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92章 于谦悟道,语出惊人
    感谢书友:“深圳大屠夫”的万赏!

    感谢书友:“赤焰的噩梦疯”的万赏!

    ……

    男子有些难为情的道:“原先小的是在大市场干活,只是后来有了那个铁轨,小的就被辞了,现在就在城里找些杂活干干,别的不说,土豆倒是能吃饱。”

    那个铁轨于谦知道,只是没想到居然会遇到一个因为铁轨马车而丢掉饭碗的人。

    “那你恨兴和伯吗?毕竟是他让你丢掉了差事。”

    “不恨!小的感激都来不及呢!”

    男子看到女儿吃完了土豆,就用那粗糙的右手轻轻的擦擦她嘴上的黑灰,眼睛亮堂的道:“没有科学,小的儿子可找不到这等好的活计,一月两贯钱!”

    “一月两贯钱啊!”

    男子兴奋的道:“那些有经验的账房都嫌辛苦不愿去,我儿子却是胆大的,自己上门去找到了那个掌柜,随便算了本账,那掌柜的当场就开了两贯钱的报酬。”

    男子过于兴奋,那脚差点把桌子掀翻,他慌的抱着女儿起身后退,脚下的一双草鞋显得格外醒目。

    于谦拱拱手道:“尊父子父慈子孝,好人家!”

    男子这才敢坐下,然后涨红着脸道:“哪当得起您的礼,小的就是个大字不识的粗汉,就知道卖力气。”

    “那令郎是怎么识的字?”

    “说起这个还得要感谢太祖高皇帝和当今陛下他老人家啊!小的儿子还小的时候,社学还行,小的就一咬牙,把儿子送去识字读书,后来先生说什么字不行,考不上功名,不如回家帮衬一把,这才回家。”

    社学啊!

    朱元璋从小遭遇悲惨,所以恨官吏,恨权贵,但对百姓真的是不错。

    所以对于社学,他是大力推广,而目的很简单让百姓有上升的渠道,至少不做睁眼瞎。

    于谦想起现在的社学,不禁有些迷茫。

    都变了呀!原先用于普及教育的社学,如今却变成了烂泥塘,补贴的钱粮不少都进了那些人的囊中。

    男子看到书信写好了,就摸出一个破旧的钱袋问道:“麻烦先生了,多少钱?”

    于谦一怔,随口道:“不要钱。”

    “那哪行呢?”

    男子有些慌张,他以为于谦是要狮子大张口,就摆手道:“那就算了,算了,小的不写信了。”

    这是小市民的胆怯,而源头在于哪里?

    于谦看看自己的一身青衫,这几乎是读书人的标志。

    百姓不敢惹读书人,否则……

    “什么时候读书人成祸害了?”

    一瞬间,于谦想起了马苏去和庄户一起挖坑的事。

    “老人家,在下不是缺钱才出来的,只是想知道些市井之事,您只需回答在下一个问题,这钱我一文不收。”

    男子一听就犹豫了一下,这时那个刘掌柜出来道:“你那老汉好不知礼,这位是有功名的读书人,哪会贪你那几文钱!”

    男子这才犹豫着道:“小的钱不多,先生……”

    “不收钱。”

    于谦和气的道:“只想问一句,您和女儿活的这般艰难,是什么让您挺过来的?”

    这对父女穿的破破烂烂,父亲草鞋,一双脚黑不溜秋的,很粗糙。

    而女儿也好不到哪去,一双绣花鞋也是千疮百孔,目光呆滞,面带饥色。

    这样的生活,换做是读书人,大抵要疯了吧。

    男子抱着女儿,尴尬的道:“其实也没啥,只是想着……熬着熬着的,总会有出头的日子。”

    这是什么?

    希望!

    只要对生活还抱着希望,再苦的日子也能熬过去!

    而我呢?

    殿试成绩惨不忍睹,甚至没能授官,就这样被放着。

    我愤怒了吗?

    我沮丧了吗?

    我自暴自弃了吗?

    于谦一直在发呆,那男子见状就想走,刘掌柜把书信递给他,笑道:“读书人的癔症犯了,你自去吧。”

    男子胆怯的看了垂眸的于谦一眼,把女儿放进板车后面,拉着就跑。

    刘掌柜好奇的看着于谦在发呆,一直等着,等于谦抬头后,就揶揄道:“读书人,可悟出什么大道理来了?”

    于谦眼中的茫然消散,目光坚定的道:“不知民苦,何以为官?”

    说完于谦毫不犹豫的撒腿就走,刘掌柜喊道:“哎哎哎!你的桌子和椅子!”

    于谦没回头的挥挥手,“多谢刘掌柜的照顾,在下无以为报,这套东西就算作谢礼。”

    “这人看来还真是悟了!”

    ……

    于谦悟道了,而且做事雷厉风行,没多久,黄钟就收到了这位的消息,被雷的说不出话来,赶紧去找解缙。

    而解缙同样是被雷的不轻,两人就去找到了在陪无忧睡觉的方醒。

    “什么?”

    方醒在书房里揉着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黄钟。

    “伯爷,于谦刚才大闹吏部。”

    “为何?”

    黄钟苦笑道:“于谦开始没能进去,就闹了一场,后来蹇义正好出来遇到,就问了他何事,结果他说……他说自己要从小吏做起,请求蹇大人把他安排到最贫困的地方去,不要品级,就做小吏。”

    ……

    吏部门口,蹇义皱眉看着一脸倔强的于谦,说道:“没有安排你的职位,那是因为本官觉得你还需要磨砺,怎么?这才没多长时间,你就坐不住了?果然是磨砺不够。”

    门口站着十多个吏部的官吏,听到蹇义的话后,顿时讨伐声不绝于耳。

    “于谦,你一个三甲的同进士,写文章还夸夸其谈,若不是考官顾着殿试不废黜的规矩,你早就回家了!”

    “大人一片好心想磨砺你,让你知道些好歹,可你看看,你看看,居然坐不住来吏部要挟大人,果真是狼心狗肺!”

    “他先前住在那人家里,这不就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嘛!”

    “小吏?哪个进士去做小吏?你这是在要挟,无耻的要挟!”

    瞬间吏部的门口讨伐声大作,蹇义皱眉,准备把于谦喝退。

    可于谦却拱手道:“蹇大人,在下先前之言,句句皆来自肺腑,还请大人通融。”

    蹇义盯着于谦,看到他神色并非作伪,就问道:“为何?”

    是啊!你一个进士,就算是上面要压你一下,可也犯不着赌气说是去做小吏吧?

    于谦坚定的道:“在下近日在市井中走动,深觉百姓之苦。在下认为,不为小吏,难以为官;不知民苦,何以为官!恳请大人成全!”

    蹇义听到这话有一瞬间的恍惚,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然后清醒过来,再次问道:“你可确定?”

    于谦听到有希望,就面露欢喜之色道:“确定。”

    这是个愣头青啊!只要一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宦海把棱角磨掉。

    “好吧,本官成全你。”

    蹇义摇摇头道:“你且回家等着,近日就能安排。”

    “多谢大人。”

    于谦洒脱的躬身行礼,然后转身离去。

    蹇义看着他的脚步坚定,终于忍不住叹息一声,然后上了马,往宫中去了。

    “这就是个哗众取宠的家伙,这下子他要出名了,搞不好陛下都会知道。”

    “对,于谦就是取巧,用这等手段来博名望,果然和那位兴和伯一脉相承的不要脸!”19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