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19章 不是朱高燧干的
    奉天殿的广场上灯火通明,那些急匆匆,甚至是喝多了的官员们赶到时,就看到前方孤零零的跪着一个人。

    “是赵王殿下?”

    这可是雪地啊!

    曾经被朱棣捧在手心里的赵王,居然就像是一个罪人般的跪在雪地里。从背影看去,他身上的雪花已经堆了一层,可见跪的时间不短了。

    百官就位,朱棣一直站在里面,此时出来说道:“下毒,兵变,矫诏。从你小时朕就对你多有偏爱,凌驾于你大哥和二哥之上。”

    朱高炽面带急色的看着朱高燧,而朱高煦却只有麻木,从小他就是爹不亲,娘无奈的角色。

    而在这种时候,没有朱瞻基说话的份,所以他只是关注着朱棣。

    “可你偏不知足,从小就给你大哥二哥下绊子,使阴招!你以为朕不知道吗?”

    广场上的群臣在来之前就预感到出了大事,可在听到朱棣说朱高燧下毒谋逆后,还是被惊呆了。

    居然是朱高燧?不是朱高煦吗?

    整个大明,若是排出敢造反的座次,大家都认为老大是朱高煦,其他人都是只敢想想罢了。

    毕竟朱棣纵横沙场多年,只要不是傻子,没谁敢在他还活着的时候起事。

    “呃!”

    “谁?谁敢对陛下下毒?本官撕了他!呃!呜呜呜!”

    “别说了,陛下要杀人呢!”

    夏元吉捂着金忠的嘴,低声道:“陛下现在正是怒火中烧的时候,别卖你的老脸,没用!”

    金忠喝多了,迷茫的看着夏元吉,不由自主的又打了个酒嗝。

    朱高燧跪在地上,觉得自己冤枉到了极点。

    上次曾述说玄武卫可以利用,于是他就相信了,想着朱棣重病,说不定就要去了,干脆搏一搏。

    谁知道却是一招臭棋,聚宝山卫及时回京,只是震慑了一番,整个暴动就烟消云散了。

    朱高燧觉得自己的运气不错,起码没有暴露出来,所以至此后他就把那个念头给深深的埋在了心中,不敢再想,不敢再盘算。

    可今晚莫名其妙的几处造反,而且好像他的幕僚曾述居然就是主谋。

    尼玛哟!曾述是主谋,那我不就是幕后的大老板吗?

    “畜生!”

    朱高燧的身体抖了一下,想说自己不知道是咋回事,可朱棣的怒火正在攀升,从小就知道看人眼色的他不敢反抗。

    否则……

    孙祥就在侧面站着,宗人府的官员也在,看样子今儿是要彻底的把朱高燧给解决掉。

    “不忠不义不孝,你比畜生都不如!”

    “朕只恨宠你太过,居然让你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看看你!只知一味扮俊,多大的人了?要不要脸,无耻!来人!”

    王福生出来听令。

    朱棣已经把朱高燧踩到了泥地里,这位赵王此刻在百官的心目中就是坨烂泥,再也扶不上墙的烂泥。

    “父皇……”

    ……

    “伯爷,赵王这次死定了吧?”

    谋逆大罪,还下毒想毒杀自己的老爹,这样的赵王让人心惊。

    “也不知道无忧有没有想我。”

    方醒觉得大过年的加班太不人道了,想起家中的闺女,他惆怅的道:“这本是家务事,陛下却召集了百官,这是要对赵王下重手啊!”

    “难道会杀了他?”

    林群安觉得这大概会成为大明的一段重要历史,里程碑似的历史。

    父杀子,这只在有限的几个朝代出现过,而大明……哪怕是朱棣再不喜欢朱高炽,也没有动过杀机。

    “林大人,不可妄议啊!”

    王贺不满的走过来,然后低声道:“真会杀人?不可能吧?陛下那么疼爱赵王……”

    方醒有些烦恼的道:“都滚蛋吧,陛下想要怎么样谁也管不了,稍后就知道了。”

    ……

    “父皇,三弟自幼纯良,儿臣以为此事必然不是三弟的手笔,肯定是底下的人假借着三弟的名义,实则行谋逆之事,否则三弟今日必然会托病不来。”

    这个理由很强大,可朱棣正在气头上,哪里会听这些,于是一个茶杯就从上面扔了下来,正好摔在朱高燧的身前。

    “呯!”

    碎屑四溅,夹杂着马上变温的茶水溅了朱高燧一身。

    朱高燧的身体在摇摇欲坠,从小就没受过大罪的他,此刻只觉得膝盖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父皇,儿臣请审讯那几人,还有,三弟久跪,怕是腿不大好了,儿臣请父皇开恩,容三弟起来歇息一番。”

    朱棣不语,但孙祥却不能不做出反应,否则就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去问问口供出来了没有。”

    “畜生!你……”

    朱棣骂了一盏茶的时间后,东厂的口供出来了。

    “陛下……”

    ……

    方醒躲在角落处打盹,林群安在来回走动,在他看来,朱棣既然没被毒死,此后必然屁事没有,大家该干嘛干嘛去。

    至于朱高燧,谁管他呀!

    王贺却耐不住性子,早就溜到大门那边,给了一张宝钞,然后有个小太监源源不断的把最新消息传出来。

    “赵王被责骂,陛下要动手了……”

    “太子出来求情……”

    没用啊!

    王贺得意的对着自己身边的八卦党吴跃说道:“老吴,这可是谋逆大罪,太子再缓颊也没用,赵王估摸着要一辈子坐井观天了。”

    吴跃心痒难耐的道:“可惜不在现场,否则也能看看他的丑态。”

    两人百般无聊的等了许久,等听到脚步声后,都精神百倍的把耳朵靠近门缝。

    “最新消息,赵王没事了!”

    卧槽!

    王贺一愣神,吴跃已经忍不住就第一次出声:“为什么?谋逆大罪都没事,那赵王是不是当太子了?”

    “你是谁?”

    里面一声低喝,随即脚步声远去。

    “你这人!老吴,你这人太不要脸了吧!”

    “谁让你磨磨蹭蹭的,罢了,不过是晚些知道而已,回去。”

    “你懂个屁!”

    王贺恼怒道:“这本是咱家在宫中的熟人,你刚才发声,他必然会以为咱家在坑他,好了,这下好了,以后必然会把咱家视为仇人。”

    吴跃一溜烟跑了,派了个百户官,假装去巡视,其实是去打探消息。

    然后他找到了方醒,低声把消息告诉了他。

    “赵王没事了?”

    方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大脑转动了一下,“必然是拿到了证据,此事和赵王无关,罢了,本伯胸口疼,大概是被那贼子一拳打伤了心脉,等天亮你进去帮本伯说一声,就说伤情严重,已经苦熬了一夜,再不回家休养,大概就要为国捐躯了。”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