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03章 急切,送礼(双倍期间,求月票!)

第1303章 急切,送礼(双倍期间,求月票!)

    感谢书友:‘风起叶落雪’的万赏!

    感谢书友:“拾命的人”的万赏!

    感谢书友:“代表人民的名义”的万赏!

    面条送来了,上面一层肉末,还有几只剥好的大虾。

    方杰伦起身道:“慢慢吃,不够说话,老汉我叫人再给你弄。放心,方家不缺吃食。”

    等小白和平安把毛氏送出来时,庄老大已经吃了三大碗面条,看他走路的动静,分明就还有余力。

    方杰伦给方醒说了一下,方醒了然道:“看来家里不怎么好,给钱的话不大好,这样,看看他家附近有什么好做的,到时候帮衬一把。”

    等把人一送走,看到小白有些怅然若失的模样,方醒笑道:“且等过完初三,我带你回去看看。”

    “少爷,这行吗?”

    小白担心自己的身份未定,方醒陪着回去,会不会导致张淑慧不满。

    “没事。”

    方醒哄走了小白,一直等在边上的辛老七过来说道:“老爷,小的已经查到了那天刻意刁难的人,其中一个是小旗官,都交代了。”

    “那就处置了吧,全都让他们滚蛋!”

    祸害百姓的玩意儿,留着碍眼。

    看今天庄老大和毛氏的情况,十个铜板,估摸着家里要心疼好久。

    “小的去查的时候,他们的千户官想来赔罪,小的没让来。”

    方醒不置可否的道:“不用了,第一这事犯忌讳,第二,这人打蛇顺着杆子爬,可见善于钻营,不见!”

    方醒其实还有一种处置方式,那就是逼着那些犯事的人来方家请罪,可他却不愿意。

    那样的话他倒是可以在毛氏母子的面前出个大风头,可却会导致他们的心态变化。

    和气的姑爷,权利还大的没变了,以后庄家会不会变得跋扈起来?

    人心啊!经不起试探,更经不起考验。

    所以还是少弄这些破事情。

    而小白回到了自己的屋子,打开了一个外面脱漆的小箱子,把平安叫过来说道:“平安,娘给你攒了好些钱,等以后你娶媳妇了好用。”

    小箱子里全是金银,宝钞半点也无。

    小白犹豫道:“刚才娘给你外祖母布料的时候,藏了几张宝钞,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找到。”

    毛氏当然找到了!

    马车一路把他们送到洼儿村,当村里的人看到马车上坐着毛氏母子时,都新奇的跟着去了她家,一路人越来越多。

    等到了家门口时,外面已经围拢了上百人。

    庄老实想着妻儿大概还要晚些才能到家,所以正在家里整理农具和渔网,小女儿朵朵坐在边上清理渔网。等看到毛氏拎着个大包袱进来时,他随口问道:“找到香香了吗?”

    毛氏点点头,庄老实楞了一下,然后把手中的耙子一扔,人就冲了出去。

    “香香呢?香香呢?”

    外面没有香香,有的只是一马车的东西。

    “香香……”

    ……

    明天就过年了,可辛治却不得休假,作为朱雀卫的千户官,他需要带领麾下枕戈待旦,等待着宫中的命令。

    可辛治却有些坐立不安,就像是一个烟瘾发作的家伙,只差抓心挠肺了。

    在校场上转悠了一圈,辛治想通了,就去找了自己麾下的副千户,交代了些事项,然后在他们暧昧的目光中悄然走了。

    出了朱雀卫,辛治就换了便装,打马朝着城中去。

    进了城,辛治熟门熟路的找到了一个小院,敲开门后,他看都不看开门的丫鬟一眼,拿出了当年追击敌军的速度,飞快的冲进了卧室。

    卧室里,一个女人正在收拾东西,被辛治突然从后面抱起,她不禁惊叫了一声,旋即就被淹没在热情之中。

    丫鬟关上门后,回到里面看到卧室的门没关也不管,只是站在边上,听着里面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没等多久,里面消停了。

    “三娘,为夫想你了。”

    “老爷千万别说,您家里还有正头娘子呢!”

    “那个女人管她作甚!我只恨认识你晚了,咦!你这是要准备回家吗?”

    “不回家还能怎地?妾身没名没分的,幸好家父不嫌弃。”

    “别说了,从那日我把你救了之后,就再也忘不了你,你等着,等我找个错处把那个女人给休了,到时候再迎你进门。”

    “老爷今日还当值呢,赶紧回去吧。”

    “嗯,你先回家,等过完年我再来寻你。”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辛治和一个女子走了出来,那女子赫然就是那天从马车上跌落下来,被辛治救了的三娘。

    两人你侬我侬的黏糊了一会儿,辛治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辛治有些意犹未尽的一路到了城门处,恰好几辆马车进城堵住了,他有些不耐烦,也有些担心宋建然会去查岗。

    马车进来后,随后进来几骑,辛治瞟了一眼,急忙垂首,生怕被认出来。

    “伯爷这是送年货呢?”

    守门的小旗官笑嘻嘻的问道,还顺手推了刚起速的马车一把。

    方醒微微颔首,辛老七扔了一串铜钱过去,喝道:“大过年的你们也辛苦,拿去喝酒,只是别去折腾那个小民。”

    小旗官接住铜钱,笑道:“肯定不会,肯定不会。”

    前几天五城兵马司才被收拾了十多人,据说胆子很大,在城外巡查的时候,拦住了兴和伯家里二夫人的娘家人要好处。

    等方醒走后,小旗官唏嘘道:“那些人也是自找的,兴和伯算是大肚,否则没一个有好果子吃。”

    一路进了宫中,婉婉已经在等着了。

    “方醒!”

    看到婉婉欢快的跑过来,方醒莞尔道:“看看吧,喜欢什么你先挑。”

    大过年的来给皇家送礼,而且是毫不加掩饰的几辆马车,这在大明绝无仅有。

    婉婉没翻,她矜持的接过礼单,年纪不大,却生出了些雍容之态。

    可等她看了礼单之后,矜持马上就灰飞烟灭了。

    “小狗?”

    婉婉两眼放光,方醒笑了笑,从鼓鼓囊囊的怀里拎出一只小狗来。

    “这是土狗,送你了。”

    小狗看着很萌,还有些可怜兮兮的。

    “我的?”

    婉婉小心翼翼的捧着小狗,面对面的用额头触碰了一下,然后小狗就有些怕了,呜咽着。

    “哎呀!”

    婉婉担心小狗掉下去,就抱着捂在胸前,欢喜的道:“方醒,要喂它吃什么?”

    少女雀跃的模样让人心中莫名的愉悦,方醒说道:“它刚断奶,喂些稀粥,这事你无需多管,叫那些人去问养狗的就是了。”

    分出大部分年货交给朱棣的人,方醒和婉婉去了太子那里。

    一到冬天,朱高炽几乎就不想动弹,而且特别想吃。

    听说方醒送来了年货,今日无事的朱高炽就说道:“本宫坐了许久,该去走动走动了,不然婉婉看到又要说嘴。”

    咳咳!

    侍奉他的人都面无表情的垂眸,等朱高炽被人扶着出去后,这才相对偷笑。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