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93章 歪打正着
    大明立国多年,终于出现了一个疯子进士!

    蹇义进宫办事,也没隐瞒,就顺手把于谦的要求告诉了朱棣。

    “不为小吏,难以为官;不知民苦,何以为官……”

    朱棣看着奏章,蹇义就随口道:“陛下,此子就是个愣头青,臣想着就把他安置到下面去,也算是遂了他的心愿。”

    朱棣嗯了一声,然后把奏章合上,说道:“吏部要抓紧各地官吏的考核,不合格的,如果只是愚钝,那就派到新地方去磨砺一番。”

    蹇义赶紧应了,等他走了之后,朱棣把朱高炽和朱瞻基召来。

    “不为小吏,难以为官;不知民苦,何以为官,你们以为如何?”

    朱高炽点头道:“父皇,这人倒是有些赤子之心,不然就是个痴人。赤子之心可用,痴人却不能大用。”

    朱棣点点头,对这个回答很满意,就看向了朱瞻基。

    “这人孙儿见过,还说了几句话,他能说出这番话来,孙儿不觉得意外。”

    朱瞻基回想起和于谦的那次会面,说道:“此人固执,正直,以文山公为榜样,据说书房里有一张文山公的画像,时时自省。”

    顿时一个严肃的男子形象就出现在了朱棣父子的眼前。

    “他看事情有些……眼界狭窄,不过这不是他的问题。这人吧,感觉有能力,只是需要锤炼一番,按照兴和伯的说法,这人在国事上可以托孤!”

    “皇爷爷恕罪!”

    朱瞻基脱口而出后就后悔了,急忙跪地请罪。

    朱棣并未见怪,反而饶有兴致的道:“可以托孤?那竖子的眼光朕还是相信的,这就是说,此子只要时不时的盯着,十几年后……你倒是用得上了。”

    朱高炽赧然道:“父皇,儿臣觉得现在朝堂上的人就够了。”

    这话有些拍马屁之嫌,不过朱棣并未买账。

    “不够!远远不够!”

    朱棣在儿孙的面前不会藏私,“你们要记住了,不管朝堂上的那些重臣多可靠,多能干,可储备得有,也就是说,你们得随时做好失去他们的准备。”

    朱高炽马上想到了黄淮,还有杨溥,朱棣一旦察觉不对,马上毫不犹豫的,没有丝毫顾虑的就把他们投进了诏狱。

    但事实证明,没有了他们,朝堂上依然运转正常。

    朱棣从朱标死之后就陷入了危机和诱惑的双重矛盾之中,他曾经想过屈服,可朱允炆并未给他机会,听信了几个白痴的建议,直接削藩。

    绝望之中,他装过疯,卖过傻,结果还是无路可走。

    既然这世间不给我活路,那我便去踩出一条路来!

    于是看似毫无希望的靖难之役开始了……

    这个男人从未向命运屈服过,哪怕到现在,他依然不肯低头。

    “你们不用管,任由蹇义处置,哪怕是放到交趾去也别管,若是他自己爬不上来,那便不是能臣。”

    朱棣的处置很冷酷,并无什么保驾护航之举。

    但这才是真正的帝王之道。

    什么从小就看好你,一路恩宠不断,保驾护航,等大一些就坐火箭升官。

    但凡做出这等决断的君王,不是有私情,就是白痴!

    朱瞻基有些遗憾,他觉得于谦至少能胜任御史这个职位。

    朱棣敲打道:“君王无私情,这一点你们要牢记,不管是亲戚还是朋友,君王无私情!”

    君王在公事上不能存在私情,否则就是自掘坟墓。

    有了朱棣的默许,蹇义放开了手脚,不过还是不敢太过,否则他担心得罪朱瞻基和方醒,所以一纸公文,就把于谦派去了顺天府担任一名小吏。

    “真正的小吏?”

    方醒头痛的道:“这家伙倒是合我的脾气,也合了我对吏治的看法,只是他好歹通个气啊!这一下得罪了蹇义,哎!”

    黄钟也是苦笑道:“伯爷,那于谦就是个愣头青,想到就做。”

    “想到就做是行动派,这个我赞成,不过在官员的身上我却不主张这种作风,容易犯错,坑了百姓。”

    “老爷,于谦来了。”

    方醒和黄钟面面相觑,无语。

    等于谦被带来后,他躬身道:“多谢伯爷的教诲,在下懂了,不为吏则不足以为官。”

    方醒无奈的道:“道理是对的,只是你且记住了,做事要想清楚前因后果,你自己无所谓,那就想想……罢了,这等暮气你别学,你好好的去做……”

    方醒本想说朱棣和朱瞻基都在看着他,可最后还是忍住了。

    说了只会把这事儿弄变味。

    这等愣头青,甘愿奉献的臣子,只要是不蠢,任何君王都不会放过。

    于谦坦然道:“在下见到那对父女之后,听到了煎熬,可熬着就有盼头的话,忍不住了,于是秉承本心就去了吏部,若是蹇大人介意也无妨,人一辈子时时算计,那还活个什么劲,不如在深山找一洞穴,每日无思无虑,静看白云苍狗。”

    “原先家父并不赞同在下走宦途,只是在下眼见大明上面蒸蒸日上,下面却在煎熬,这才忍不住参加了科举。”

    解缙进来了,用力的拍打着于谦的肩膀道:“好小子!好!干得好!你且好好的去干,老夫看着德华呢,到时候他若是不肯帮忙,老夫必然不肯罢休!”

    于谦赧然道:“解先生,在下辜负了您的教导,冲动了。”

    “冲动什么?”

    解缙觉得在于谦的身上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兴奋的道:“知道吗,你已经进入陛下和太孙的眼里了,只要你勤勤恳恳的去干,老夫担保你以后最少是个侍郎。”

    于少保被许了个侍郎,方醒想笑,看到于谦有些惶恐的模样,他真的是想笑。

    “具体是干什么的?”

    方醒问道,于谦说道:“在下刚去了一趟顺天府,说是让回家休息三日,然后就准备下乡,去沟通地方粮长。”

    尼玛!这就是个坑啊!

    解缙的面色有些难看,而黄钟最了解地方,就唏嘘道:“这个可是不好干啊!”

    于谦纳闷道:“为何?”

    黄钟无奈的道:“到了季节你得下去和粮长一起收粮,那些农户可怜。你不收吧,上官就收拾你,你若是收了,良心不安。就这么煎熬着,直至变成一个看到再悲惨的景象也不会心动的老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