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86章 绝望,希望,忠心
    诏狱的夜晚就像是地狱,没有刑罚,却让人在这无边的黑暗和寂静中感到绝望。

    孟瑛睡不着,他的家人送来了纸笔和书籍,可晚上却不能点灯。

    黑暗中,孟瑛突然低声饮泣起来。

    没人关注这边,在诏狱中,别说是饮泣,嚎啕大哭、装死、喊冤、撞墙、忏悔……什么都有。

    一句话,诏狱就是个能看出人本性的地方。

    孟瑛想起了自己的前半生,从年少时的意气风发,上阵杀敌,堪称是春风得意。

    再到承袭了保定侯的爵位,他却开始惶恐了。

    武勋是可以安享富贵,可代价就是从此成为没落家族,君王再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所以他努力,他拼命,北征时不管是负责辎重还是统领一军,他从来都是兢兢业业,不敢懈怠。

    甚至在负责辎重时,他听闻有战机,就果断率军前去,结果击溃敌军,立下大功。

    而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他想用自己的努力,把孟家,把保定候府变成大明勋戚中最闪耀的一家。

    可如今自己的努力变成了大罪,这让孟瑛再也维持不住那沉稳的外表。

    “陛下!臣有罪!臣……有罪……”

    隔壁突然传来了一声梦呓,吓了孟瑛一跳。他定定神,说道:“杨大人?杨大人?”

    可隔壁回应他的只是轻微的鼾声。

    孟瑛忍不住仰头,任由泪水滑落。

    连梦中都只敢说请罪,这得多绝望才能这样啊!

    进了诏狱,大多都别想再出去,不少人都带着绝望死在狱中,却等不来君王的一旨开脱。

    想起自己若是在诏狱中呆上十年二十年之后,保定候府的情况,孟瑛就觉得心中空荡荡的,没有一个着落。

    诏狱不知日月星辰,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孟瑛迷迷糊糊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孟瑛的身体一震,赶紧缩回了床里面去。

    说是床,其实不过是一块木板。

    不过因为能进诏狱的大多是高官,所以在纪纲去后,诏狱也开始了‘人性化’管理,把稻草铺垫换成了棉垫,被子也是棉被。

    躺在床上,孟瑛从小就习武的灵敏五感开始发挥作用。

    三个人,其中一人脚步沉稳有力,显然重心保持的不错。

    而另一人的脚步有些乱,不,是轻佻。

    第三人的脚步显得有些沉重和僵硬,仿佛是一个行走不便的老人,在努力维持着自己的行走尊严。

    脚步声渐渐的近了,孟瑛听到隔壁的杨溥停止了鼾声,呼吸陡然一急,然后才慢慢的恢复平稳。

    光明是人类一直在追求的东西,从几千年前的篝火,再到油灯蜡烛的发明,人类终于摆脱了对黑暗的恐惧。

    当光明出现在孟瑛的牢房外面时,他动都不敢动一下。

    这是要准备解决我了吗?

    “孟瑛!”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孟瑛一个激灵,翻身起来,走到栅栏边上跪下道:“参见殿下。”

    “殿下,臣告退。”

    “去吧。”

    朱高炽的脸上全是汗水,梁中把椅子放下,扶着他坐下去。

    “孟瑛,你可知自己犯了大错吗?”

    孟瑛的心猛地一跳,是大错,而不是大罪!

    “臣知错。”

    朱高炽接过毛巾擦去汗水,缓缓的道:“父皇对你一家可谓是关照有加,恩宠不断,可你用什么来回报这份恩宠?是私心吗?还是想把大明军队打造成你们武人的铁笼子!”

    “臣万死!”

    孟瑛顿首道:“臣私心重,只想着自己的位子,却忘了陛下的重托。”

    朱高炽淡淡的道:“父皇一直在挂记着你,大晚上把本宫唤去,唏嘘着说起了与老保定侯的相得,说起了你两次北征中的忠肝义胆……父皇本是想亲自前来,只是他老人家大病初愈,本宫力劝,然后就代父皇来看看你,看看你可有悔意。”

    孟瑛只觉得胸中有火焰在燃烧,几乎无法控制,最后化为泪水奔涌而出。

    朱高炽看着拼命叩首的孟瑛,叹道:“要好好的,孟家满门忠心耿耿,不可轻忽了,咱们一代代的传下去,与大明同休戚,可好?”

    孟瑛还能说什么,唯有感动。

    朱高炽艰难的起身,喃喃的道:“你们都要好好的,大明也好好的,一切都会好好的。”

    隔壁的杨溥那边陡然呼吸再次加速,然后鼾声再起。

    朱高炽就这样走了,孟瑛的泪水还未干,一张笑脸就靠近了栅栏,笑眯眯的道:“保定侯,陛下开恩了,您赶紧请吧,回家还能赶上睡个回笼觉。”

    孟瑛起身,原地站了许久,冲着皇城方向拱手,然后才出了牢房。

    站在诏狱外面,孟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出来了。

    空气是清新的,是自由的。

    而人,也是亲切的。

    “爹!”

    夜空中繁星点点,可这声欢喜的喊叫让孟瑛低头,然后看着跑到自己身前的少年,不禁伸手摸摸他的肩膀。

    “俊儿,咱们回家!”

    ……

    孟瑛居然大晚上被放出来了,方醒有些懵逼,老朱这是要干啥呢?

    “是太子亲自去的,可见陛下已经开始察觉到军中的情况不稳,于是就开始让太子接触这些大将,为以后的承袭而打基础。”

    解缙的身后跟着一只铃铛的儿子,和方醒在前院散步。

    “陛下英明!”

    方醒由衷的赞叹道:“看看以前的帝王,在没有撒手人寰之前,手中的权利半分也舍不得放出去,再看看陛下,果真是陛下啊!自信,霸气,敢于放手。”

    朱棣一旦北征就是太子监国,回来后他也只抓大事,小事都放给了朱高炽。

    所以说这是个有着雄主普遍存在的猜疑心,但却又知道该放手时就放手的的帝王。

    解缙迷茫的道:“老夫历经三位帝王,太祖高皇帝深谋远虑,手段凌厉果决。”

    朱元璋的手段确实是让人胆战心惊,为了朱标和朱允炆,朝中有权臣苗头的文武官员都被他清扫一空。

    “陛下前面那一位优柔寡断,被黄子澄他们哄的团团转,以为那些腐儒就能治国,结果被陛下翻转了乾坤。”

    “至于当今陛下……堪称雄才大略,不输于秦皇汉武,对臣下却多有宽容,少了许多血腥啊……”

    其实朱棣有着两面性,一方面是不吝于功赏,善待功臣。

    而另一面就是暴戾,对犯了他忌讳的官吏从不手软,该杀的杀,该流放的流放,从不宽容。

    “这样的陛下才是完整的吧,太过完美的话,那就不属于人间。”19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