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99章 兵法有云:引蛇出洞(兄弟姐妹们,月票再不投就作废了。)

第1299章 兵法有云:引蛇出洞(兄弟姐妹们,月票再不投就作废了。)

    祝贺书友:“疯阅青九”成为本书的第三十二位盟主,节后加更。望谅解。

    ……

    快过年了,那些而有些身家的人家都会豪奢一把,把家里的窗户换成玻璃的,这样坐在家中亮堂,一家老小都欢喜。

    还有镜子,买不起大的就买小的。

    所以北方的一帮子玻璃商人都欢喜无限,每日就去户部讨要货物。

    年根的户部忙的脚不沾地,夏元吉一听此事,就说道:“告诉他们,今年的定额已经给完了,要货且等明年。”

    当初定下了时间和货物的数量,所以夏元吉觉得这些商人真是贪得无厌。

    “我们大人说了,今年的定额你们已经用完了,明年再来!”

    方启元和钱东来等人面面相觑,然后摸了几张宝钞出来递给传话的小吏。

    小吏非常熟练的收进了袖子里,干咳道:“大人觉得你们太贪婪了,所以都收敛些,按照规矩来。”

    方启元弯腰道:“多谢大人了。”

    回过头,这些玻璃商人都满脸的沮丧。

    钱东来等小吏进去后,遗憾的道:“各地都在要货,运河也争气,还能走船,可这……哎!”

    “都各自回家吧,算算账,然后好好的准备过年!”

    回到家中,方启元唉声叹气的喝了顿闷酒。

    对于商人来说,眼看着有赚大钱的机会却不能出手,真的是能闷死。

    等喝的微醺的时候,外面来了个以往有过交易的小商人求见。

    “让他进来。”

    方启元只觉得一肚子的苦水,却找不到人倾诉,但是骂一顿也行啊!

    “见过方掌柜。”

    来人笑嘻嘻的躬身行礼,方启元就喝骂道:“你这个畜生,上次拿了我的货就跑,拖了三个月才回款,这是想作死呢!”

    来人无奈的道:“方掌柜,在下也是被人给拖住了呀!这不拿到钱就给您送来了,不过今日在下来此是有一笔买卖,就问方掌柜敢不敢做!”

    “什么买卖?”

    方启元一听就不屑的道:“你这边能有什么买卖?”

    这人看看左右,方启元就让丫鬟退下。如果这人所谓的买卖不靠谱的话,他绝壁会把今天在户部的郁闷发泄在他的身上。

    这人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摸出一块东西来,方启元看到后就准备喝骂。

    “方掌柜,这个可不是工部那边造出来的玻璃!”

    这人挤眉弄眼的把这块玻璃递给方启元:“您看看,这货色能卖不?”

    方启元接过玻璃,先用手掰掰,然后又举到眼前看了看。

    “方掌柜,怎么样?”

    这人得意的问道。

    方启元的眼中露出贪婪之色,问道:“谁的手笔?”

    “抱歉了方掌柜,这事不可说,不小心就会掉脑袋!”

    方启元再次验证了玻璃,说道:“不大透光,不过比以前的琉璃好了许多,货有多少?”

    “哈哈哈哈!方掌柜,货很多,那人曾经在方家做事,后来机缘巧合看着他们弄过玻璃,出来后就在乡下找了个地方自己弄。现在货全都在大市场里面的一个店铺里,不过方掌柜,白天可不敢出货,你懂的。”

    这人突然一把抢过玻璃,退后几步道:“方掌柜可想好了,若是不愿意,还请保密,否则在下可知道方掌柜以前的几桩密事,到时候鱼死网破也在所不惜。”

    方启元眯眼道:“我最少要见到一箱货,否则别做梦!”

    “好说!不过方掌柜能出什么价钱?”

    “户部的三成五。”

    “太少!”

    “不少了!”

    “你拿了我们的货还不用交税!所以方掌柜,再加些吧!”

    “罢了……”

    ……

    时间到了晚上,方启元看着身前的一箱子玻璃,犹豫再三,最后起身道:“罢了,老夫亲自去一趟。”

    管家担忧的道:“老爷,夜禁呢!”

    方启元不屑的道:“夜禁只是对那些百姓罢了,有门道的谁没有出城的渠道?我是怕他们被人给骗了,不去不行啊!”

    于是管家带着家丁陪着方启元出门,几人专门走小巷子,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一段城墙处。

    “方掌柜这是要出去?”

    一个百户官下来问道,看那神色,对这种事分明是经手了许多。

    方启元点点头,然后近前,隐蔽的递了一卷宝钞过去。

    百户官只是用手掂量了一下重量,就不满的道:“方掌柜,陛下可是恢复了,做这事的风险太大,这钱不够啊!”

    这人是方启元最近发展起来的关系,所以他马上就说道:“王大人,现在钱也不好赚啊!这样,回头我叫人送一车年货过去,你看可好?”

    百户官不耐烦的道:“谁稀罕你的年货,这是想腐蚀本官吗?去吧!”

    方启元笑了笑,拱拱手就上了城墙。

    城墙上已经准备好了吊篮,方启元熟练的坐进去,还对管家说道:“我先下去,让他们后面马上下来,不然中了埋伏怎么办?”

    “知道了老爷。”

    于是吊篮连续上下了几次,把方启元和几名家丁给放了下去。

    黑暗中,方启元叫家丁扶着自己,然后急匆匆的往大市场跑。

    大市场属于城外,管束并不严。一阵小跑后,方启元双手撑在大腿上,气喘吁吁的站在铁轨上休息,然后就看到对面走来几人。

    “你们特么的也不知道在外面接应一下,我……”

    “我……”

    这里每家商铺的外面都挂着灯笼,当那几人渐渐的走近后,方启元一个机灵,然后马上堆笑道:“你等是谁?”

    “你见过我四次,第一次是在拍卖玻璃经销权的时候,第二次是在方家庄,第三次还是拍卖,而第四次不远,就在那个范金家,我陪着老爷去的,你忘记了吗?”

    “老爷,快跑!”

    几个家丁一看就知道是中了埋伏,马上转身就跑,其中一个有些良心,临走前喊了一嗓子。

    可方启元却原地不动,任由小刀过来把他踹倒在地上,然后用绳子捆了双手。

    这时周围商铺里传来了狗吠声,还有人在呵斥着,让狗安静下来。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你叫个毛线啊叫!要是把贼人引来,老子宰了你吃狗肉!

    辛老七站在原地,看着那几个家丁消失在黑夜中也不管,问道:“其他人呢?”

    “没动静,那个钱东来倒是犹豫了一下,后来还是推拒了。”

    “算他们的命好!”

    “跪下不杀!”

    这时不远处传来呼喊,辛老七招招手,一辆马车就来了。

    “把人带到聚宝山卫去,消息马上送进城。”

    方五马上应了,然后上马往城门那边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