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80章 喜怒无常
    “满员?”

    方醒唏嘘的道:“其实作为殿下的亲军,聚宝山卫有两个千户所就够了,陛下……哎!仁厚啊!”

    张辅眼馋的看了一眼被嬷嬷抱出来的无忧,挥挥手道:“孩子还小,赶紧抱回去。”

    两人的目光一直追着,直到嬷嬷出门,张辅才说道:“你在刚进城时的表现太出色了,陛下对你深信不疑,百官也无法用忠心来指责你,这个好处比你立下的功劳都大。”

    此时并无外人,方醒坦然道:“陛下在无忧,陛下不在……”

    张辅笑道:“想那么多干什么?太孙果敢,军中不少人对他的看法大有改观啊!”

    军方肯定是想建功立业,朱棣在时有机会,朱高炽上位就说不清楚了。

    “杨荣等人想的是休养生息,其实就是对外毫无方略,心虚了,总是怕事情脱离了他们的掌控,更害怕掌控不住那些武人,所以干脆就借着所谓的修身养性的名头,躲在家里过安稳日子。”

    方醒微微摇头道:“大哥,自唐以后,文人其实已经不行了,再无进取心,以压制军方为己任,骨子里都在害怕。”

    ……

    朱棣并未解除方醒的禁足,所以他乐的在家逍遥。

    而马苏却每天都得去户部,和那些数据打交道。

    一本账册算完了,马苏搁笔,揉揉眼睛,然后把一摞账册带上,去送给陆飞。

    陆飞自从调到户部之后,就被视为朱瞻基的人,可这个标签并未给他带来多少光环朱高炽还在呢,朱瞻基要得等多久才能上位?

    于是陆飞就在户部慢慢的沉淀了下来,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是上下都混熟了。

    看到马苏在门外,陆飞招招手,让他进来。

    “你老师被禁足了,可有人为难你?”

    马苏把册子放在桌子上,拱手道:“多谢陆大人相问,老师在家每日反省过失,至于小子,不过是小吏罢了,也无人为难。”

    陆飞指着他笑道:“你啊你!陈潇是本官的女婿,他和你的老师相交莫逆,此时他正在外地种菜,等回来你就知道了。”

    马苏笑了笑:“若无它事,小子告辞了。”

    “去吧去吧!”

    陆飞翻看着账册,看到那清爽的页面不禁暗自点头。

    核对了一下后,陆飞带着账册去了夏元吉那里。

    “告诉孟瑛,这批人再折腾,明年户部就把这笔来回的耗费给他扣了!不像话!”

    夏元吉正在发火,陆飞进去后,夏元吉就说道:“可是账册好了?”

    “正是,大人,马苏那边算出来的全都没错。”

    “兴和伯的高徒,算个账只是牛刀杀鸡,本官只是帮兴和伯磨磨他的性子罢了,如今看来确实是稳沉,怪不得兴和伯舍不得放出去,这是担心被人给害了。”

    陆飞笑着把自己刚才和马苏的对话告诉了夏元吉,夏元吉不禁大笑道:“就算是你女婿在此,马苏也会这般说,这才是能为官的人。那些别人几句话就能哄住的家伙,本官历年所见,比比皆是,大多都销声匿迹了。”

    两人都是官场老油条,不禁都笑了起来。

    “大人,陛下出宫了。”

    呃……

    ……

    朱棣把一干御医骂的狗血淋头,然后带着婉婉就出了皇城。

    此时晚秋,天气有些冷了。

    朱棣穿着锦袍,王福生带着侍卫们保护着马车和朱棣,一路往武学去了。

    等到了武学外面,方醒已经接到通知,提早在此等候。

    “方醒!”

    婉婉下车,嬷嬷马上给她蒙上面纱,虽然感觉不舒服,可在看到方醒后,她依然雀跃不已。

    方醒微微一笑,侧身,等朱棣走过后,才跟在后面。

    “方醒,无忧漂亮吗?”

    婉婉低声问道。

    “漂亮!”

    方醒觉得自家闺女是天下第一美女,谁敢不承认,他……

    “你对武学教授的课程怎么看?”

    这时孟瑛等人已经迎上来了,朱棣却突然发问,而且问的还是这个问题。

    老朱啊!好歹是哥们把你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你厚道点行不?

    行礼之后,大家一起进去,方醒就准备把这个问题混过去,可朱棣轻哼一声,他只得苦着脸说出自己的看法。

    “陛下,臣以为武学的课程得看大明需要什么样的武人,陛下您需要什么样的武人。”

    “狡猾!”

    朱棣站在校场边上,看着那些站队列的学员,说道:“老实说吧,否则朕让你在家待十年。”

    这个威胁很实在,方醒再宅也不可能十年不出方家庄。

    方醒冲着孟瑛等人拱拱手得罪了哈!

    “陛下,臣以为武学当摒弃门户之见,文武皆学。武,可教授各种战法,不可偏废,但这些都是平常,臣以为武学应当开一门参谋课,也就是赞画课。”

    赞画课,这就是奔着把这些学员们往将领的高度培养。

    远处操练的人已经发现了这边,可没人敢动。

    孟瑛交代过,朱棣来的时候,必须要严格。谁敢犯错,直接遣送回去,连带举荐人跟着倒霉。

    “还有呢?”

    朱棣总觉得这个武学里缺少了些气氛。

    “还有?”

    朱棣点将,方醒无奈的说道:“还有就是战略课,指挥课,这个要看陛下您的意思,再有……再有就是火器的了解和使用,这个必须要精通,否则下去带兵就是睁眼瞎。”

    不了解自己麾下兵器的特点,这种将官,大抵只会打败仗吧!

    朱棣看了孟瑛一眼,问道:“你们怎么看?”

    老朱今天看来是来挑事的,孟瑛说道:“陛下,臣以为火器战法,还得要看大明是否把火器推开,其次就是兴和伯说的什么战略指挥,臣以为还是缓一缓吧,毕竟这些人大多一辈子都止步于千户官之内,学了用处不大,反而会泄露出去。”

    “保守!”

    朱棣负手在边上走着,大家赶紧跟上。

    “火器会逐步成为大明的利器,北方必然会有一次大战,大战之后,大明无近患,就可慢慢的把火器放下去。”

    大明既然无外患,为何还要普及火器?

    孟瑛等人的心中火热,这是要对外征伐呀!

    朱棣突然大步过去,孟瑛一边艰难的紧随,一边和方醒在交流。若是没有独门的膏药,他如今肯定还在床上躺着养伤。

    “兴和伯,所谓的战略课是个什么意思?”

    方醒笑眯眯的道:“就是介绍大明的情况,然后再教授这个世界其它国家的情况,合起来分析其中对大明的利弊……”

    “参见陛下!”

    操练的学员在教官的带领下向朱棣行礼,朱棣大步走到前面,目光炯炯的道:“你等可愿为大明虎贲?”

    “愿为陛下效死!”

    一千多人在校场上齐声高呼,那感觉……

    方醒觉得有些飘飘然,然后赶紧提醒自己,这等效忠的话只有老朱能飘。

    不着痕迹的看了左右一眼,方醒看到孟瑛等人都是一脸肃然的正人君子表情,不禁心中悻悻。

    朱棣没有飘飘然,只是沉声道:“你等皆是各地选拔而来,此后当好生学习,待回去之后,要好生领兵,若有滥竽充数者,现在赶紧出来,莫要等刀子架在脖子上才知道后悔!”

    下面鸦雀无声,就算是有滥竽充数的,此时也不敢冒头。

    朱棣拂袖道:“好生操练起来!”

    老朱的心情看来又不好了,真是伴君如伴虎啊!19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