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81章 阴差阳错
    聚宝山卫的扩编就像是一个信号,宣布方醒成为朱棣心腹的信号。

    对此文官大多鄙夷,认为此子谄媚侍君,丢了文宗的脸面。

    “关我屁事!”

    陈潇风尘仆仆的从宣府那边赶回来,在家里呆了半天就来了方家,两人叙旧之余,陈潇就说了外边的反应。

    方醒愤愤不平的道:“谁有孟瑛和柳升的地位稳靠?那孟瑛犯了多少错,陛下都视若未见,若说我是陛下的心腹,那他们是什么?”

    陈潇面色微黑,双手居然有些粗糙,可见在下面确实是用功了。

    “德华兄,小弟现在就算是没了差事,回家种地也能养活一家老小。”

    陈潇颇为得意,陆小冉给他生了个女儿,一家子宠的不行。

    “你们上林苑监可开始育种了?”

    “没,都懒得很,没人下地。”

    陈潇说着摸摸肚皮道:“德华兄,小弟在宣府那边可是遭大罪了,吃的和猪差不多,比狗还勤快。”

    方醒见状就叫人去弄些好菜来。

    “少说猪,被人听到了弹劾你。”

    帝王的禁忌很麻烦,本朝的禁忌就是猪。

    猪与朱同音,所以变成了豕,或是叫做肉食。

    不过开国已久,现在没有洪武年间那么管得严了。

    相比较之下,唐朝的禁忌就让人有些无语,据说不许捕鲤鱼,也不许贩运,抓到就是六十大板。

    而明朝只是不许叫猪罢了,你养你的,你吃你的,别一天老是猪猪猪的就行。就算是那位正德皇帝荒唐,下旨不许养猪吃猪肉,俺们吃羊肉吧!可这道旨意也只是维持了短短的一段时间,旋即就被喷了回去。

    而唐朝最让人反感的就是马桶。马桶早就出现了,一直叫做虎子,偏偏遇上李渊的老爹叫做李虎,于是虎子也不能叫了,改叫马子,而马桶这个称呼就来源于此。

    “怕啥!”

    陈潇拍拍明显小下去的肚皮道:“下面的人背着官吏还不是叫猪肉!”

    “德华兄,北边今年可遭罪了。”

    “遭什么罪?”

    陈潇唏嘘道:“瓦剌好像动作比较大,好些人逃到了宣府,说是瓦剌三部在打仗,那些牧民都怕了,不是逃往鞑靼那边,就是往宣府来,你是没见到,那些人饿的和鬼差不多,一个土豆两口,两口!”

    陈潇伸出两根手指头,鼻子抽动着,目光转向门口。

    “我亲眼看到一个女人吃的太急,一下被噎着了,那身子就和上岸的鱼差不多,一蹦一蹦的,最后不蹦了……”

    “谁胜了?”

    方醒不关心一个草原女人的生死,他想看看某位雄才大略的家伙是否还能一统瓦剌。

    陈潇看到春生端着托盘进来了,就搓着手道:“好像是那个脱欢一直在赢,快快快!在宣府这些时日,我想的就是这一口啊!”

    ……

    “脱欢果然是马哈木的种,加上有个什么血统高贵的娘,这下大概要统一瓦剌三部了。”

    消息传到了五军都督府,近期被武学弄的灰头土脸的孟瑛有些振奋。

    而消息传到朱棣那里后,他根本就不屑一顾。

    “脱欢现在不过是小狼崽子,和马哈木差得远呢!他还得要四处征伐,积聚力量。”

    朱棣出宫一趟,回来就有些疲倦,此时正躺在方醒孝敬的躺椅上处理事情。

    说是孝敬,其实就是婉婉在方家看到了这种多用途躺椅,回来就给朱棣说了,然后朱棣只是在昨天说了一嘴,方醒就连夜叫人打造出来,大清早派了辛老七送进宫中。

    朱棣觉得这个躺椅不错,可坐,可躺,可睡觉,关键是躺椅上铺着一层据说是来自于遥远西方的绒被,价值连城。

    不过朱棣显然对此嗤之以鼻,还骂了一句奸商,让方醒想趁机在宫中推广自己躺椅生意的打算落空了。

    “阿台那边怎么说?”

    朱棣身体动了动,觉得那层绒被垫着实在是太舒坦了。

    杨荣说道:“陛下,阿台有些慌了,想请大明派军进驻。”

    “果然是成不了气候,而且还蠢!”

    朱棣说道:“脱欢刚一统瓦剌,怎敢在这个时候去打鞑靼?他若是敢去,那朕便再起大军又何妨!”

    杨士奇说道:“陛下,目前大明的商道已经通往了鞑靼,专门收购牛羊战马,还有皮毛,那些鞑靼人都醉心于钱财粮食,早已不再是那个善战的鞑靼了。”

    金幼孜笑道:“当时兴和伯力主对鞑靼贸易,就算是不挣钱也去,如今看来,果然是有先见之明,对鞑靼人的心思猜的极准。”

    朱棣轻笑道:“此子对人心倒是有些见地,只是那个人生而逐利的说法让朕不喜。”

    呃……

    几位学士都有些尴尬,人之初,性本善,你方醒一下就想颠倒过来,这是对教育观念的一次颠覆。

    “散了吧!”

    每次看到这些人尴尬的模样,朱棣就会生出杀人的冲动,现在这个冲动越发的强烈了,他木然的摆摆手,等人走后,就起身出去溜达。

    走在御花园里,朱棣仰头看着天空,感觉有些眩晕。他摇摇头,揉揉眉心,正准备回去时,却听到了声音。

    “陛下生病的时候,听说外面有人要造反,后来聚宝山卫进城了,那些人这才灭口,不然咱们现在说不准成了阶下囚呢!”

    “胡说!那两人据说是当街斗殴,后来又拔刀相向,那个百户官杀了副千户,当然要自尽了,不然事后追究家人还得跟着倒霉。”

    “你知道什么!那个副千户听说是别人的人,就想借着陛下生病的时机造反呢!还有燕山左卫,你以为闹事会那么简单?没有人在中间鼓动,就算是闹事,顶多是喊几嗓子罢了,谁敢冲击皇城?”

    “嘁!若真是这样,那陛下为何不动手?你想想陛下以前是怎么处置这种人的?难道陛下生次病就改性子了?我才不信!”

    “你不信就算了,哎!幸好陛下醒来了呀!不然这大明……”

    大太监的双腿有些发软,他看着朱棣的面色渐渐发黑,就准备去里面抓人。

    朱棣突然转身就走,大太监茫然的跟了上去,按照以往的规矩,这等嚼舌根的家伙,马上就会被暴打一顿……

    回到乾清宫,朱棣黑着脸问道:“为何没人给朕说过此事?”

    大太监束手说道:“陛下,此事有奏章报上,只是那几日您刚醒,所以……”

    “所以什么?!”

    朱棣突然暴怒,一脚踢翻了御案,喝道:“所以你们都没提醒朕?废物!”

    大太监跪地道:“陛下,您昏睡的时候,这宫中上下都惶惶不安,等您醒来之后,大家一时欣喜,就忘了此事。”

    其实这口锅不该大太监来背,是御医叮嘱了他们:陛下的身体还在慢慢的恢复中,最好少动气。

    所以那件事就被大家当做小事给遗忘了,不然说出来也没什么证据,徒然激怒朱棣。14419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