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94章 哀民生之多艰
    感谢书友:‘horae1’的两次万赏!

    感谢书友:‘疯阅青九’的万赏!

    小吏,在上官的眼中就是夜壶,可供利用,也可以拿来背锅的夜壶。

    但这个夜壶的外快不少,所以虽然地位低下,却让人趋之若鹜。

    金陵。

    “田田,在药铺不好吗?去干小吏,爹担心……名声坏了呀!到时候孩子怎么办?”

    杨田田的气质沉稳,他看了一眼抱着儿子的妻子苗二妹,说道:“爹,现在国朝只要做得好,小吏也能上升,这是兴和伯说的,光凭着一个进士的头衔就想为官做宰,那是笑话!”

    自从杨田田去了金陵城中的严家药铺之后,杨家的条件就慢慢好了许多。这不连杨田田的妹妹都穿上新衣服了。

    “爹,我学了兴和伯的科学,还经常去书院请教,那些先生都说我的长进很大,所以这次是个机会,我只要站稳了脚跟,以后谁都无法把我赶出来。”

    “有把握吗?”

    杨大冲着花花招手,把她揽在怀里,对杨田田的媳妇苗二妹说道:“你也说说。”

    苗二妹抱着一岁的儿子,想了想,说道:“爹,这是夫君的一个机会,毕竟咱们家没有本钱去开店铺,夫君也不可能一辈子为别人做事,所以媳妇是赞同的。”

    杨大抱着小女儿,沉吟良久,最后叹道:“好吧,田田连儿子都有了,我这个当爹的也不懂那些东西,不过兴和伯他老人家说的总是对的,你去吧,把媳妇带去,孩子我和你娘带着。”

    杨大的通情达理是杨田田没有预料到的,他本以为要花费一番功夫才能成功,没想到几句话就成了。

    “爹,二妹就留在家中照顾您和我娘,我在衙门里有假期就回来,苦熬几年,总能找到办法。”

    杨田田有些惶恐,跪在地上说道:“爹,我出门在外就是不孝,若是二妹还跟着走,那我还有何面目去学科学?不忠不孝之辈,没脸见人。”

    杨大脸上的皱纹更深了,说道:“你且去,等站住脚之后,你媳妇和孩子都跟着去,我跟你娘就带着花花种地,一年能有不少结余,到时候给你们送去。”

    杨田田坚定的摇头道:“爹,我若是能立足,到时候咱们家就把田地给租出去,一家子到城里去住。”

    “哎!你这孩子……”

    ……

    上元县隶属应天府,周围有孝陵,有巫山。北边是长江,东南秦淮河流过,甚至还有玄武湖,当真是得天独厚。

    这里因为水源丰富,所以商贸发达,田地不少,堪称是金陵的精华部分。

    也就是说,上元县实际上就相当于是应天府的直辖县。

    俗话说三生不幸,知县附郭,三生作恶,附邻省城。

    上元县就是这样,而且金陵比什么省城厉害多了,一套小朝廷就蹲在那里,整日百般无聊,上元县得小心点,免得被抓到错谬。

    袁杰对上元县知县的职位很不满意,他宁可到下面去担任一个中县的县令,也不乐意留在这里。

    “今年的秋税不容乐观呐!”

    袁杰唏嘘着,县丞张迈苦笑道:“大人,上元县最多的就是权贵,陛下一迁都,他们的田地谁敢去收秋税?”

    袁杰无奈的道:“本官也给应天府说了,可他们才不会理睬咱们的难处,只知道要秋税,算了,派人下去催催,做个样子也好。”

    张迈点头,出去交代,等回来时就笑道:“新来的一个小吏被人给蒙了,带着两个衙役下去收税。”

    袁杰也笑了,说道:“罢了,给个教训也是好事,让县衙的上下人等看看本官的难处,免得到时候上官呵斥,他们还以为是本官无能。”

    那位新来的小吏就这样带着两个衙役出发了,一路到了那一片良田的边上。

    “大人,这里都是勋戚们的田地。”

    两衙役不怀好意的看着杨田田,其中一个鼓动道:“大人,这一片的秋税都没交,若是能拿下来,大人您最少能连升三级。”

    杨田田看着一眼看不到边的良田,笑道:“二位大哥这是要坑我呢?若是我真去收,别说官升三级,那得下三层地狱吧。”

    二人看到忽悠不了杨田田,就相对一视,其中一人笑道:“大人,这一片良田的主人都跟着陛下去了北平,只是那些管事却越发的跋扈了,袁大人在他们的面前都没座位。”

    勋戚跋扈,这个是国朝的老大难问题。

    杨田田并不认为自己有为民请命的能力,所以他看了看,然后就带着人去了乡间。

    金陵其实算是一块宝地,所以历朝历代对此都很重视。

    “大人,这是小桥村,村里有三户人家没交齐秋税。”

    眼前是个几十户人家的村子,房屋看着破破烂烂的。村头有两个孩童在爬树玩耍,看到杨田田三人,吓得赶紧下树。

    “慢些!”

    杨田田的喊声反而让孩子更慌了,一个孩子手一滑,就从树干上摔下来。他连屁/股都不敢拍,一瘸一拐的就往村里跑。

    等到了村里后,杨田田发现家家户户都关着门,外面一个人都没有,连只鸡都没有。

    想起自己家所在的村子收秋税的情景,杨田田郁闷的道:“都怕了呀!”

    “大人,这些……都是刁民!”

    刁尼玛!

    杨田田自家就是种地的,对收税的那些门道清楚的很。

    三人到了一户人家的外面,一个衙役喊道:“田老大!开门,收秋税了!”

    里面没人应声,另一个衙役上去就是一脚,然后单脚在地上转圈,疼的不行。

    这时隔壁家的听到是来收秋税的,就在家里喊了一声:“大人,田老大一家都逃了。”

    那个脚疼的衙役好了些,就过去骂道:“特么的!早不说,害得劳资的脚都崴了,赶紧的准备……”

    杨田田盯着这个衙役,心中莫名的悲哀。

    “大人,小的在玩笑,对,玩笑。”

    衙役赔笑着,可却满不在乎。

    没有抓到证据,你杨田田敢上告吗?

    就算是劳资勒索了他家,你敢上告吗?

    上告了你就是全大明衙役的公敌!

    那户人家马上鸦雀无声,随即三人又去看了另外两家,一家也逃了,另一家还在,但一家老小面黄肌瘦的模样,杨田田下不去手。

    可两个衙役却没这个忌讳,一进去就四处乱翻,想找些值钱的东西。

    杨田田就冷眼看着,看着这一家人麻木的站在角落里,两个孩子惊惶的躲在大人的背后;看着那两个衙役肆无忌惮的翻找东西。

    可惜,最后两人发现最值钱的东西就是农具,却不能收。

    收了农具,那就是竭泽而渔!

    走了一天,杨田田疲惫的回到自己的住所,躺在床上饭也不想吃,最后起来写信。

    “……小民多艰,小吏如虎,上官麻木,勋戚得意,豪绅逍遥……大明把担子压在了百姓的身上,却放纵了官吏、权贵和豪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