之心,我死了不打紧,只是兴和伯以后的麻烦可就大了,你,确定自己能做这个主吗?”

    辛老七冷冷的道:“你也顶多是谁的狗腿子罢了,杀了又有何妨,若是背后那人怪罪,便不是好人,可一并杀了!”

    男子愕然看着辛老七,觉得他是……

    一支支火枪从森林中伸出来,那些弩手对于这些久经沙场的将士们来说,只是个笑话而已!

    火枪之前无高手!

    辛老七冷酷的举手,顿时周围一阵的声音。

    若是男子熟悉枪械操作的话,一定会知道,这是准备射击前的声音。

    “你疯了!”

    男子铁青着脸说道:“你会后悔,方醒也会后悔,后悔终生!”

    辛老七却不会管这些,什么后悔,什么背后的大佬,他只知道……

    “敢对我家老爷动手,那便去死!”

    那些弩手面色惨白,弩箭一发即完,可火枪却是几排轮转。

    这还打个屁啊!

    辛老七的手微微一动,就准备挥下。

    男子死死的盯着辛老七,只觉得这辈子就没有遇到过这等不知道变通的家伙,但却能要了自己的命。

    “老七!”

    辛老七一怔,旋即垂首道:“老爷。”

    “兴和伯……”

    男子死里逃生,以他的秉性都难免汗流浃背,回想起刚才的感受,不禁感慨着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老七,放他们走!”

    “是,老爷。”

    辛老七朝着那群弩手的背后挥挥手,那些枪口就收了回去,随即有脚步声传来,散向了两边。

    男子努力而隐蔽的喘息着,转身过去,准备带着自己的人离开。

    “你叫什么?”

    “叶落雪……”rw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