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15章 钩吻,动机
    感谢书友:“风起叶落雪”的万赏!

    感谢书友:“拾命的人”的万赏!

    ……

    “……祝皇爷爷身体康健,嗯……要少发脾气。”

    婉婉跪在下面说了一串吉祥话,最后的少发脾气却逗笑了朱棣,他笑着道:“婉婉可想要什么?”

    满堂的子孙,可朱棣的眼中就只有一个婉婉,哦,还有一个朱瞻基。

    婉婉背着一串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起身道:“皇爷爷,等开春了……我们去郊游吧?”

    朱棣会去郊游吗?

    射猎还差不多!

    “好!”

    朱棣淡淡的道,等婉婉喜滋滋的回位后,他举杯道:“都吃吧。”

    朱瞻基跟着一起举杯,等喝了之后,他目光一转,看到婉婉在偷偷的用筷子头蘸了边上酒壶里的酒水,然后尝了一下,眉开眼笑的。

    小丫头学坏了呀!

    朱瞻基摇摇头,轻啜一口。

    酿造酒的度数不高,口感也不错。

    “大哥,我敬你一杯。”

    朱高燧突然举杯起身,朱高炽笑眯眯的道:“三弟坐下,坐下,都是一家人,还弄这些繁文缛节来干什么?坐下说话。”

    朱棣满意的看到朱高燧坐下,然后两兄弟喝了一杯。

    而朱高煦却显得有些没精打采的,朱棣看到后眉头微皱,却也不忍呵斥。

    自从朱瞻壑去了之后,朱高煦就是这副模样。

    这个儿子啊!哎!

    朱高炽看到了朱棣的视线方向,他主动举杯道:“二弟,为兄敬你一杯。”

    朱高煦正在闷头吃着一大块羊肉,闻言茫然抬头,然后才举杯道:“多谢大哥。”然后一饮而尽。

    朱瞻基一直在看着,等他观察完毕之后,才发现婉婉在偷偷的倒酒,而且看她脸蛋红彤彤的模样,多半没少喝。

    “婉婉!”

    婉婉先把小碗藏进袖子里,然后才无辜的道:“大哥。”

    朱瞻基指指自己的袖子,警告的看了看她,结果只是换来了个鬼脸。

    “瞻基这些年算是大有长进,父皇,还是您会调教人。”

    朱高燧看到了两兄妹之间的互动,就笑道,让朱瞻基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

    朱棣点点头:“瞻基这几年长进大,不管是眼光还是能力,都让朕很满意。”

    朱高燧看了朱高炽一眼,却没看到失望或是木然,依然是在微笑。

    朱瞻基起身道:“三叔和皇爷爷谬赞了,我还年轻,性子还稳不住,当多读书,多看人,多自省。”

    朱高燧拍了一下手道:“瞻基,多读书和多自省我知道,可多看人是何意?”

    朱棣微微一笑,有些得意,而朱高炽也是笑眯眯的,期待的看着朱瞻基。

    朱瞻基看到婉婉把小碗放了回去,这才说道:“二叔,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朱高燧悲剧的发现自己完全不懂里面的弯弯绕,就强笑道:“瞻基这话是何意?”

    朱瞻基笑道:“世人千万种,无一人相同,平时静而观之,回头推敲,自然可知此人之长短优劣,然后择其善者而从之,如此而已。”

    朱高燧的眸子一缩,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侄儿的身上有着让他感到沮丧的闪光点。

    所谓的静而观之,回头推敲,这只是朱瞻基含蓄的表达方式。

    实际上他的意思是:平时我接触那么多臣下,仔细观察,自然会知道这些人是什么秉性,好则记下,坏也记下。

    而通过观察这些人,他可以快速的成熟起来,等再过十年八年后,这样的太孙谁敢忽悠他?

    至于择其善者而从之,这不过是玩笑话,堂堂大明皇储,他需要学的是朱棣的霸气和从容,而不是那些臣下的长处。

    “父皇,上歌舞吧?”

    朱高炽看到气氛不大对,就请示道。

    朱棣点点头,大太监就出去招呼了一声,旋即一队宫女翩然而至,乐队在其后。

    舞乐一起,气氛就热烈起来,朱棣令朱瞻基去主持孙辈们喝酒,结果就闹得更厉害了。

    殿内虽然温暖如春,可那些菜肴放久也冷了,大太监看了看,就冲着在门内的一个太监点点头。

    那太监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掀开门帘出去。

    随后没多久,一队太监宫女就提着食盒来了。

    门外有太监掀开门帘,他们鱼贯而入。

    “哎!”

    一个小太监不小心差点滑了一跤,他稳住身体后,面无人色的看着里面。等看到里面的一家子都没看到后,这才急促的喘息着走进去。

    朱棣正在和王贵妃低声说话,那些太监按照位置一一换菜,而来他这边的是个小太监。

    五盘菜,小太监一一摆上,然后把冷掉的剩菜一一收回去。

    热气腾腾的新菜,特别是有一道朱棣爱吃的红烧羊肉。

    大太监站在后面,突然身体微动,脑袋往后面倾斜,好似在听人说话,然后……

    “陛下!”

    这声音中带着焦急。

    朱棣刚夹了一块羊肉,闻言面色未变,只是把羊肉放了回去。

    大太监走过来,俯身低声说道:“陛下,送菜的那个人在路上有小动作。”

    “停筷!”

    朱棣沉声道,下面的儿孙们都愕然,旋即有人低呼道:“难道是……”

    朱瞻基看了眼前的几道热菜,目光转动,在朱高燧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王福生!”

    “陛下!”

    一直在后面隐于黑暗中的王福生出来,单膝跪下。

    朱棣的目光转过下面,“拿了刚才送菜的一干人等,令人封锁宫中,不得随意走动!”

    王福生应诺而去,朱棣继续吩咐道:“让人来查验。”

    大太监点头进了后面,随即出来一个矮小男子,这人谁也没见过。

    男子走过来,先闻闻那些菜肴,最后又一一尝试,当他夹了一块羊肉用舌尖舔了一下后,就霍然变色道:“陛下,是钩吻!”

    朱棣看着那些和羊肉混杂在一起的芹菜叶子,说道:“是哪一样?”

    “陛下,是直接混进了汤汁里。”

    朱棣点点头道:“去看看他们的。”

    居然有人下毒?

    朱高炽瞬间就把筷子放下,然后看向婉婉。

    婉婉有些晕乎了,已经吃了一块羊肉。

    “父皇,婉婉吃了一块羊肉。”

    朱高炽的声音惶然,而朱瞻基已经大步过去,把婉婉提溜出来,问道:“婉婉,可感觉哪里不对?”

    婉婉皱眉道:“大哥,我想睡觉。”

    那个男子下来,端起那盘羊肉查验了一番,说道:“殿下无需担忧,那人只是在陛下的那道菜里面混了毒,其他人无碍。”

    朱高炽浑身一松,前俯的身体猛的坐回去,由于动作太大,差点把餐桌给掀翻了。

    朱棣起身道:“来人!令聚宝山卫和朱雀卫进城!令王琰进城!同时诸卫戒备。”

    有人领命去通知,朱棣看着下面的人,淡淡的道:“谁下的毒?”

    动机,谁会下毒想毒死朱棣?

    而有的人却在迷惑:王琰是谁?

    殿内静悄悄的,大太监摆摆手,那些跳舞的宫女和乐师都被带了出去,等待甄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