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91章 摔打儿子,市井百态
    感谢书友:“风起叶落雪”的两个万赏!

    累计几个盟主打赏的,请等爵士缓一缓,把前面的债还清了再慢慢加更,多谢了!

    ……

    “啊嘁!”

    方醒打个喷嚏,赶紧去洗手洗脸,然后才敢去抱无忧。

    小无忧的眼睛呆呆的看着虚空,表情很严肃。

    “无忧宝贝,想不想吃糖果呀!爹这里有许多好吃的,你快快长大好不好?”

    无忧依然没有搭理,嘴巴蠕动一下,眼睛一闭,就此睡去。

    “我闺女不喜欢我啊!”

    方醒悻悻的把无忧放在小床上,床脚的大虫和小虫都懒洋洋的趴在那里。

    “大虫,小虫,开始操练了!”

    外面木花一声喊,铃铛就出现了。

    大虫小虫马上爬起来,看着有些迫不及待。

    “爹,快去看呀!大虫和小虫去抓野兔。”

    土豆和平安跑进来,一人一只狗,俩小子都兴奋的不行。

    “庄上练不出好狗,这样,让家丁带着进山。”

    等到了前院,方醒交代给了辛老七。

    “老爷,山中有虎豹和狼,大虫和小虫还小啊!”

    “驱赶了就是。”

    除非是有一队撵山犬,否则不足以挑战那些野兽。

    “爹,我们也去。”

    “去吧,你和平安都去。”

    方醒大方的放手了,让辛老七他们带着土豆和平安进山。

    两孩子不知愁的欢呼着,跟着辛老七他们去了,解缙悄无声息的出来道:“你这是有了无忧,连儿子都放养了?”

    方醒当然不会承认:“没有的事,男娃当然要摔打,进山磨砺一下有好处。”

    解缙赞同道:“不磨不成器,不过那于谦却有些刚直,磨不好啊!”

    ……

    于谦很苦闷,在被方醒教训了一通之后,他每日都会出来在市井里转转,期间钱袋被偷三次,被打闷棍一次。

    可他只看到了家长里短,只看到了小民每日都在为了斗米而忙碌。

    最后他干脆就在离家不远的一条大道边上摆了个小摊。

    这个小摊也就是一桌一椅,一张纸铺在桌子上,上面写着‘代写书信’四个大字。

    这条街大多是平民,人流量不小,可购买力却不大,所以两边的店铺大多是卖些便宜的吃食,或是杂货铺。

    于谦的摊子就在一家杂货铺的外面,本来这家杂货铺的老板要收他每天两个铜钱的摊位费,可后来看到他写书信收费很低,就干脆只要一个铜板。

    刚给人写了一份家信,于谦感觉有些收获,于是就摸出水囊喝了一口。

    “那谁,明日起你就别给钱了。”

    杂货铺的老板喊了一声,于谦起身,回身拱手道:“多谢刘掌柜的好意,只是在下占了地方,影响了您的生意,一个铜板再也不能少了,否则在下只能搬到其它地方去。”

    刘掌柜踱步出来,看了看于谦扁扁的钱袋,唏嘘道:“你倒是有怜老惜贫之心,写封书信也不愿收钱,自己还得赔了笔墨纸砚,读书人,老夫看人从不走眼,你不错,就是倔了些。”

    于谦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的毛病,方醒也知道,却说这是天生的,改不掉。

    “家中可有妻儿?”

    刘掌柜坐在桌子上,顺手拿起那张纸,赞道:“好字,见字如人,你这人肯定坏不了。”

    “可蔡京也是书法大家,却是遗臭千年。”于谦的倔脾气发作,马上就辩驳起来。

    刘掌柜嗤笑道:“你知道啥?奸臣忠臣那不就是文人的一根笔杆子在写吗?前几年老夫听说了兴和伯的一首诗,说的就是那遗臭千年的秦桧,呵呵!说得好啊!若是没有那赵构的指使,秦桧哪里敢对岳飞动手?”

    “至于蔡京,看看那皇帝就知道了,和咱们陛下比起来啊!那赵佶就是个昏君,昏君之下能有什么名臣,就算是把本朝的几位大人送过去,那也是庸庸碌碌,无所作为的命,可笑!”

    于谦竟然哑口无言,不管蔡京的历史评价如何,可赵佶首先就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昏君之下无名臣,在下谨受教!”

    昏君,什么叫做昏君?

    首先你得干坏事,搜刮民脂民膏。其次便是下手狠,谁反对就干谁。

    正德那种皇帝兴许胡闹,可离昏君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否则杨廷和等人早就上法场了。

    而名臣,必然是类似于夏元吉这等人才敢称为名臣,其他的不管是杨荣还是杨士奇,目前还当不起!

    所以史书不可尽信,昏君之下无名臣,于谦以为是至理。

    草莽之中总是不乏人物啊!

    那刘掌柜看到于谦佩服,就有些滔滔不绝起来,他做了多年的生意,可谓是见多识广,阅历丰富的能把于谦当做垂髫小儿。

    直至一个中年男子推着带边箱的板车过来,刘掌柜才悻悻的停止了‘布道’:“你先做生意,有啥不懂的进去问老夫。”

    “多谢刘掌柜。”

    于谦以前对商人不大看得上眼,可自从得知马苏放榜时都还在挖坑时,他就觉得自己过去太傲娇了。

    来人看着四十多岁,满脸的疲惫,脸上还开了几道小口子。他先拍拍屁/股,然后才坐下道:“还请先生给小的写封家信。”

    于谦把砚台的盖子打开,加了点儿水进去搅合一下,说道:“请说。”

    “就说小的在北平挺好,近日找了个好活,每日只是跟着掌柜的进出赶车,吃食也好,能吃饱……”

    看到于谦下笔如飞,这人龇牙咧嘴的摸摸脸上因为干燥而裂开的口子,堆笑道:“先生记得写好些,免得我那儿子挂念着,到时候要把那差事辞掉回家。”

    于谦点点头,然后停笔抬头问道:“老人家,敢问令郎干啥营生?”

    这是他的历练计划之一,询问每个客人的家里情况,然后分析出目前百姓的生活状态。

    男子赔笑道:“小的那儿子因为学了那个科学,被商队的选中了,跟着去做伙计,年初就去了草原,说是要和鞑靼人贸易什么的,要许久才回来。”

    科学啊!

    于谦想起被自己丢在箱子里的那几本科学书籍,准备回去就好好看看。

    “就说家中的一切都好,他妹妹也好,每日在家玩耍,乐的不行……”

    “爹……”

    这时板车里冒出个小脑袋来,头发乱蓬蓬的,脸上还算是干净。

    男子一听就回头把孩子抱出来,放在膝上笑道:“二娘等等,咱们给你大哥写信,好了爹就带你回家吃饭。”

    那小女孩仰着头看着男子,然后再看看于谦,眼神呆滞。

    “爹,我饿。”

    “好,爹这里有土豆呢,还是早上烤的。”

    男子从怀里摸出个烤成黄黑色的土豆,用脸试试温度,然后掰开喂了小女孩。

    “二娘,等你大哥这次回来,爹就给你找个嫂子,每日在家陪你玩耍可好?”

    “好。”

    五六岁的小女孩,那吃相看的于谦心酸,他把自己的水囊递过去道:“给孩子喝一口,顺顺。”

    “哪敢哪敢!先生不用了,小的自己有。”

    男子拿出个水囊,只是水有些冷,那小女孩喝了一口,牙齿被冷到了,就赶紧吃一口土豆。

    于谦心中叹息,然后又开始写信。

    “我那儿子孝顺,所以要说好的,不然他会跑回来,小的打肿脸充胖子,让先生见笑了。”

    “就说家里的钱钞够他娶媳妇了,莫要拼命,早些回来。”

    于谦三两下写完,趁着等墨干的时间就问道:“老人家,您干这活能养活自己和女儿吗?”19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