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78章 人心啊!
    朱瞻壑的死对大部分人来说根本就不搭干,只有那些官员和勋戚们暗自取笑。

    没了朱瞻壑擦屁股,汉王以后再弄出些麻烦出来……朱棣那边大概要收拾他了吧。

    “父皇的脾气越发的阴晴不定了。”

    `

    朱高燧摸着额头上的肿起,目光阴冷的道:“不过父皇以前用镇纸砸人……最少是头破血流,而本王却只是青肿,这个有趣了!曾述,你怎么看?”

    他的对面坐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此刻正微笑着,让人一见不禁生出亲切之感。

    “殿下,陛下生病期间,外面不少风风雨雨。而陛下已经老了,狮王老了会担心被别人抢走自己的位子,所以……脾气难免会暴躁些,不过殿下近日当小心,不要触怒陛下。”

    朱高燧笑道:“那日太子举止失措,引发了燕山左卫的暴动,若不是聚宝山卫进城,本王此刻已经在俯瞰天下了!”

    曾述微笑道:“殿下无需着急,这人啊,年纪一大就容易猜疑,容易犯错,咱们不着急,再说……太子和太孙之间……一山不容二虎嘛!”

    朱高燧挑眉道:“他们父子现在是面和心不和,父皇看在眼里,却无法控制,哈哈哈哈!”

    “曾述你不错,比那谢忱高明百倍,以前本王被那谢忱蒙蔽了,居然疏忽了你,哎!以后咱们都好好的,本王不会忘记有功之臣。”

    曾述起身拱手道:“殿下雅量,在下佩服。”

    朱高燧笑了笑,正准备再许诺一些好处,眼角就瞟到门口有人,就喝道:“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那人进来禀告道:“殿下,汉王世子去了。”

    “哦?”

    朱高燧面无表情的道:“府中按照规矩送些祭品去就是了,让王妃去一趟。”

    “是,殿下。”

    “且慢!”

    曾述先冲着朱高燧拱拱手,然后问道:“陛下那里可有动作?”

    朱高燧摇摇头:“父皇大概没心思去管这些吧。”

    “陛下派了大太监去祭奠。”

    呃……

    瞬间朱高燧就觉得脸上发热,他的皮肤本就白皙,红的一目了然。

    曾述急忙弥补道:“汉王跋扈,陛下多半是叫人去警告的吧。”

    这话谁都不信,朱棣再暴躁,可也不会在孙子的葬礼上去警告儿子。

    ……

    方醒违反了禁足的旨意,所以在看到大太监后,他就准备开溜了。

    “兴和伯留步。”

    大太监叫住了方醒,然后两人到了灵堂的边上,他低声说道:“陛下知道你在这,让你戴罪立功,好生安抚汉王殿下,否则禁足一年。”

    “是汉王把我拉出来的,难道我还能不来吗?”

    方醒觉得自己很冤枉,老朱的脾气越发的无赖了。

    朱高煦哪有那么好安抚的,弄不好就要上演全武行。他又打不过朱高煦,咋整?

    大太监垂眸道:“汉王殿下心伤,就算是大醉一场也好啊!”

    “这是御医的说法,咱家不懂。”

    于是为了不被禁足一年,方醒只得找到了正在灵堂里发呆的朱高煦。

    “殿下,让人来祭拜吧!”

    从灵堂布置好之后,朱高煦就不许人来祭拜,自己独自坐在里面,看着棺木发呆。

    等他抬起头,方醒不禁被那满眼的血丝吓了一跳。

    “入土为安。”

    方醒只能这样劝慰一位失去儿子的父亲。

    朱高煦的眼睛动了一下,突然身体往后倒去。

    “来人呐……”

    方醒一把扶住朱高煦,可这人太重了,急忙叫人来帮忙。

    ……

    朱高煦病了,这位猛将破天荒的病倒了。

    朱棣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派了几名御医进驻汉王府不说,还派了大太监时不时的去灵堂转悠一圈。

    于是京城的文武都知道了朱棣的态度,汉王府的门槛一时间差点被踩平。

    方醒在汉王府熬了一夜,也喝了一夜。

    儿子死了,朱高煦还在喝酒,只是喝到后半夜时,他把酒坛子一砸,哭着说起朱瞻壑劝他少喝酒的次数。

    掰着手指头一次次的数,数到最后泣不成声。

    天亮了,方醒跌跌撞撞的走出去,等在门外的几个御医闻到他一身的酒气,不禁眉头皱的能夹死蚊子。

    方醒一张嘴都是酒气,指着身后说道:“去吧,殿下只是伤心过度,且等他睡醒了再说。”

    “我的儿……”

    这时里面传来了朱高煦的喊声,几个御医都有些怯了,怕被暴打一顿。

    “无事,等睡醒了再来。”

    看着方醒跌跌撞撞的出去,几个御医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磨磨蹭蹭的进去了。

    方醒回到家中,因为满身的酒气,也不好去熏张淑慧和无忧,就让人传话,然后他自己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的人事不省。

    就在他呼呼大睡的时候,朱高煦伤心世子去世而病倒的消息也传了出去,外界对朱高煦的看法终于是有了些改观。

    而朱瞻基亲临,朱棣派出大太监,朱高炽让几个儿子都去祭奠的消息更是让人目不暇接。

    朱高燧大怒,他觉得自己被耍了,于是赶紧亲自出马去了汉王府。

    只是朱高煦正在伤心的时候,两兄弟一言不合,就发生了冲突。

    不管是从武力值还是从气势上来说,朱高煦完全碾压朱高燧,于是他又带着一脸的青肿回到了赵王府。

    朱棣对此保持静默,可外面却有些人在说朱高煦暴戾的话。对此朱棣只是在和杨荣等人处理完政事后带了一句。

    “无事生非!”

    这一巴掌打那些人满眼金星,有人就嘲讽说他们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朱棣这当爹的都不说,你们瞎比比个啥?吃饱撑的吗?

    而后太子妃更是亲自出动,去汉王府安慰了一干女眷,据说她拉着汉王妃的手许诺。

    “都好好的,咱们是一家人,以后守望相助。”

    这话传出去,顿时打翻了不少醋坛子,其中以朱高燧为甚。

    你们是一家人,合着我就是外人吗?

    而朱棣显然很欣赏太子妃的表态,她人还没回宫,一大堆赏赐就送到了朱高炽的面前。

    那送赏赐的太监转述了朱棣的原话:“张氏是我家的好儿媳。”

    尼玛!这话传出去,满京城的贵妇人都吃醋了。

    在皇家做儿媳做到太子妃这等地步,以后多半是要青史留名了。

    而等解缙得知这些消息后,也只能长叹道:“人心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