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18章 抓捕,不掺和
    感谢:‘今夕何夕乐其中’、‘快乐11111’、‘?飞花’、‘爱,就是痛’,以及众筹的三个盟主。小初心亲自出手啊!

    目前盟主共计五十位,感谢大家。

    ……

    孙祥笑道:“兴和伯的贺礼咱家不敢要,罢了,什么事?”

    方醒的‘贺礼’可不容易拿,所谓的升迁,孙祥还能往哪升迁?

    那便是你死我活!

    送你上天!

    “把我的家丁从刑部大牢里放出来。”

    “这很简单啊!”

    孙祥觉得方醒是在戏弄自己,从目前来看,辛老七绝对是冤枉的,只因先前方醒被禁足,所以才被拖到现在。

    “刑部的人正巴不得兴和伯去要人,兴和伯,你这是在逗咱家呢!”

    方醒指指皇宫,“陛下正在气头上,方某若是去了就是借功跋扈,而你却不一样,只是顺手而为,刑部的也不敢声张,至此彼此相安。”

    孙祥有些懊恼,觉得自己在东厂待久了之后,居然失去了政治敏感性。

    这样可是会重蹈纪纲的覆辙啊!

    方醒退后一步,说道:“那么此事就这样了,孙公公还是赶紧去抓那对父女吧。”

    孙祥点点头道:“咱家知道,不过却没抱希望。”

    果然,半个时辰后消息传来,那对‘父女’已经齐齐的死在了家里,居然是服毒。

    孙祥接到消息后,唏嘘道:“咱家还是上了兴和伯的当,两具尸骸换来了一个麻烦,罢了,叫人去刑部,找值班的人把辛老七放出来。”

    “公公,兴和伯遣人来给了消息,说是曾述先杀了自己的随从,然后自尽。”

    玛德!

    孙祥真的想骂人了!

    曾述的尸骸一直在朱雀卫的营地里摆放着,却不肯给东厂接手,难道方醒当时就想用这个线索来换取辛老七的自由?

    “公公,兴和伯不敢触怒陛下。”

    “不是这个。”

    孙祥觉得不对,皱眉道:“现在说这些都没用,查清曾述和那个随从的身份,然后连夜开始调查。”

    “方醒在干什么?”

    “公公,陛下令兴和伯去调查此事,显然是不大相信咱们东厂。”

    孙祥的脸上浮起一抹铁青,说道:“赵王以前在宫中得意,不少人都对他颇有好感,咱家当年……罢了,他去他的,咱们去咱们的,要快!”

    如是被方醒先查出来,那东厂可就丢大人了。

    速度!

    ……

    辛老七在刑部大牢里,除去第一天狱卒出手之外,再也没受过罪,所以从牢里出来时,就是身上有些臭味。

    走到刑部大牢外面,当看到方醒时,辛老七跪地道:“小的冲动,坏了老爷的事。”

    方醒说道:“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你且起来,咱们去找找那位操控者。”

    一行人来到了城东的一家客栈外面。

    “洪福客栈,好名字!”

    此时北平城中多了许多车马,在看到方醒等人后,那些从东边而来,准备进宫的官员都离的远远的,生怕沾上洗不清。

    “方醒,这是干什么呢?”

    只有徐景昌不忌讳这个,他路过看到方醒后,就凑过来问道。

    除去门口挂着个灯笼之外,客栈里黑乎乎的。

    “有谋逆贼子,定国公可要与我一起杀贼吗?”

    徐景昌一听就缩了,这可不是他目前能沾惹的事,就笑道:“罢了,哥哥我先去宫中,不然晚到可要受罚,你且小心些。”

    徐家刚出了一位敢顶朱棣的魏国公,而徐景昌自己也是才将收敛了些往日的跋扈,所以自然深谙韬光养晦之道。

    方醒点点头,等徐景昌一走,他就举起了手。

    小刀从黑暗中走出来,近前禀告道:“老爷,曾述来过这里几次,都是晚上,里面目下有两个伙计在,都深居简出,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人。”

    “大过年的,就算是叫花子也得要出去游荡一番,深居简出就是嫌疑,准备。”

    辛老七在牢里被憋了几天,早就忍不住火气了,第一个上墙。

    等他翻过去后,方醒指着大门道:“突袭!”

    身后的斥候百户悄然上前,而小刀已经顺着围墙在往二楼攀爬,灵巧的就像是猴子。

    “嘭!”

    斥候百户的人撞开大门的同时,小刀也从二楼破窗而入。

    “谁?”

    一队斥候持刀冲进去,喝道:“奉旨拿贼!所有人原地跪下,否则杀无赦!”

    二楼马上传来了奔跑声。

    “跪下!”

    小刀的厉喝传来,方醒负手站在大门外面,看着粗大的木柱子,仿佛在感慨着什么。

    “破坏环境啊!”

    “嘭!”

    楼上突然一声响,紧接着一个黑影随着窗户的碎片往下落。

    方醒仿佛没看到一样,而方五站在他后面不远处也没动。

    黑影在半空中就看到了方醒和方五,他一声大喝,手中的短刃朝着方醒扔了出去。

    方醒原地不动,背负在身后的右手转过来,一面薄薄的钢板就竖在了身前。

    叮的一声响,方醒丢掉‘盾牌’,拔出长刀,冲向了那个刚落地,正在翻滚的男子。

    男子一个翻滚就爬起来,正准备从右边跑,可一队军士却从巷子口里钻出来,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对面吗?

    对面就是拔刀盯着自己的方五。

    男子后退无路,前进无门,只得叫喊一声,然后赤手空拳的朝着方醒冲过来。

    “杀!”

    方醒挥刀,男子的身形骤然一闪,躲过这一刀的同时,合身扑向方醒。

    只有拿住了方醒才能活命!

    方五动也不动,那些军士也事先被打了招呼,原地不动。

    “当啷!”

    方醒出乎男子预料的手一松,刀落地,然后……

    一把短刀就在方醒左手中,正对着男子的腹部。

    “噗!”

    短刃入腹,男子抓住了方醒的左手,目光呆滞的道:“我愿降……”

    方醒摇摇头,左手用力的搅动了一下。

    “不管你是谁的人,本伯都不想去蹚这趟浑水!”

    男子的手慢慢松开,方醒退后几步,然后捂着胸口道:“本伯的胸口中了一拳,有些发闷。”

    方五一脸焦急的跑过来道:“老爷,您这是伤到了心脉啊……”

    “会死吗?”

    方五一本正经的道:“不会,不过需要静养些时日,最好少操心。”

    “不错,哪天老爷我送你进宫去做御医。”

    方五愁眉苦脸的道:“老爷,听说要挨一刀呢!”

    此时那些军士拖死狗般的拖出两个男子来,方醒淡淡的道:“堵住嘴,交给东厂的人,咱们回去继续守着,不掺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