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00章 贪心不足,河边湿鞋
    祝贺书友:“陆行者侧峰”成为本书第三十三位盟主!

    感谢教主!

    ……

    清晨,百官刚好在路上。

    最近朱棣喜欢在奉天殿御门听政,一边听政,一边看着那些匠人在奉天殿的地上挖坑埋铁棍。

    天气已经很冷了,骑马的官员们被风吹的鼻子发红,脸上都没了感觉。

    这时候的大明根本就不缺马,北方的马政已经被朱棣给废除了,所需战马全部从草原购买。

    至于轿子,这年头连文官都得跟着去北征,你还想坐轿子?

    一溜儿官员缩着脖子策马而行,快到皇城时,看到一队人马冲过来。及近,有认识的就低声道:“是东厂的人!”

    马蹄声响彻长街,战马和人呼吸出来的白气在空气中纠缠了瞬间,然后慢慢消散。

    “这是谁要倒霉了?”

    大清早还没上朝就抓人,皇帝越发的喜怒不定了。

    今天的早朝朱棣又开始了咆哮,目标直指百官。

    “……商贾可鄙,可你等更无耻!”

    “此后但有收取商贾好处的官吏,不分大小,杀!”

    一直等散朝后,百官这才知道原因。

    “勾结城防,私自在夜间进出京城,胆大包天啊!”

    “可别人也有过啊!”

    “别人?你没看有些勋戚都留下来没走吗?这是要请罪呢!”

    “啧啧!这是被引出来的?还是陛下准备借机敲打。”

    当方启元一家子被绳子牵着走在街上时,所有人都知道了来处。

    豪商无国!

    瞬间方醒说过的话就回荡在所有人的脑海之中。

    而那些豪商们今日都没敢出门,只是派出家人去打听消息。

    “老爷,方启元昨夜违禁出城。”

    “为何?他不会发疯出城,必然事出有因。”

    钱东来焦虑不安的问道。

    “老爷,据说他是去了大市场,然后被人当场拿获。”

    卧槽!

    钱东来只觉得浑身发寒,他挥挥手赶走了家丁,然后一头钻进了卧室不出来。

    等他的妻子进去一看时,差点被吓晕,赶紧叫人去请郎中。

    “别……别去!”

    床上的钱东来盖了好几层被子,可身体还在瑟瑟发抖。

    他喝住妻子后,喘息着道:“去!去问问其他人,问问王满和陈都赢他们。”

    “老爷,问啥?”

    钱东来的脸扭曲着,冷汗直流,“就说……就说我请他们吃饭,对,吃饭,他们肯定懂的。”

    这一去就是一个多时辰,钱东来也起床了,只是脸色惨白,走路脚软。

    “你们别扶着我,回去!”

    到了书房的门外,钱东来不愿意露怯,就喝退了两个丫鬟,然后慢慢的走进去,几乎是一步步的挪动。

    可等进了书房,看到面色比自己还白,身体还在发抖的几个商人之后,钱东来奇迹般的站稳了,而且也自如了。

    “老钱!什么章程?”

    王满已经起不来了,就瘫坐在椅子上问道。

    而陈都赢更是不堪,放在扶手上的手都在止不住的在颤抖。

    钱东来坐下后,深呼吸几次,说道:“方启元是被人引过去的,有人在给他下套!”

    “这是要对咱们动手了吗?”

    “不对!”

    王满狐疑的道:“是东厂的人去抄的家,东厂动手还要设局吗?”

    几人面面相觑,觉得这话再精辟不过了。别说是东厂,就算是有些没落的锦衣卫也不会这么寒酸,还需要设局。

    “他们抓人是直接抓,就算是找不到证据,他们随身都带的有,找个地方一搁就行了。”

    “那咱们怎么办?难道坐以待毙吗?”

    ……

    “只是钓鱼罢了,估摸着不少人都被吓坏了。”

    方醒笑着把朱棣的交代告诉了朱瞻基。

    “陛下对商贾一直抱着警惕心,所以让我试探一下,若是他方启元不买那些玻璃,不违禁出城,自然什么事都没有。”

    朱瞻基笑道:“你说人心最经不起试探,果然如此。”

    方醒也很无语,昨晚他以为方启元不会去的,没想到……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贪得无厌者终究会失足!

    朱瞻基有些兴致勃勃的问道:“那他是怎么想的呢?”

    ……

    半个时辰后,两人进了东厂,受到了孙祥的热烈欢迎。

    “殿下,这里是刑讯房。”

    孙祥带着他们走到了一个大房间的外面,然后又准备去下一处。

    “方启元在吗?我想见见他。”

    孙祥一怔,然后强笑道:“殿下,要不您在前面奉茶,臣这就带他过去。”

    朱瞻基说道:“不必了。”

    这是要见识一番东厂的刑罚吗?

    孙祥向方醒投以求助的目光,方醒却笑了笑:“见见也没什么。”

    可等推开房门后,那股子说不出的腥味让方醒都差点想呕吐。

    “给!”

    方醒给了朱瞻基一块姜糖。

    里面很大,中间还用柱子支撑着。而在周围摆放着的刑具都带着黑褐色,一看就是开张许久了。

    那些正在拷问的番子看到居然是朱瞻基来了,急忙行礼。

    方启元和他的管家两人被绑在柱子上,全身赤果,有些利器造成的伤痕,鲜血流了一身。

    “殿下,小的有罪!小的有罪啊!”

    方启元前段时间才在方家的前厅外见过朱瞻基,所以此刻他就像是捞到了救命的稻草,嘶喊道:“殿下,小的愿意献出全部家产,小的还知道不少人的密事,小的……”

    “闭嘴!”

    方醒冷喝道,然后上前问道:“说说吧,你为何敢接这个生意,还冒险出城。”

    方启元惊惧的道:“小的只是侥幸,没有别的心思。”

    “就是侥幸?”

    “是,小的去了户部没拿到货,想着生意却不能停,所以就……”

    “没有别的?”

    朱瞻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居然有人会凭着侥幸心理做事,而且还是多次。

    方醒懒洋洋的道:“说穿了就是侥幸加贪婪,孙公公,他家中的财物值多少?”

    孙祥的心跳了一下,然后说道:“目下还在清点,至少二十万贯,这还没算他押在户部的那些宝钞。”

    “看看!二十万贯,够你一家子逍遥了,还去冒着杀头的危险出城,这是什么?贪婪!为了金钱你们什么都敢干!”

    朱瞻基有些失望,他毕竟年轻,对人性的认识不够深刻。

    两人出了东厂,朱瞻基若有所思的道:“贪婪,谁都贪婪,比如说军中,有人为了功劳而冒险去刺探敌军,有人为了保命而选择了沉默,都是贪婪,只是看用在何处。”

    升官发财,这些都是贪婪,只是看你把自己的贪婪用在何处而已!

    等回到方家庄,看到主宅外面跪了一溜的商人,方醒怒火冲天的令人赶出去。

    “打出去!”

    家丁们手持棍子,驱赶着这些商人,方醒大步进家,骂道:“这是想置我于不义吗?都打出去!”

    而被赶出方家庄后,这些商人的惶恐加剧,于是简单的商议几句,各自回家去收拾财物。

    等户部的门口被马车给堵住了之后,夏元吉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些商人都被吓坏了。

    “你等的财物只要是正正经经赚来的就无事,户部不要,都回去吧。”

    说实话,看到那些财物他是动心了的,只是却不能开这个头,否则就是杀鸡取卵。

    钱东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含泪道:“夏大人,您多少收一点吧,否则小的不敢回家啊!”

    “夏大人,我等都是正正经经…哦不!也曾占过小便宜,您看要不收一半?”

    这是隐晦的承认自己曾经靠着见不得人的手段赚过钱。

    夏元吉和颜悦色的道:“本官说了,正经经商,朝中不会干涉,不正经的,自己算清楚,老实交代,这才是出路。”

    没多久,户部就变成了东厂,只是无需用刑,一堆被吓坏的商人就主动交代了自己那些狗皮倒灶的事。

    而后夏元吉也不敢处置,就带着供词进了宫。

    “有贿赂官吏的,有私下走货偷税的,一帮子……罢了,罚!”

    对于主动交代的人,朱棣总是有些宽容,而且他相信,经此一次打击之后,这些豪商们起码得老实十年。

    而若是都抓了,大明的商业将会进入一个低潮,人人自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