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16章 红与白,忠与奸
    从初一到十五,北平城中金吾不禁。

    白天的热闹还历历在目,晚上,无数人家都各自团团围在一起,吃着丰盛或是不丰盛的年饭,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快乐。

    新年来了呀!

    历朝历代,只要是汉人的朝代,过年时必然是举国欢庆,而有些人却只能默默的吃完晚饭,然后守在营房之中,等待着那从未来过的军令。

    朱雀卫的营房外面,两个男子打伞站在大树的后面,寒风中一动不动。

    其中一人突然说道:“曾先生,还没动静。”

    “不急。”

    曾述的声音冰冷,好像带着些遗憾。

    “有动静即可。”

    “为何?曾先生,既然要动作,那为何不彻底的把赵王殿下推上去?”

    曾述淡淡的道:“谁说不推上去?”

    “那……”

    这时营地里有了动静,开始只是几个人在叫喊,慢慢的人越来越多,声音大的连城里都听到了。

    “陛下去了,太子害死了陛下!”

    曾述点点头,欣慰的道:“动起来了!人数不少。”

    一袭青衫,胡须被寒风吹的微微摆动,曾述侧耳倾听着军营的左边,面露微笑。

    而他身边的那人面色大变,急声道:“曾先生,有大队人马来了!难道是被人发现了吗?”

    曾述左手持伞,右手握着伞柄处,微笑道:“林顺,你跟着我多久了?”

    他身边的男子愕然道:“五年了。”

    “这五年你过的如何?”

    “好,以前小的吃不饱,穿不暖,这五年什么山珍海味都吃了,在外面也有了几个相好的……”

    耳边渐渐有了马蹄声,林顺面露毅色的说道:“曾先生您先走,小的在此引开他们。”

    曾述还在微笑,“还是你先走吧,顺便问一下,你可还有什么遗憾吗?”

    林顺一怔,旋即嘶吼道:“曾先生,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两人的手中都是只有雨伞,林顺眼露凶光,什么恩人此时也顾不得了,就单手劈抓过来,顺利的抓住了曾述的领口。

    “你想拿我去顶罪吗?”

    林顺狞笑道:“老子拿了你去请功,懂吗?请功!你这个谋逆的罪魁祸首,不管是谁上去都会感谢老子,懂不懂?”

    曾述的脸上一直挂着微笑,很从容。

    “你没有遗憾了吗?”

    “什么遗憾?拿了你送上去,老子必然就是大功,到时候升官发财,再找几个漂亮的小妾……呃!你……”

    曾述的右手在伞柄那里一抽,雪地上一道细细的反光,旋即那道细光就钻进了林顺的胸膛。

    “你……”

    轻轻一推,林顺倒在雪地上,身体还在挣扎着,胸膛处缓缓流出热血,热气蒸腾。

    白色的雪,红色的血,红白之间竟格外的醒目和妖艳。

    整齐的脚步声渐渐逼近。

    雪地反射着光芒,光芒中,远处行来一片阵列。

    人踩在雪地里噗噗作声,当一群人步伐整齐的在踩踏着雪地时,那声音仿佛是一头洪荒巨兽在逼近。

    营地里突然起了火头,有人在高喊着。

    “辛治谋逆,所有人听本官的号令,集结!违令者杀之无罪!”

    “辛治谋逆!”

    喊声渐渐大了起来,曾述看着里面的火光冲天,微笑着。

    仰头,天上依然是灰蒙蒙的。

    低头,曾述突然不可抑制的大笑起来。

    一队斥候朝着这边冲过来,曾述笑弯了腰。

    “何人?跪下说话!”

    曾述右手微动,斥候喝道:“有兵器!弩!”

    瞬间十多把弓弩对准了曾述,那箭头闪烁着寒芒。

    曾述喘息着直起腰,看到营地里还在闹腾,就点点头,随即调转了手中的细剑。

    “噗!”

    曾述双膝跪地,然后仰头看着雾蒙蒙的夜空,喃喃的……

    一名斥候策马上前,就听到了他最后的话。

    “大明啊……”

    “他说什么?”

    另一个斥候上来问道。

    “大明啊……”

    曾述的身体猛的往前栽倒,细剑从背后穿透。

    “殿下啊……”

    曾述微笑着,努力抬头,透过马腿,看到一列列的军士轰然加速,朝着朱雀卫的营地扑去,就笑了笑,然后脑袋一沉……

    “检查他的身份。”

    一个斥候下马走过去,把曾述翻过身来,然后搜身。

    “围住!喊话!”

    方醒命令完毕,然后策马过来,看了曾述一眼,讶然道:“是赵王的幕僚曾述。”

    “兴和伯,这……”

    王贺瘦了一圈,看着竟然有些英俊的味道。他闻言大惊,低声道:“难道是赵王要谋逆?”

    方醒看着皇城方向道:“应该是。”

    营地里刀光剑影,辛治的麾下大半都跪地表示自己没参与谋逆,只剩下三百多人围成一团。

    宋建然面色冷峻,盯着人群中间的辛治喝道:“辛治,谋逆大罪不可赦,不想受苦就主动请降!”

    辛治绝望的道:“都特么的是骗子!平时给了多少好处,关键时候都降了!可老子告诉你们,陛下肯定去了!”

    陛下……

    宋建然闭上眼睛,他知道辛治也算是将才,不可能单独起事,那么内宫必然有人同步动手。

    “大人,外面有人!”

    这时身后有人喊道,宋建然痛苦的道:“告诉他们,本官已经控制住了叛逆。”

    这肯定是奉命前来镇压的人,宋建然此刻只恨自己没有及早发现辛治的异常。

    如果在援军到来之前能镇压下去,那么他宋建然就是有功无过,最少也是功过相抵。

    可援军已到,功劳已经离他远去,一个统军不严的罪名是免不了的。

    “奉陛下令,聚宝山卫镇压叛逆,营中所有人丢弃武器集结!违令者杀!”

    “嘭!”

    营门被人冲开,一队队军士在火光中走来。

    所有的火枪全都上了刺刀,寒光闪闪间,刺痛了宋建然的双眸。

    “大人……”

    他手下的将官们都知道丢弃武器是什么意思,那就是方醒已经把他们全都定为了叛逆。

    宋建然嘿然一声,然后喊道:“退后,放下武器!”

    军令如山,包围着辛治的大队军士都缓缓后退,在三十步开外停住列阵,并顺着把武器放下。

    辛治看着那些阵列疾步而来,心中绝望之下就喊道:“本官是被人给……”

    “噗!”

    身后的一拳直接把辛治打的翻了白眼,然后重重的倒在地上。

    “小的只是被辛治蒙骗,已经擒住了这个叛逆。”

    一个军士把辛治压在地上,然后解下自己的裤腰带把他给绑了起来。

    雪花飞舞,透过雪花,方醒冷冷的道:“蠢货!”

    宋建然茫然的看着方醒,他记得方醒以前在聚宝山卫有过这样的规矩。

    百户官以上如果带人密议,知情者举报有功无过,而且不许谁泄露举报者的身份,一旦泄露,当事人杀!

    别人教了,可我却没有认真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