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07章 小伯爷训话,朱高燧犹豫
    感谢书友:“醉里掌灯”的盟主打赏!

    感谢书友:“汗晕汗”的万赏!

    ……

    王射成对自己在钦天监的工作很满意,特别是在永乐年间,没发生什么扫把星横空扫过的大事,所以钦天监上下的日子非常逍遥。

    所以一得闲,他就找了一个老友一起喝酒,酒过三巡,王射成醺醺然的说道:“我近日观察天象,这天……怕是要变啊!”

    他的老友笑眯眯的灌了他几杯酒,然后体贴的叫自己的小厮把他送回家去。

    而后,这个消息就悄然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

    三十夜,外面过年的气氛很淡,可方家庄上下却都是欢热闹非凡。

    早上,方醒让土豆和平安去外面接见庄户。

    那些庄户昨天就被通知到了:今天老爷开恩,给大家发东西。

    所以等土豆和平安出现时,外面全是人。

    “见过大少爷,见过二少爷!”

    不算整齐的声音让方杰伦有些不满,不过看到土豆要说话,他只是瞪了那些庄户一眼,然后热切的等待着。

    面对那么多人,土豆却没有慌乱,大声说道:“过年了,大家辛苦了一年,都不错。”

    张淑慧和小白就躲在大门后面,顺着门缝在看着各自儿子的表现。而方醒就在侧面,无奈的看着两个婆娘的小把戏。

    “明天就是新年,你们都要好好的种地,都好好的……”

    土豆说到这里就有些卡壳了,张淑慧不禁回头瞪了方醒一眼:居然不教土豆怎么说,这下丢脸了吧!

    而小白看到平安站在那里,稳稳当当的,不禁心中欢喜。

    “……你们要听话,家里不会亏待你们,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

    张淑慧和小白正在专心看着,被这一声喊吓了一跳,两人扶着墙壁才没吓软。

    “土豆好厉害啊!”

    张淑慧看到自己的儿子一呼百应,不禁陶醉了。

    “平安真沉稳!”

    小白也不甘示弱,新丰伯站的那么稳,难道就不该夸赞一下吗?

    两女人一起回头看向方醒,方醒捂头,无奈之极。

    小白嘟嘴道:“夫人,下次该换平安去说话了。”

    这话换做是别人家,张淑慧绝对会拿出夫人的威严出来收拾她。

    可小白那模样,分明就是在撒娇。

    张淑慧争强好胜的心思瞬间熄灭大半,笑道:“等平安袭了爵,到时候你就是伯夫人了,想说话方便。”

    小白一听就红着脸道:“夫人又取笑我了!”

    外面的土豆已经说完话了,他对方杰伦道:“管家这就发东西吧。”

    方杰伦恭谨的拱手应了,然后喝道:“各家各户的派个人出来领东西了。”

    顿时队伍马上就排出来了,家丁们出来搬运东西,方杰伦就只是点名。

    “王大家的。”

    “在在在,管家。”

    “拿了你家的东西去,”

    一个笑嘻嘻的大汉过来,接过东西,然后犹豫了一下问道:“管家,老爷怎么没出来啊?是不是病了?”

    这话顿时就引发了庄户们的担忧,虽然方家有两位小伯爷,可方醒才是定海神针啊!

    方杰伦一瞪眼,冲过去就是一脚,喝道:“老爷好好的在家里喝茶呢,瞎说什么?快滚!”

    “咳咳!”

    方醒在里面待不住了,再不出来,他怕庄户们人心惶惶,到时候外界会传出他要嗝屁的消息。

    “见过老爷。”

    看到方醒现身,庄户们这才安心。

    方醒负手而立,说道:“都好好的回家过年,别赌钱,别闹事,不然就收拾!”

    “爹真厉害!”

    土豆看到方醒从容的几句话,就让那些庄户们服服帖帖的,不禁崇拜的道。

    “嗯,爹厉害。”

    平安也跟着说道,两兄弟就在边上站着,看着那些庄户领东西,然后到他们兄弟这边来躬身行礼。

    这就是目前的传承,一代一代的传下去,不以方醒的意志为转移。

    传承是件大事,朱高燧‘年少’,当然不会忽略。

    等折腾完后,朱高燧懒洋洋的出去,却看到曾述一直在等着。

    “何事?”

    朱高燧打个哈欠问道。他的脸上敷着药膏,看着很是好笑。

    曾述侧身,等他走近后,这才跟在侧后方。

    “殿下,在下昨夜一宿没睡。”

    “在想什么呢?”

    朱高燧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只觉得自己的人生和此刻的天空一样,一片灰暗。

    可今天的天气不错,太阳好歹也挂在天上挥洒着不多的热量。

    曾述揉揉眼睛道:“殿下,如今陛下把许多政事都交给了太子,最可怕的是……上次孟瑛被释,居然是太子去的诏狱,陛下这是在给太子铺路啊!”

    朱高燧的身体一震,呆滞的道:“大哥这是要稳了?”

    这话里带着萧瑟和无奈之意,曾述肃然道:“殿下难道就想庸庸碌碌一生吗?看着那九五之尊的宝座上,有人高居其上,俯瞰众生!”

    朱高燧茫然的道:“昨日你让本王去挑衅那方醒,果然如你所料,方醒被禁足了,可这对本王有何好处?”

    曾述抚须微笑道:“殿下,陛下雄心不已,可却不得不服老,这才把大部分政事交给了太子,可陛下可会甘心?”

    朱高燧摇摇头道:“父皇的脾气硬的很,必然是不甘心的,只是他现在一心就等着北方的强敌来袭,然后为大明扫清这最后的祸害,不然他不会放下政事。”

    曾述笑的云淡风轻:“殿下,正是如此,所以这就是您的机会啊!”

    “什么机会?”

    朱高燧的精神一振,眼前的灰暗天空马上变得鲜活起来,连水池里的残荷也变得妩媚多姿。

    “殿下,此时太子地位稳固,陛下一心想着北方,咱们是不是可以……”

    朱高燧渐渐的回头,等听到后面时,他猛地摇头道:“不!不行!父皇太厉害了!”

    曾述脸上的微笑不变,说道:“殿下,陛下的身体刚恢复不久啊!错过这样的机会,您将永无可能去触摸那张宝座。”

    曾述的脸上带着微笑,眼神带着鼓励和诱惑,朱瞻基看着他,突然退后一步,摆手道:“不行!父皇太厉害了!不行的!”

    朱棣的杀伐果断给朱高燧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他面色苍白的道:“咱们没有军队,如何能动手?到时候就是去送死!”

    曾述压低声音道:“殿下,若是有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