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22章 蝉鸣,螳螂(最后两小时的双倍月票时间!)

第1322章 蝉鸣,螳螂(最后两小时的双倍月票时间!)

    感谢盟主:‘飞起叶落雪’的五万打赏!

    感谢盟主:‘狼屠屠狼’的五万打赏!

    感谢书友:“亂”的万赏!

    ……

    “大哥,那座庙还在呀?”

    右边是一座山包,一座寺庙被丛林遮挡着,若隐若现。

    庄老大点头道:“嗯,一直在,咱们村里的人经常会坐船过去上香。”

    小白看着那些飞檐,喃喃的道:“小时候娘带我去过几次,去求佛祖保佑,后来从被卖了的那天起,我就认为佛祖没保佑我,直到后来……”

    庄老大难过的道:“香香,是大哥没出息。”

    小白笑道:“大哥,其实这就是佛祖保佑啊!若不是佛祖保佑,我怎么会遇到少爷?还过的那么快活。”

    庄老大迟疑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香香,那个……你……真的过的好吗?”

    “好呀!”

    小白诧异的道:“少爷对我很好,夫人对我也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庄老大还有些疑虑,最后化为一声叹息。

    小白连孩子都有了,这时候说这些有什么用?难道庄家还能去理论?

    “我们去庙里看看吧。”

    小白有了兴趣,就去问了方醒。

    “好。”

    于是船就缓缓驶向了右边。

    船一靠岸,小刀先上,然后就是方九和方二三人。

    方醒把小白和平安接应上去,然后一行人沿着一条土路往上走。

    小白偶尔回身看看船,却看到辛老七在最后面,也是面对来处,手中的望远镜在微微转动。

    心中微微一动,小白低声问道:“少爷,有事?”

    方醒一手牵着她,一手牵着平安,笑道:“别管,只管放心的玩耍。”

    小白嗯了一声,然后冲着走在最前面的庄老大喊道:“大哥慢些。”

    庄老大茫然回首,不过还是减缓了速度。

    方醒莞尔道:“无碍的,为夫在此,百无禁忌。”

    小白闻言不禁目露迷醉之色,轻轻的反握着方醒的手,只觉得这条路太短,恨不能走一辈子。

    前方的小刀突然消失在左边的丛林中,庄老大以为他是去撒尿,也没问。

    “爹,屋檐都垮了!”

    “嗯,估计没人了。”

    如今的大明算是不错,机会不少,所以出家的人也少了。

    几人走上去,看到的只是一片破败。

    庄老大解释道:“你走后没多久,这庙里的老和尚一去,就没人了,后来被几个乞丐给当做了家,弄的臭烘烘的。再后来,那些军士来清扫一次,把那些乞丐都带走了,说是去塞外种地……”

    方醒看着那代表着岁月的斑驳大香炉默然无语,而在左下方的密林中,气氛却已经多了肃杀。

    一队青衣男子蹲在树林里,他们的手中都持着长刀。

    “可确定就是要对方醒下手?”

    一个胡须就像是钢针般的男子问道。

    一个腮下有颗大痣的男子低声道:“不知道,是有人传信,说今日的目标要来这里,一起干掉。”

    胡须男皱眉道:“那人可是兴和伯,弄死他事情可就大发了!”

    大痣男低声道:“我也觉得纳闷,动谁不好,居然去动他,这不是找死吗?到时候陛下和太孙肯定会穷搜天下,咱们往哪逃?”

    “我也觉得不对,特么的!会不会是有人从中作梗?”

    胡须男起身看看前后,说道:“玛德!这事不能干,太孙对方醒如兄如师,若是方醒死在这里,我敢担保,咱们就算是逃到海外也是个死!”

    “咱们还是走吧,回去再问问,反正就算是真的,咱们大不了在他们回程时截杀就是了。”

    胡须男点头道:“那么……”

    “有人!”

    这时边上有人低呼一声,胡须男顿时一惊。

    沙沙的脚步声不再掩饰,胡须男拔刀道:“是谁?”

    脚步声依然不停……

    “跪下不杀!”

    一声厉喝传来,让胡须男面色微冷,他看着大痣男,骂道:“是不是你们的手笔?”

    大痣男摇摇头,拔出刀来,凝神听着周围的动静道:“我们被围住了,杀出去!”

    “杀尼玛!”

    胡须男目光转动,身体在慢慢的寻找平衡点,喝道:“是哪位大人光临,在下认栽,但请出面解释误会。”

    密密麻麻的丛林中,寒风吹动了枝叶,簌簌作响。

    胡须男的冷汗已经爬满了脊背,他嘶声道:“在下这里有十余人,若是鱼死网破,大家都不讨好,还请出来澄清一下误会。”

    四周静悄悄的,大痣男子喊道:“在下等人乃是……”

    咻!

    一支弩箭破空而来,从大痣男子的咽喉扎进去。

    “嘭!”

    大痣男子的倒下并未让胡须男恐惧,他沉声道:“十息,十息之内若是没有答复或是继续动手,在下将不得不鱼死网破!”

    那些青衣男子都围成一圈对外,手中的长刀挡在胸腹处,紧张在蔓延……

    就在离此处一百多米的地方,小刀放下望远镜,低声对辛老七道:“七哥,那些人多半是军中人士,缄默,而且手辣,正在调匀呼吸。”

    行动之前知道调匀呼吸,那必然是训练有素的精兵,并不比聚宝山卫差。

    辛老七握着长刀的刀柄,大手上青筋直冒,几欲拔刀。

    “稍等一下,看看对方是什么来意。”

    辛老七艰难的掩下了杀机,他知道包围了青衣人的这帮子家伙不是普通人,一旦动手杀错了,后果难测。

    回过头,辛老七交代道:“你在这里盯着,我回去保护老爷,记住,有情况别出手,撤出来,同时报信。”

    小刀点点头,舔舔嘴唇,有些兴奋。

    这对于很早就跟着出塞充当斥候的他来说只是小意思。

    辛老七悄无声息的摸了回去,小刀再次举起望远镜。

    那些灰色着装的男子有三十多人,每人都是弓弩和长刀的搭配,而且眉眼间冷肃,显然不是新丁。

    等呼吸稳定后,为首的男子一挥手,同时喝道:“最后一次,弃刀跪地,否则杀无赦!”

    胡须男面色凝重的举手,所有青衣男子都身体前倾,就等着一声号令,然后朝着湖边冲杀而去。

    胡须男和几个同伴对了个眼神,得出这些人不是自己这一系的结论之后,毅然决然的猛地挥手。

    “杀!”

    十多个青衣男子排出了锋矢阵,脚下猛地一蹬,就像是一个整体冲了过去。

    这个阵容让胡须男深信,除非是对方是悍卒,否则必然能逃出去几个。

    看着这些青衣男子冲了进去,胡须男和最后一个同伴相对一视,面上微带喜色,一路追了下去。

    “放箭……”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