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11章 永乐二十年(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第1311章 永乐二十年(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感谢众筹的各位书友,第四十一、四十二位盟主诞生!

    “热三伏,冻三九,田间地头,饿死狗!”

    于谦回来了,大年初一的上午,他黑不溜秋,瘦了一圈,带着一身尘土回到了北平城。

    先回家去和妻子打个招呼,于谦顾不上洗漱,就赶紧出城去了方家。

    方醒听到于谦求见也没当回事,可等看到和一个乡下老农般的于谦出现时,不禁愣住了。

    “廷益这是去了哪?”

    于谦干裂的嘴唇动了动,“伯爷,下官去了乡间,太穷,下官……”

    眼前这人干瘦干瘦的,若不是那双倔强的眼睛,方醒根本就认不出来。

    “你一直在那里?”

    “嗯。”

    于谦舔舔嘴唇道:“穷,而且什么都不知道,若不是要缴税,恍如世外桃……哎!苦啊!还愚昧!”

    方醒叫人去拿了温开水来,于谦仰头就是一大碗,然后意犹未尽的道:“那里水源不便,土地也贫瘠,可赋税役使却是少不了的,那些百姓整日就靠着那点薄田度日,交了赋税之后就……几乎只能是吊命,没办法,只能在山里去找吃食,不然会饿死人。”

    “土豆呢?他们没种?”

    方醒有些诧异,就算是薄田,可只要种下土豆,至少是能吃饱饭。

    于谦苦笑道:“各地分配土豆种时大多是先给了当地的豪绅,最后才能到百姓,所以不少地方还没种下。”

    方醒无奈的道:“这些事如千丝万缕,若是等一一捋顺,何其难也!”

    唯一的办法就是考核制,定下目标,完不成罚,完成了奖赏。

    “那你在哪里干什么?”

    “帮他们找地方开荒。”

    于谦说起这个就一脸的振奋,“下官找到了荒地,老农说是好地,只要养几年就是上等田。”

    “手续办了吗?”

    “办了。”

    于谦显得有些怒气冲冲,“那些官吏果真是不要脸,那是荒地,却百般为难,若不是下官搬出了……呃!下官借用了伯爷的名头才办下来的,而且还答应给土豆种。”

    “没事。”

    方醒宽容的道:“你既然用在正途,那我只有欢喜的份。”

    于谦拱手道:“下官冒犯,只是当时忍不得,和那些人打了一架,后来不得已才把伯爷的名头拿出来吓唬他们,后来想着干脆就顺便把事情给办了,惭愧!”

    还打架,方醒能想象到那些官吏的嘴脸,而于谦的愤怒自然会被引爆。

    “你先回去过年,回头我这边给人打个招呼,这等官吏留不得了。”

    于谦摇头道:“伯爷,这是钦差大臣的那一套,治标不治本啊!”

    方醒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说道:“此事不可急,你既然想做事,那就沉下去,慢慢来。”

    于谦顿时露出了失望之色,方醒摇摇头道:“时机不到,而且大明从上到下的利益牵引有多大你可知道?若是愣头青般的去革新,那你连做商鞅的机会都没有。”

    商鞅好歹是革新成功了,哪怕身死,可却名传千古。

    于谦想了想,拱手道:“是下官性急了,多谢伯爷解惑,下官告辞。”

    方醒也不留客,说道:“既然来了就没有空手回去的道理,家里准备了不少年货,吃不完只能送人,你且带些回去。”

    吃的啊!

    那个没事,反正自己在方家吃住了那么久。

    于谦谢了方醒,等被方家的马车送到家门口,然后看着车夫卸货时,就惊呆了。

    “都是吃的?”

    确实都是吃的,可数量多了些,种类多了些,许多东西于谦的妻子都没见过。

    “夫君,那是啥?”

    “那是火腿。”

    “好大啊……”

    ……

    初五是个好日子,一大早朱瞻基就和胡善祥进了宫,先去朱棣那里请安。

    朱棣今天显得格外的精神,朱瞻基到时,他正在和王贵妃说话,而婉婉就在他的寝宫里整理东西。

    “来的早了些!”

    朱棣看了胡善祥一眼,皱眉道:“既然来了,就赶紧去你父亲那边歇息着。”

    胡善祥是第一次看到朱棣皱眉,顿时被吓到了,身体有些微微发颤。

    哎!还是个丫头啊!

    朱棣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然后又挤出一个微笑来,说道:“无事,朕这边人多事杂,你既然有了身孕,那就去歇息着,等晚上再来用饭。”

    胡善祥在娘家时就听闻朱棣性格火爆,等嫁进太孙府后,从那些侍女嬷嬷们的嘴里,更是得知朱棣从未笑过的传闻,所以一下就被这个笑容给惊住了。

    朱棣无奈之极,只得板着脸端坐在那里。

    王贵妃都快忍不住想笑了,见状赶紧说道:“太孙妃快去吧,路上小心些。”

    “大哥,大嫂!”

    婉婉脸蛋红彤彤的跑出来,欢喜的喊道。

    朱瞻基笑道:“脸都黑了,赶紧去洗吧,我先过去了。”

    婉婉摸了一把脸蛋,结果反而更脏了,顿时让朱瞻基笑了起来。

    朱棣摇头道:“快去快去!”

    朱瞻基笑道:“孙儿自然是不如婉婉讨皇爷爷欢喜,所以这就不碍眼了。”

    朱棣顺手抓了茶杯在手,作势欲扔,朱瞻基赶紧认错,然后带着胡善祥去了。

    等人一走,朱棣忍不住就笑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冷漠脸。

    王贵妃笑道:“有婉婉在,臣妾就觉得乐的不行,没想到太孙也是个促狭的,倒是让臣妾今日多笑一会儿。”

    朱棣看着婉婉又进去了,就说道:“晚些让人看好婉婉,莫要病了。”

    此刻的朱棣就和百姓家的老爷爷一样的唠叨!

    王贵妃又想笑了,然后看着外面,突然欢喜的道:“下雪了!”

    朱棣随口道:“哪年不下雪,今年不是下过好几场了吗。”

    王贵妃起身走出去,看着漫天的雪花飞舞,不禁喜道:“陛下,瑞雪兆丰年呢!是个好兆头。”

    “瑞雪啊……”

    朱棣不禁想起自己当年在北京燕王府时,那时候看到飘雪,总感觉自己今年就过不下去了,兴许金陵的大军马上就会北上。

    “皇爷爷,堆雪人!”

    婉婉听到下雪就喜滋滋的跑出来,后面跟着个嬷嬷在追,追上后就赶紧拿大氅被婉婉披上。

    朱棣起身道:“好,且等明日吧,明日肯定雪厚,到时候就给你堆个雪人。”

    婉婉拍手欢喜的道:“皇爷爷真好!咱们多堆几个吧。”

    “好!”

    朱棣走出去,站在外面,看着朱高燧一家正缓缓而来。

    永乐十九年,就这么匆匆而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