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06章 年少的朱高燧
    感谢书友:“风起叶落雪”的两个盟主打赏!

    ……

    “呆呆?”

    方五愕然,贾全点点头道:“你媳妇厉害啊!说话有条有理,把刑部的吴大人都给吓坏了,赶紧叫人来查看,不然……”

    地上都躺了两人,不然什么?

    贾全笑道:“你们倒是手段高超,我……”

    “我要出去!我要去见呆呆!”

    方五猛地扑上来,双手抓住栏杆,癫狂的摇晃着。

    贾全被吓了一跳,看到方五的面色竟然带着狰狞,仿佛不出去的话,下一刻他就会疯狂,毁灭眼前的一切。

    “我要出去!贾全,求你去告诉老爷,就说我想出去见呆呆一面,然后自尽!”

    “哎!”

    痴情种子啊!

    辛老七说道:“出去吧,人是我打的,刑部应当不会为难。”

    贾全点点头,然后出去找吴中。

    ……

    “老爷。”

    方醒眯眼看着面色如常的呆呆,说道:“你如何知道他们会对辛老七和方五动手的?”

    呆呆垂眸,淡淡的道:“老爷被禁足和他们杀人被抓几乎同时发生。”

    方醒无语苦笑,黄钟更是想以手掩面。

    呆呆站在那里,白衣胜雪,面色淡然,方醒觉得就算是把刀搁在她的脖子上也无法令她动容。

    方五啊!你小子有福气!

    “回去吧,我已经派人去处置了,他们出不了事。”

    “多谢老爷!”

    呆呆福身告退,留下了两个面面相觑的男人。

    黄钟失笑道:“伯爷,在下觉得自己可以归家去务农了。”

    方醒无奈的道:“我也觉得自己可以在家专心带无忧了。”

    “哈哈哈哈!”

    两人不禁同时大笑起来,黄钟甚至都拍着扶手,笑的喘不过气来。

    “伯爷……此……此事看来是有人想要把你堵在方家庄,顺便把辛老七也给困住,只是不知道是兵戈还是想对方家动手。”

    铃铛从外面踱步进来,慢慢地走到方醒的脚边卧下,调整了几下之后,把脑袋枕在方醒的脚面上,舒坦的看着门外。

    方醒俯身摸摸它的脊背,淡淡的道:“铃铛虽然渐渐老去,可依然能够咬死那些贼子!”

    铃铛回转脑袋,蹭着方醒的手,眼神淡漠。

    黄钟起身道:“那在下就去布置一番?”

    “不必了。”

    方醒摸着铃铛的脑袋,说道:“他们若是以为困住了辛老七,就能让方家上下乱作一团,那便来试试吧。”

    辛老七作为方醒在武事上的代言人,多次征伐均有出色的表现,甚至被朱棣许以官职。

    所以外界不少人认为方醒的武功不过是前有辛老七,后有林群安,他只是个傀儡而已。

    “方五回来了!”

    方醒起身道:“他在哪?老七呢?”

    小刀尴尬的道:“五哥回来就去了家里,急得很,看见挡路的都踢飞了,最后伤到了脚。”

    “嘭!”

    方五一脚踢开房门,狂暴的情绪瞬间消失。

    呆呆正坐在窗户边,光线透过玻璃窗照进来,把她的脸一边照的近乎于透明的白皙,而另一边却是阴影和灰暗。

    放下手中书,呆呆起身道:“夫君受苦了。”

    方五向前一步,痴痴的看着她,问道:“呆呆,你是喜欢我的,是吗?”

    呆呆放下手中的书,垂眸不语,直到被方五用力的抱在怀里。

    “你是喜欢我的!你是喜欢我的……”

    ……

    “陛下,事情就是这样,那死者刑部已经查明,乃是后脑遭到重击而死,而辛老七却未击打过他的后脑。”

    吴中想起那个解剖画面就想呕吐被重击之后,那里都开始散了,可见力道之大。

    朱棣已经结束了今年最后的政事,手中拿着杯茶在轻啜着。

    放下茶杯,朱棣淡淡的道:“此事押后处置。”

    呃……

    辛老七是冤枉的呀!

    吴中只得告退,一出宫他就可以直接回家了。

    大明的春节长假,开始了!

    休假开始了,可王贵妃的忙碌才刚开始。

    安排好后宫的那些女人之后,她还得去安排朱棣。

    走进乾清宫,看到朱棣在看书,王贵妃就问道:“陛下,今年的家宴何时办?”

    朱棣随口道:“就在初五吧,那时候宽裕些。”

    过年也是祭祀密集的时候,朱棣现在大多是派遣朱高炽代表自己去,可他自己也不能偷懒,至少不能逍遥。

    王贵妃看到朱棣还是没动窝的迹象,就劝道:“陛下,宫中现在热闹,您也该出去走走。”

    朱棣点点头,然后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和王贵妃一起出去。

    到处放假,太监却没有假期。

    黄俨当然不在其中,只要朱棣不召唤,他就可美滋滋的休息几天,最多每天去朱棣的身边打个照面就行了。

    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一个小炉子让屋子里温暖如春。

    黄俨看着伸出去的烟管,轻蔑的道:“奇技淫巧!”

    “黄公公!”

    黄俨皱眉道:“何人?”

    帘子掀开,一个太监走进来,笑道:“黄公公好享受啊!咱家可是羡慕的不行。”

    “杨庆?你找咱家何事?”

    杨庆笑道:“这不是要过年了,咱家的那些兔崽子们都叫穷,想问问黄公公,今年可会多发钱粮?”

    黄俨没有放下翘着的腿,懒洋洋的道:“你收那么多养子干什么?自己找事做,活该!”

    “黄公公,咱们可是多年的老朋友,说说吧,回头请你喝酒。”

    “这个得看陛下的心情,还有贵妃娘娘的意思。”

    “果然是黄公公,咱家受教了。”

    杨庆竖个大拇指赞道:“陛下事务繁忙,还得要看贵妃娘娘的。”

    黄俨没好气的道:“你且去吧,咱家好睡一觉。”

    杨庆目光左右看看,然后趋前低声道:“这眼瞅着东边大势已定,你这些年可是得罪他不少啊!还不赶紧想个办法!”

    黄俨看看帘子,低声道:“咱家得罪他太深了,就算是去投诚也没用,不然你以为咱家是蠢货吗?”

    杨庆坐在床边,唏嘘道:“赵王没戏啊!”

    黄俨嘴硬的道:“不到最后谁知道?”

    “你可还记得陛下几次下旨给赵王的事?”

    “记得,怎么不记得!”

    黄俨眉飞色舞的道:“永乐七年,陛下下旨,说殿下年少花销大,让北平行在每年多给殿下钱钞,永乐十年,陛下说赵王年少,派了两个长史去王府,陛下……”

    “哎!”

    杨庆摆摆手,苦笑道:“永乐七年殿下多大?永乐十年殿下多大?年少?”

    黄俨瞬间呆滞,他翘着的右腿滑了下来,重重的落在床上。颤声道:“永乐七年,殿下二十八岁,永乐十年,殿下……殿下三十一岁……”

    尼玛!二十八岁被称作年少,三十一岁,而立之年都过了,还被称为年少,这个……

    杨青叹道:“陛下宠爱赵王,就和百姓宠爱幼子一般,可宠爱归宠爱,家业却不会交给幼子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