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97章 杀人震慑
    感谢书友:“陆行者侧峰”的两个万赏!

    感谢书友:“?飞花”的万赏!

    感谢书友:“疯阅青九”的万赏!

    ……

    武学中,当看到只是柳升一人站在高台上时,大家都知道,武学负责人的人选终于定了。

    柳升不爱冒头,说话也简单。

    “陛下说了,希望下次北征时能带上你们,所以,一切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杀!”

    学员们随着哨声奋力刺杀,教官们手持大棍子在边上盯着。

    吴跃觉得自己倒霉催的被安排来当教官,他站在队列的前方,喝道:“别想着火枪就能横扫一切,告诉你们,当年北征时,马哈木的精锐曾经突入阵列,当时还是聚宝山千户所的我部战死一百三十余人,所以努力的练吧,否则失去了优势,你们就是待宰的羔羊!”

    柳升在上面说道:“火器部队必须要搭配骑兵使用,否则一旦被突破,很难挽回。”

    ……

    而在玄武卫,聚宝山卫进驻了十多名教官。

    “阵列很整齐!”

    吴跃部的副千户官秦弟年夸赞了一句,边上的陈德却摇头道:“都是花架子,出去丢人!”

    “哔哔哔!”

    随着哨声,阵列轮转起来。

    一排排的军士依次举枪,瞄准,扣动扳机,随即后退装弹。

    一系列的动作完成的行云流水,让人找不到一点儿瑕疵来。

    可秦弟年却摇头道:“动作不错,可惜却是死水一潭。”

    他知道自己遇上麻烦事了:“陈大人,这些军士都是老油子,下官在他们的身上看不到一点儿兴奋或是紧张的情绪,只看到了麻木。”

    陈德身体一震,仔细看去。

    果然,在那些军士的脸上你看不到一点精气神,全是麻木,甚至还有不耐烦。

    “这样的军队,陈大人,很麻烦,下官宁可去操练新兵,也不愿意来接手这些老油子。”

    陈德点头道:“麻烦秦大人了,需要什么东西和支持,只管说,本官感激不尽。”

    秦弟年叹息道:“兴和伯点了下官的将,再难也得尽力,只不过陈大人千万别心疼啊!”

    陈德坚定的道:“打死勿论!”

    在北征时,当看到自己的麾下被溃兵冲散,陈德那一刻都已经拔出刀来,准备自刎谢罪,幸而被挽救。

    所以他对这些人是恨意满满,恨铁不成钢。

    秦弟年狰狞的道:“那下官这就开始了啊!”

    陈德退后一步,看着秦弟年走上前去停止了操练。

    “站好!都站好!”

    秦弟年看着这群老油子,冷笑道:“别不服气,在本官的面前,你们都是垃圾!无可救药的垃圾。若不是陛下还对你们抱着一点儿希望的话,玄武卫已经没有,没有了!”

    那些脸依然是麻木,秦弟年想到了来前方醒的交代。

    都是一群老油子,没了魂魄,这样的军队必须要重锤敲打!

    “果然是没有廉耻的垃圾!”

    秦弟年退后一步说道:“陈大人,准备镇压吧!”

    陈德点点头,然后挥手,号角长鸣,旋即一队骑兵出现在了营地外面。

    那些麻木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慌张,秦弟年冷笑道:“千户官出列。”

    五个千户官出列,秦弟年喝道:“打,从第一排开始,每人十记耳光!然后挨打的顺着后面打下去,其他人盯着,若是有人留手,重罚!”

    卧槽!

    这个手法让陈德都不淡定了,可想起自己的许诺,他咬牙道:“打!谁敢不打,本官亲自来收拾他!”

    “啪!”

    军令一下,不打就是罪!

    五名指挥使顺着第一排扇耳光,那些被打的军士显然是有些懵逼,有的人还感到了屈辱,眼中愤恨。

    “你们既然不要脸,那便打,把脸打肿了,打烂了都不可惜!”

    这支军队没有自己的魂魄,北征一败之后,更是失魂落魄,半点军心也无。

    而要想重振军心,鼓励是没有用的,所以方醒就想到了屈辱,看看能不能让这些人重新振作起来。

    “啪!啪!啪……”

    被打的第一排军士转身,却犹豫了。

    还有救!

    秦弟年点点头,喝道:“打!”

    马上有教官拎着大木棍冲过来抽打。

    于是耳光继续,渐渐的增加了许多力道。

    “啪!”

    打到第三排时,刚抽了一耳光,有个军士就一脚踢翻了抽自己耳光的同袍,喝道:“打尼玛啊打!哪有这样练兵的?弟兄们,这是在羞辱咱们!”

    顿时有人就在后面响应道:“对,整个大明都没有这么练兵的!”

    “再打咱们可还手了啊!还不赶紧滚回去!”

    阵列开始散乱了,人群中不断有人在叫嚣和挑拨着,乱哄哄的。

    这个时候只要有人点一把火,马上就会炸营!

    秦弟年狞笑道:“陈大人,还等什么?动手吧!”

    陈德没有犹豫,喝道:“指出闹事之人有赏,隐瞒不报者重罚!动手!”

    营门口的骑兵马上就冲杀过来,他们的手中拎着棍子,杀气腾腾。

    那些军士看到这个阵仗,马上就乱了,顿时跑的满校场都是。

    骑兵挥舞着大棍子抽打着,兜着圈子把这些乱兵驱赶到一处。

    秦弟年拔出刀来走过去,一把揪住一个百户官问道:“刚才何人闹事?”

    百户官茫然的摇头,秦弟年嘿嘿的笑道:“果然是嘴硬,以为本官不敢杀人吗?”

    刀光一闪,人头落地。

    寂静!

    刚才还在喧闹,以为这只是个小事的玄武卫将士们都呆滞了。

    真杀人了?

    谁见过教官杀人的?

    尼玛!全大明都没有!

    就算是某人犯了军律,自然按照规矩处置。

    可尼玛居然直接就杀人了,而且啥罪名都没有。

    秦弟年收刀,然后不顾尸骸的头颈处还在冒血就开始剥这百户官的衣服。

    杀了还要羞辱吗?

    “你想干什么?!”

    一个军士忍不住喝道。

    秦弟年不搭理,几下把这人的上半身给剥光了,然后指着他的胸前道:“果然是老油子,身前一道伤疤也没有!”

    回过头,秦弟年冲着一脸铁青的陈德问道:“陈大人,一个军士要升到百户官,需要经历不少战阵厮杀吧?”

    陈德点点头,这是明初,大明时时对外征伐,想升官简单,拿战功和人头来换!

    秦弟年把尸骸翻过来,指着背后的一道刀疤笑道:“果然是逃跑无敌,这等人是如何当上百户官的?”

    “他武艺高超!”

    有人喊了一嗓子。

    “超尼玛!”

    秦弟年骂道:“战阵之上哪来的武艺,这等话谁教你的?说!”

    战阵之上的个人武勇作用不大,在一排排的敌军冲击之下,再好的武艺也是白搭。

    秦弟年猛地撕扯着自己的衣服,最后赤果着上半身。他指着前胸和小腹的几道伤疤说道:“这些都是本官南征百战的功勋证据!”

    他的胸腹处其实还有不少伤疤,不过很细微,不靠近看不见。

    转过身,秦弟年说道:“可有伤疤?”

    光溜溜的后背证明了他的悍勇,现场鸦雀无声!

    秦弟年也不穿衣,就这样说道:“刚才谁在闹腾,站出来还能保命,若是被别人指证,本官保证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十息!”

    秦弟年喝道。

    马上有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大概担心赶不上时间,就喊道:“小的认罪!小的认罪!”

    渐渐的,人群中多了骚动,十多人都在高喊着有罪,然后人群散开通道,他们一一走出来。

    “打!每人三十棍!”

    军中的杖责和宫中的可不一样,若是那日给孟瑛行刑的是军中人,他此刻肯定还在床上。

    边上是噗噗噗的杖责声,秦弟年说道:“刚才没有抽耳光的继续,不愿意挨抽的就出来,陈大人自行处置。”

    没人出来,于是扇耳光的声音响彻军营,蔚为壮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