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85章 藤蔓,朋党
    感谢书友:“怎堪相思未相许”的万赏!

    徐庆站在外面,看着铃铛在门内踱步,不时轻蔑的瞥自己等人一眼,心中苦涩。

    方启元过来低声道:“徐掌柜,此事多承你提点,若是能度过难关,方某不会忘记。”

    徐庆苦笑道:“今日我等犯了大忌,太过招摇了,且看伯爷见不见吧,若是不见,徐某准备在方家庄安家了。”

    那么可怕?

    一个豪商低声道:“不至于吧徐掌柜,咱们好好的做生意,兴和伯再霸道,难道还能把咱们给灭了?”

    方启元后悔了,他想起当年方醒把他们一一压服时的事,也想起了那位被当做出头鸟拿下的苏立坤。

    “灭你?兴和伯如灭一虫子,小心些,别给自己惹祸。”

    “那么厉害?咱们不违反律法,还交税,他果真这般霸道,难道不怕千夫所指?”

    方启元只觉得胸口有火焰在燃烧,他知道那是后悔和焦虑的火焰,就喝道:“闭嘴,想死你就先走,没人留你。”

    喝住了这人后,众人皆默默的站在大门的侧面,进出的人看到也不管。

    于谦今日来找解缙请教,看到这些人有些好奇,和解祯亮见面后就问了问。

    “这些人豪奢,伯爷刚出去见识了一番,据说出手就是几万贯助学,每个学生能分到几百贯。”

    “几百贯?”

    于谦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不敢相信的道:“这是助学?我看是想投资吧,不然谁会那么大手笔?”

    门外,辛老七冒头了,他看了这些商人一眼,说道:“各位请进吧。”

    这是方启元第二次进方家,他一路目不斜视的到了前厅,抬眼就看到坐在上首,面无表情的方醒。

    方启元的心中一颤,那个熟悉的场景又被回忆起来,他有些恍惚的进去,然后跪地道:“小的方启元,见过伯爷。”

    “小的王满,见过伯爷。”

    “小的钱东来,见过伯爷。”

    “……”

    方醒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些人,淡淡的道:“人都想拥有财富,本伯也想,所以你们挣钱乃是天经地义,无人能置喙。”

    “挣了钱,过好日子,这也没什么,你们去建大宅子也好,每日吃着山珍海味也罢,没人会说你们什么。”

    “嘭!”

    方醒突然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发出一声震响的同时,那茶杯也猛地跳动了一下。

    “可你们在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嗯?”

    方醒起身,目光在这些人的身上转动,带着杀气。

    “人说商贾善钻营,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如此大的手笔,你们想干什么?想把那些读书人招揽在手下吗?还是说你们已经膨胀到了目中无人的地步!”

    方醒冷笑道:“那改日是不是就该想着控制六部尚书了?辅政学士也别放过,然后也能觊觎一眼那张椅子……”

    “伯爷,小的有罪!”

    方启元叩首道:“小的迷障了,有了钱就疯魔了,小的愿意把家产献给伯爷,不,小的愿意把家产献给陛下……”

    “伯爷,小的万死,只求活命……”

    “伯爷,小的错了,以后再不敢如此行事,往后修桥铺路不落人后,怜老惜贫奋勇争先……”

    “……”

    这些先前在范金豪宅里意气风发的豪商们,此刻就像是小丑,涕泪横流。

    方醒右手撑在桌子上,身体微微向右倾斜,讥讽道:“本伯说过豪商无国,你等果然马上就来对号入座,野心勃勃!”

    “商人就该好好的做生意,把手伸进来,那就要做好被砍断的准备。”

    朱瞻基来了,他对门外的辛老七和小刀摆摆手,和贾全在窗下听着。

    “本伯为你等拟定一个行动计划可好?”

    “先资助科举有望的读书人,等他们为官之后,就开始有了回报,不过这样太慢,你等可借着这些读书人的关系网,一层层的去联系,只要有钱,对吧?用钱砸!”

    “当商人开始动心思时,声色犬马无所不用其极,不怕你不贪腐,不怕你不收钱,因为商人总是能在你看似毫无破绽的身上找到缝隙,而后一一突破。”

    “等朝中大半臣子都成了你等的同盟,这大明是谁的?啊!告诉本伯,这大明是谁的?!”

    里面鸦雀无声,朱瞻基若有所思的看着边上的一株枣树。

    这株枣树种植的有些年头了,此时上面空荡荡的,没有一颗果子。

    可等到明年的初秋,这上面又会是硕果累累,枝叶繁茂。

    “藤蔓,读书人都喜欢藤蔓,这样他们会觉得不孤单。这藤蔓上有同窗,有坐师,有同年,有同乡……这就是一张网!一张说是守望相助,实则为朋党的大网!”

    朱瞻基垂眸,看着枣树的根部。

    粗壮的树干延伸到地面,然后戛然而止,根本就看不出这棵枣树的根系有多庞大。

    “你等商人也在结藤,想挂住谁?”

    “记住!商人不得干政!”

    方醒冷漠的道:“这是最后一次,下次本伯知晓你们谁在做着不切实际的美梦,那本伯定会送他去地底下去继续做梦。”

    “做噩梦!”

    朱瞻基转身,当方启元第一个出来时,看到朱瞻基后,他正在擦汗的手急忙收回去。

    “殿下,小的罪该万死!”

    “殿下……”

    一群人挤在自己的面前,朱瞻基垂眸挥挥手,贾全说道:“都赶紧走吧。”

    朱瞻基走进去,看到方醒正在沉思,就说道:“他们大概也就是想找靠山吧。”

    方醒抬头,苦笑道:“你不知道,我好歹也做了生意,这些人的心思多少能知道些。”

    朱瞻基坐下后,说道:“愿闻其详。”

    “商人的本质是利润,为了利润无所不用其极,于是这心就变了。其后手中有钱,眼前茫然无措,怎么办?”

    当商人达到一个境界之后……

    “他们不会满足于经商赚钱,他们的野心开始蓬勃,比草原上的野草还要旺盛!”

    人的欲/望永无止境,能克制住的毕竟是少数。

    “他们会把触手伸向各处,包括朝堂之上,那里是他们最想施加影响的地方。是的,为所欲为,他们以为自己能掌控这个世界,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改变这个世界。”

    “瞻基,你要记住了,商人,特别是豪商,要严加控制,一旦发现他们有这种倾向,别犹豫,直接处置了,谁敢求情,马上拿下,一并处置!”

    朱瞻基有些茫然,他觉得方醒说的太可怕了。

    豪商也能掌控朝政吗?

    豪商也能控制大臣吗?

    那皇帝算是什么?

    方醒想起以后,不禁唏嘘道:“豪商没有国界啊!”

    说是资本没国界,可实际上豪商也没有国界。

    不然明末时,那些豪商为何争先恐后的去当带路党?而且还在蛮清的身上下重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