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08章 密议(大家伙,求月票啊!)
    感谢众筹的各位书友,第三十八、三十九、四十位盟主诞生!

    感谢书友:‘顺丰小周’的万赏!

    感谢书友:‘风起叶落雪’的万赏!

    “爹,妹妹哭了!”

    三十夜,一家人围着饭桌吃饭,方醒正在给两个媳妇敬酒,感谢她们一年的辛苦。

    而土豆却有些调皮,悄悄的夹了个大虾去喂无忧,结果无忧舔了一下,马上张嘴大哭。

    “土豆!”

    张淑慧才喝完酒,正满心柔情蜜意的时候,看到这个场景马上就大吼一声,吓得土豆缩手道:“娘,我只是给妹妹喂吃的。”

    张淑慧赶紧找来干净的棉布,然后蘸水给无忧清理舌头和嘴。

    “土豆是个好大哥,不过你妹妹现在还不能吃这个。”

    方醒看到土豆有些委屈,就给他说了小孩子在吃食上禁忌。

    土豆表示知道了,却没看到平安夹了一块麻辣牛肉进了他的碗中。

    张淑慧在边上哄好了无忧,刚坐回来,就看到土豆眼中含泪的模样,她内疚的道:“土豆,娘刚才不是有意的,你……”

    “娘!”

    土豆把嘴里的牛肉吐出来,苦着脸道:“娘,辣!”

    “啧!”

    方醒没看到平安的动作,所以头痛的道:“土豆啊!你这是越发的单纯了啊!”

    单纯就是傻,土豆要是傻了,方醒得哭晕。

    平安静静的吃着饭,突然说道:“爹,刚才是我夹错了地方。”

    呃……

    方醒和张淑慧、小白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这两个儿子啊!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老爷,有人送信来了。”

    “什么信?”

    大过年……呃!

    别人今天可不算是过年。

    方醒去了前院,黄钟已经在等着了。

    “伯爷,是从金陵来的书信,通过书院的渠道过来的。”

    方醒接过书信,对黄钟说道:“辛苦你了,赶紧回家去吃饭,今儿厨房可是弄了好些往日吃不到的好东西。”

    黄钟拱手笑道:“别人家都还没准备呢,咱们倒是先享用上了,不过饭后可得注意些外面,在下到时候会去和家丁们商量一番。”

    方醒点点头,边走边撕开书信。

    “杨田田?”

    这个陌生的名字让方醒一怔,旋即看了正文。

    “……小民多艰,小吏如虎,上官麻木,勋戚得意,豪绅逍遥……大明把担子压在了百姓的身上,却放纵了官吏、权贵和豪绅……”

    方醒站在内院的院门处,良久才看完书信。

    整个大明都开始了休假,权贵们肯定是珍馐美食不足喜,而富贵人家也是妻妾成群,儿孙满堂。

    百姓呢?

    能吃饱,过年能有几道肉菜,大抵就能欢喜的忘掉烦恼之事,畅想着明年的收成。

    ……

    作为家丁来说,方五显然日子过得不错。

    和关系亲近了许多的呆呆吃完饭,方五就先去了辛老七家看了一眼,安慰了一番,然后就去找到了黄钟。

    黄钟正在剔牙,看到他进来就说道:“你来的正好,咱们商量一下晚上怎么……”

    方五说道:“不必麻烦了,除非他们敢大队来,否则无需大张旗鼓,只是加强一下戒备即可。”

    黄钟想起方醒轻松的态度,就笑道:“罢了,那在下今晚就好好的陪着妻儿玩耍。”

    方五点点头,走出黄家的小院。

    夜色初临,冷冷的空气被吸入到胸中,方五的精神陡然一振。他去召集了家丁们,安排晚上的哨位。

    内院里,方醒抱着无忧坐在门外屋檐下,看着土豆和平安,还有方专三人在捉迷藏。

    “夫君,土豆长大了呢!”

    张淑慧站在他的身后,轻轻的揉捏着他的肩膀。

    看着土豆在院子里横冲直撞,方醒点点头:“孩子们会慢慢的长大,以后咱们会有操不完的心,人就是这般慢慢的老去,一代接着一代,就像是草原上的野草。”

    张淑慧心满意足的道:“妾身就算是老了也心满意足了呢,若是能看到土豆娶妻生子的那一刻,妾身就觉得这辈子都没白活。”

    “那我呢?”

    方醒眯眼看着夜空,冬季的夜空也如这气候般的冷清,几颗星宿孤零零的挂在天上,黯淡无光。

    “夫君又瞎说了,妾身的这一切不就是因为夫君才有的吗?夫君在,妾身就能安心的过日子,不会……提心吊胆,心中也有了底气……”

    “嗯,你们也是我的底气和动力。”

    方醒拍拍张淑慧的手,夜色却渐渐的深了。

    ……

    按理明天就是新年了,此时曾述的事情应该很多才是。

    可此刻的曾述却青衣小帽的出现在了一家客栈的二楼。

    大明的夜禁其实执行力度不小,可就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三个男子中有两个却霍然都是便衣,显然是刚来的。

    “你怎么才来?!”

    三个男子中,坐在中间的中年男子掩不住紧张的责备道。而另两个男子却显得有些谄媚和卑微。

    曾述冷冷的道:“彭旭,你怕了?”

    中年男子面色发白的强笑道:“本官怕什么?为了殿下,本官愿意赴汤蹈火。”

    曾述冷笑道:“不怕你抖什么?”

    “本官没……没抖!”

    中年男子嘴硬的把手放下去,可身体却有些不受控制的发抖。

    曾述坐下后,低声道:“左右可清空了?”

    左边的男子说道:“大人,小的说是要回家过年,就把客人都清空了。”

    “你不错。”

    曾述点点头,然后说道:“彭旭,你的羽林前卫可能控制住?”

    中年男子点头道:“能控制一千余人。”

    曾述闭上眼睛想了想,然后问右边的男子道:“孟三,常山卫如何?”

    右边的男子面露恨色道:“自从大哥失踪之后,常山卫的不少人都疏远了我,不过后来倒是用钱喂饱了些千户官,若是动手,保证能拉出三千人来。”

    烛光就如此刻天上的星宿般的昏暗,却掩饰住了曾述脸上的鄙夷。

    “好!”

    曾述振奋的道:“天时地利人和皆在于咱们!”

    彭旭也激动的道:“曾大人,那宫中可准备好了?”

    曾述笑道:“太子多次说要削减宫中的人数,那些内侍们暗地里恨死他了,所以这就是殿下的好处了,区区的小事,自然有人去动手,而你们就要做好准备,只等信号一至,就马上动手,然后咱们也算是……哈哈哈!”

    “哈哈哈哈!”

    压抑,但却带着兴奋和野心的笑声充满了这个房间。

    昏暗的烛光把四人的身影投射到墙壁上,那身影竟在轻微晃动着,仿佛是鬼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