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79章 朱棣的变化
    感谢书友:“石小陶”的万赏!

    ……

    “爹!”

    “爹!”

    “嗯?”

    方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茫然的左右看看。

    土豆在床里盘腿坐着,双手托着下巴。

    平安在床尾,对方醒伸出被子的大脚丫比较感兴趣,正召唤了小虫来闻闻。

    小虫把头探到方醒的脚边,鼻子抽搐着,然后猛地甩了一下脑袋,一溜烟就跑了出去。

    平安愕然,然后俯身闻了闻,就苦着脸,捂着鼻子准备下床。

    “爹,你的脚臭!”

    土豆看到方醒醒来了,就把平安揪过来,放在方醒的肚皮上。

    “爹的肚皮会一抖一抖的,就像是骑马,不信你试试。”

    方醒的大脑感觉凝固住了,脑袋里仿佛有人在撕扯着,不过还习惯性的颠簸着肚皮上的平安。

    等方醒彻底清醒时,两个儿子正在他的肚皮上玩的不亦乐乎。

    这就是阴阳之别啊!

    想起朱高煦的伤心,方醒不禁把俩儿子拉倒在床上,爷三闹作一团。

    “活着就得感恩。”

    方醒洗澡之后就去看女儿,他抱着无忧有些感慨人生无常。

    “夫君,咱们家可不能和皇室联姻呢!”

    这边在感慨,张淑慧却在考虑着现实问题。在她看来,有了儿女,人生至此圆满了,该考虑儿女以后的事了。

    至于夫君,咳咳!

    张淑慧想了半天,抬头看着在和无忧对视的方醒笑道:“妾身倒是忽视夫君了。”

    方醒能说啥?只能抱着闺女干看着却不能亲。

    “这闺女娇贵,一亲就会皱眉头,看着就心疼。”

    方醒抱着无忧的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张淑慧不禁笑道:“以前土豆和平安时,您可是说孩子要摔打,可轮到无忧了却小心翼翼的,传出去别人会笑话呢!”

    “谁敢?”

    方醒看到无忧打了个小哈欠,急忙就轻轻的摇晃着襁褓。

    “夫君,陛下对汉王又重视起来了呢!”

    张淑慧觉得自家的夫君就是有眼光,在朱高煦还在沉沦时两人就开始交好,以后说不准能有些好处。

    这就是妇人!

    外人的悲哀她们有时候能感同身受,可也仅此而已。在她们的心中,早就被夫君和孩子给填满了。

    太子妃就是如此,回到宫中后,朱高炽问了情况,就夸了她几句。然后夫妻俩还为朱瞻壑唏嘘了一阵。

    可一转眼,当看到婉婉后,夫妻俩又慈眉善目的把她叫过来,一阵嘘寒问暖。

    “父亲,皇爷爷又发脾气了呢!”

    婉婉这段时间虽然是回来了,可每天都要去朱棣那边看看,顺便陪他吃饭。

    朱高炽的眸色微动,问道:“可是有人惹你皇爷爷生气了?”

    婉婉皱眉道:“好像是那个什么武学,新来的人……和老的人打架,皇爷爷就骂人了。”

    “婉婉别说了。”

    太子妃一把拉她过来,搂着她说道:“以后在你皇爷爷那边看到的事不要说。”

    一旦说了犯忌讳的事,那就有刺探的嫌疑。

    婉婉茫然不懂,朱高炽讪讪的道:“是,婉婉下次说些好玩的事就行了。”

    ……

    武学很新,从房屋到人员都很新。

    宽大的校场上,此刻两帮人在群殴,场面刺激。

    孟瑛总觉得自己的前半生毫无瑕疵,完美无缺。

    从十六岁开始,他就不断在创造着沙场奇迹,直至承袭了保定侯的爵位。

    那时的他认为自己即便是不承袭爵位,依然能凭着功勋封爵。

    那时的他锐气满满,深得朱棣的信任,所以掌管着五军都督府的印信。

    北征时他也曾经立下战功,然后……然后……

    “本侯不该长留在京城,变成了守户之犬!”

    校场中,两帮子人依然在混战着,有些聪明人从侧翼绕过去,给了对手一击,颇有些用兵之能。

    孟瑛只觉得心中空荡荡,臀部的伤势让他有些站不稳了。他默不作声的挥手,随即身后静默的大队步卒调转长枪冲了过去。

    “跪下!都跪下!”

    枪杆一阵抽打,那些已经打出火气的学生才知道闯祸了。

    斗殴不是大事,可这等规模的斗殴却说明上官无能。

    “检查伤患,查清领头的报与本侯。”

    孟瑛有些消沉的坐马车回去了,武学目前还开不了学,因为还没确定教授的人选。

    ……

    “陛下,武学的学生们至今无所事事,您看是不是把教授的人给定下来?”

    过了今天,张辅就可以回家了。这段时间他在宫中谨小慎微,每日除去在朱棣的身边以备咨询外,回到住所就闭门读书。

    朱棣怒火才刚消散,沉声道:“孟瑛他们不是递上了名册吗?那便按照他们的来,若是出了纰漏,让孟瑛来说话。还有,火器的教授孟瑛为何没有交代?”

    张辅说道:“保定侯的意思是……让安远候兼职。”

    “胡闹!”

    朱棣的怒火又上来了,“柳升每日事务繁忙,如何有时间去教授?”

    朱棣的身体在颤抖,吓到了边上的御医,急忙过来劝道:“陛下喜怒,怒伤身啊!”

    朱棣的右手放在身侧,不可抑制的在颤抖着。

    他盯着张辅,努力控制着,慢慢的平息下来。

    此刻的朱棣面容竟然有些狰狞,张辅心中一惊,就说道:“陛下,臣以为不如从朱雀卫调些千户官去教授为好。”

    朱棣慢慢的平静下来,淡淡的道:“朱雀卫自己没本事,他们不是担心方醒造反吗?传朕的旨意,以聚宝山卫为主,两卫轮流派出百户和千户官到武学教授。”

    张辅心中微动,杨荣已经飞速的拟好了旨意,然后让人交于兵部去处置。

    “军中斗殴,全部禁食两日!”

    朱棣觉得身体好了些,就起身踱步道:“脱欢苟且偷生,可朕却信其是在卧薪尝胆,你们要记住,大明的敌人只在北方!不管是哈烈还是更远的地方,总有敌人在等着大明去征服!”

    火器部队的辉煌战绩是实打实的,而当今世界三大帝国鼎立,还有欧洲的若干国家,大明不能轻慢!

    大明目前的全火器卫所还是太少了,神机营的太老,朱雀卫还需要打磨……

    “令兵部从各处挑选合适兵将……”

    张辅的心中一震,嘴唇蠕动着想劝朱棣,可朱棣却不容拒绝的道:“优先补充聚宝山卫满员,其次把玄武卫中不合格的换下来!”

    “朕要三卫虎贲!”

    朱棣又有些激动起来了,他吩咐道:“去吧,告诉方醒,好好的操练,朕觉得下一次北征不会轻松,肯定是恶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