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10章 过年的杀戮
    武廷益从未想过自己有做贼的一天,很憋屈,却也很无奈。

    他穷,在地下赌坊欠下了一屁股的债务,所以必须要弄钱,否则他担心自己这个年会过的不好,有很大的几率会横尸街头。

    所以在有人拿出两百贯的定金请他出手去骚扰方家庄时,他一点犹豫都没有,觉得此事做得。

    实际上也是如此,他带着一干穷疯的狐朋狗友们潜伏在树林中,被冻的和狗差不多,可机会还是来了。

    一路潜行到了庄里,当看到方家一点反应都没有的时候,武廷益不禁狂喜。

    他不担心事后收不到尾款,因为那个中人已经被他的两个兄弟给看住了,若是敢耍赖,他会毫不犹豫的把那人丢进山里去喂野兽。

    可当方家的大门打开时,他的心瞬间就冷成了冰团。

    就算是有人要出去办事,最多是开角门。

    开大门,必须是家主出征或是凯旋归来,以及一些重大的日子。

    所以当大门打开时,武廷益毫不犹豫的就带着手下的兄弟开始跑路。

    不跑不行啊!方家庄的家丁们都是从沙场上回来的杀神,他们这等最多算是半个悍匪的组合哪里会是对手。

    黑暗中,武廷益刚开始还想着把手下的这帮子人都带回去,可等后面有人喊一声弩箭之后,他就决定马上逃跑,朝着北方逃跑,永远都不会再回北平。

    “啊!”

    弩箭的破空声很小,几乎听不到,只有从惨叫声中去判断对手的实力。

    武廷益想狂奔,可马儿却因为寒冷提不起速。

    “快!再快些!”

    武廷益拼命的抽打着马儿,然后回头看了一眼,不禁大乐。

    后面的家丁们都止住了马,正在圈住他手下的那些兄弟,喝令下马投降。

    这是放弃追我了吗?

    武廷益的身体刚一放松,眼角就瞟到了一个黑影跃起。

    不是人影,什么玩意儿?

    武廷益只来得转过这个念头,黑影就咬住了马儿的腿,随后一个咬合。

    “咿律律!”

    马儿一声长嘶,武廷益就觉得身体一沉,接着就从马背上向前飞了出去。

    “嘭!”

    这边是土路,被冻得硬邦邦的,武廷益重重的摔在地上,只觉得身体已经散架了。

    可小命要紧啊!

    他奋力的挣扎着起身,刚想回头,背上就被重重的冲击了一下,紧接着脚腕一阵剧痛传来,让他不禁惨嚎了一声。

    是狗还是狼!?

    黑夜中,武廷益奋力的在地上翻过身来,挣脱了脚腕上的利齿,然后就看到了三条眼睛发绿的狗。

    铃铛的身体凌空跃过,武廷益手中无刀,只得奋力的在地上翻滚,而在等待机会的大虫和小虫在铃铛的带动下,冲上来就咬住了武廷益的双手,而铃铛……

    “铃铛,不要咬死他……”

    因为一交手就发现对手不是武人,所以方五就放任铃铛带着儿子去追杀武廷益。可等他们逼降了那些敌人后,刚追过来,却发现铃铛已经动了杀机。

    “不……”

    铃铛已经张开了嘴,冲着武廷益的咽喉咬来。

    武廷益拼命的想夺回双手的控制权,却把大虫和小虫的凶性给逼了出来,顿时两副利齿用力一咬,他的臂骨发出一连串的脆响。

    “啊……”

    手臂处传来的剧痛让武廷益不禁惨叫起来,可这个惨叫声旋即湮灭。

    “咔嚓!”

    方五无奈的看着铃铛咬住了敌人的咽喉,然后奋力一拖,场面惨不忍睹。

    ……

    “平安,你怕吗?”

    外面黑乎乎的,远处偶尔传来一声惨叫。

    寒风中,极目四望也只能看到一片模糊。

    平安摇摇头,仰头道:“大哥,他们跑了。”

    土豆侧身,歪头看着平安道:“你就是不喜欢说话,爹可是说了,你再不喜欢说话,就送你去最吵闹的地方。”

    平安有些困惑的道:“说话多了不好。”

    “是吗?”

    “嗯。”

    “来了来了!平安,他们回来了!”

    “你们都进来。”

    方醒出现在两人的身后,一手一个,把两孩子拎了进去。

    “好了,已经是新年了,回去睡觉,免得你们的母亲担心。”

    方醒赶走了两个儿子,铃铛已经带着大虫小虫回来了,看着它喘息的模样,嘴角还有红色,方醒心中微叹,就说道:“你们先问问,我带它们去洗洗。”

    方醒对这些人的口供不感兴趣,太弱了,这般弱的敌人,可想而知他们的地位。

    炮灰!

    带着三条狗进了内院,方醒没惊动张淑慧她们,叫来丫鬟去烧了热水,然后就找了个空房间给它们洗澡。

    铃铛还好,眼神又恢复了冷漠,而大虫和小虫却有些兴奋,不时的张开嘴,想寻找目标。

    “啪!”

    “啪!”

    方醒一只狗给了一巴掌,喝道:“都老实点,不然就到前院去安家。”

    两只狗还想反抗一番,等铃铛的咽喉中发出低嚎,这才消停。

    “小混蛋!”

    方醒看到两只狗都委屈的在哼,就笑骂着。

    这边轻松写意,柴房中,很快就结束了审讯的方五骂道:“果然是这些杂碎,没价值,明日……明日看看哪个衙门有人,叫他们来领走。”

    没有价值的俘虏,自然不能留在方家吃白饭。

    而在北平城的一家地下赌坊的暗间里,两个男子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咽喉处都有伤口,很深,喉管和动脉都被割断了,满屋子的血让人无法下脚,血腥味浓烈。

    ……

    第二天消息就散播出去了,只是大年初一,知道的也最多是幸灾乐祸一番,接着就要开始忙碌了。

    朱棣不忙碌,宫中过年自然有王贵妃和那些太监们布置。

    “都是青皮?”

    “是的陛下。”

    孙祥的面色微红,如果凑近的话,还能闻到他身上的酒味。

    朱棣瞥了他一眼,说道:“不必等年后了,今日是新年第一天,杀了。”

    新年第一天就杀人,刽子手都找不到啊!

    孙祥没辙,派人去了刑部传令,可刑部却不接这茬刽子手们不会在正月砍头,当然,如果不介意这批刽子手废掉的话,那么刑部可以出手。

    “果真是这么说的?”

    孙祥轻轻拨动着佛珠,看似平静的问道,可他的脖子后面的筋却在微微跳动着。

    魏青的手臂已经好了,刚才就是他去的刑部。

    “公公,下官找到了吴中家,吴中说了,陛下也知道那些刽子手的规矩,也不会逼着他们坏规矩,所以这事多半是要落在咱们东厂的身上。”

    陈桂喝道:“哪有这样的事,大过年的谁愿意去杀人?”

    呃……

    魏青无语,东厂的不愿意在过年期间杀人,难道人家刑部的就乐意?

    而且朱棣也没有指定由刑部的人来动手,这个就是……

    难道陛下对我不满了吗?

    孙祥脖子后面的筋停止了跳动,渐渐隐入皮下。

    佛珠被拨动的越发的规矩了,孙祥淡淡的道:“那便由我们的人来动手吧。”

    魏青的面色一变,正准备应下来,孙祥却慢条斯理的道:“大过年的杀戮不祥,你是老人了,对陛下忠心耿耿,不可沾染了煞气去侍奉陛下,这样,咱家记得不是新进了十多个新人吗?让他们去,事后让他们去庙里斋戒几日,钱钞由咱家出了。”

    魏青的鼻子一酸,跪下道:“多谢……公公。”

    陈桂笑道:“公公慈悲心肠,你等以后当好生牢记他老人家的话才是,莫要疏忽了。”

    魏青没说话,只是磕了个头,起身道:“公公,下官这就去安排。”

    等魏青走了之后,陈桂笑道:“公公这般处置再恰当不过了,陛下那边想必会满意的。”

    孙祥没说话,渐渐的闭上眼睛,手中的佛珠缓缓拨动,室内渐渐的安静下来。

    陈桂没有尴尬,瞟了孙祥一眼后,踮脚走了出去。

    室内的孙祥猛地睁开眼睛,死死盯着他的背影……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