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02章 小白的娘(求保底月票!)

第1302章 小白的娘(求保底月票!)

    感谢众筹的诸位书友,第三十四、三十五、三十六位盟主,感谢大家!

    “老爷,外面有人说是二夫人的母亲。”

    方醒正抱着刚睡醒的无忧逗弄,闻言愕然道:“小白的母亲?”

    木花点头,看向小白。

    小白本是在和张淑慧一起算账,方家的产业年底盘账。

    算盘那清脆而有节奏的声音戛然而止,小白茫然的低头。

    张淑慧霍然起身道:“夫君,见一见吧,妾身去厨房看看。”

    小白当年是被卖进方家的,所以家境肯定不好,张淑慧留在这里的话,难免会对以后的相处造成些障碍。

    方醒点点头,然后说道:“把她请进来。”

    等木花出去后,方醒握着小白的手,低声道:“是与不是看看就知道了,是的话你也别纠结,终究是你的母亲。”

    小白反握住方醒的手指头,茫然的道:“少爷,我……我怕!”

    从小被家人卖了,那种惶恐和无助方醒能理解,他劝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先见见吧。”

    没等多久,木花就进来了,随后,一个身穿一件多处补丁棉衣的女人走进来。

    方醒注意到了她的手,粗糙,非常粗糙,还有就是脸,看着干巴巴的。

    这女人一进来就盯住了小白,然后那双被风吹得发红的眼睛就流下泪来,喊道:“香香,你是香香!”

    小白的手在颤抖,她的嘴唇蠕动着,张合几次,突然就哭了。

    方醒起身,悄然走了出去。

    要过年了,主家出手大方,丫鬟和小厮们走路都带风,万万不敢在这个时候出错。

    方醒蹲在水池边上。天气冷,几只大鹅也不愿意下水,反正有的是吃食,所以水池显得冷冷清清的。

    “呜呜……”

    听到这压抑的哭声,方醒没法呆了,就负手去了前院。

    等到了前院,方醒看到方杰伦正陪着个大汉在闲聊,那大汉显得有些拘束,手脚没处放的那种拘束。

    看到方醒过来,方杰伦就笑道:“老爷,这人说是二夫人的大哥,叫做……叫做什么?”

    大汉看到方醒后,脸上就见汗了,看那模样想跪,方杰伦赶紧提醒道:“别乱跪啊!一跪规矩就乱了。”

    大汉垂首道:“小的,小的叫庄老大。”

    方醒看到他紧张,就和气的问了他家里现在的情况。

    “家里现在还有个老二和我爹在家。这次是……是娘想香香了,家里存了好些年的钱,就想来看看……看看……”

    方杰伦看了方醒一眼,干咳道:“那是二夫人,你们还想着赎身?”

    方杰伦很稳重的没有把平安小伯爷的身份说出去,虽然也有可能对方知道。

    庄老大一听就愣住了,脱口而出道:“不是丫鬟吗?”

    方醒看似漫不经心,可一直在观察着他的神色。

    “不是。”

    方杰伦没好气的道:“当年卖了人,现在后悔了?”

    庄老大点头道:“嗯,家里只是担心香香已经被配人了,所以就我和娘先来看看。”

    这是个老实人,方醒看到了一双同样粗糙的手,就问道:“在家里是干啥营生?”

    “种地,捕鱼去卖。”

    庄老大赧然道:“我爹说当年卖了香香后悔,就带着我们两兄弟拼命的种地,还去捕鱼,就想着哪天能把香香带回家去。”

    “那你们可娶妻了?”

    庄老大看着二十七八岁了,方醒这话问的让方杰伦直想翻白眼。

    “没!”

    方醒点点头道:“杰伦叔带着他去烤火,顺便叫花娘弄一碗面条给他。”

    方杰伦应了,然后带着庄老大去自己家,边走边说道:“没娶媳妇,这还算是有良心,且跟着老汉我去,让你吃一碗皇宫里都吃不上的面条。”

    方醒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进了内院。

    等进了内室,就看到小白正把平安往那女人的身前推,而那女人正满脸慈爱的伸出手去。

    “姑……老爷。”

    看到方醒进来,小白的母亲就拘束了。

    “别叫老爷,您叫姑爷也是一样的。”

    “姑……姑爷。”

    毛氏没想到方醒居然这般和气,她吸吸鼻子,然后堆笑道:“姑爷,这些年香香给您添麻烦了。”

    “不麻烦。”

    方醒简单的说道:“平安挂着个新丰伯的爵位,只等他长大些就能接手,你们是亲人,多走动,别怕。”

    方醒不怕极品亲戚,那种所谓的极品亲戚缠着不放,束手无策的故事纯属扯淡。

    哪怕你是岳丈岳母,可你一个百姓想去和勋戚纠缠?不说别的,只需给当地的官府,甚至都不用官府,只需给当地的里甲些好处,自然会收拾的他一家子乖乖的。

    毛氏一听就愣住了,那身体在抖动着,显然小白刚才并未告诉她此事。

    哎!敏感的女人啊!

    小白大抵是有些抵触情绪,还有些但心。

    方醒看到平安站在那里有些发蒙,就说道:“平安,那是你外祖母。”

    平安正儿八经的躬身作揖道:“见过外祖母。”

    “哎!这如何使得!如何使得!”

    被一个未来的新丰伯叫做外祖母,毛氏激动的都语无伦次了。她摸索了半天,摸出个荷包,打开后取出一块麦芽糖,招手道:“平安可吃糖吗?”

    平安犹豫了一下,看了方醒一眼,见到方醒的眼中都是鼓励,就过去接了麦芽糖。

    这时木花进来禀告道:“老爷,夫人说她要进城去娘家一趟,没法招待亲戚,请老爷恕罪。”

    方醒说道:“无事,既然这样,叫厨房准备吧。”

    毛氏霍然起身就想回家,方醒说道:“既然来了就别急着回去,让小白陪您吃顿饭,然后家里出车把你们送回去。”

    毛氏还在惶恐,小白说道:“娘,无事的,就算是住一晚也使得。”

    “那哪行,你爹在家里不得急疯了?”

    毛氏显然有些慌,不好拒绝小白,就说道:“前几日我和你大哥来过,在外面看了许久没敢进来,回去的时候正好开遇到巡查的,要盘问,还说要拉到五城兵马司去,最后给了十个铜钱才放人呢!”

    咦!方醒首先反应过来的是庄家离北平城不远,第二个就是那些敲诈的军士。

    给了木花一个眼色,方醒就出去了。

    本来方醒想陪庄老大吃饭,可大家刚见面,估摸着要是他在的话,庄老大连筷子都拿不稳。

    到了厨房,看着水缸里都是鱼,架子上摆放着不少干货,方醒看着没多大胃口,就让花娘给自己弄了一碗什锦炒饭。

    还没吃完,木花就来了,低声道:“老爷,他们住在洼儿村,离城只有五里地,三天前进的城。”

    方醒点点头,然后扒拉着米饭,赞道:“花娘,你炒饭的功夫越来越好了。”

    花娘正在炒羊肉,闻言就笑道:“老爷平时可不爱吃炒饭,下次我就加些虾粒和咸肉丁进去一起炒,想必味道更好。”

    “好!”

    方醒把碗放下,说道:“准备半片猪肉,还有一只羊,鸡鸭也准备七八只,大米和面粉都要,到时候给他们装车一路带走。”

    花娘应了,然后吆喝着春生来搬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