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74章 喜事连连,皇家的孩子不好生

第1274章 喜事连连,皇家的孩子不好生

    无忧的出生让方家上下从平淡到惊喜,全由方醒一人的喜乐而驱动。

    而太孙府里,御医却拿不准脉,等问了胡善祥的嬷嬷,得知月事没来后,就有些谱了。

    “殿下,有些孕相,不过时日尚浅,不敢断定。”

    朱瞻基想起自己回来这一个多月的日子,心中有些激动。

    在海外熬了那么久,等朱棣醒后,心中放松的朱瞻基就来了一次雨露均沾。

    “八成是。”

    ……

    洗三之后,无忧越来越白净了。

    方家的大小姐出世,皇家也非常给面子。

    朱棣让人送来了一个玉如意,正和无忧的名字。

    太子那里送了一堆首饰,就等着无忧长大了一一戴上。

    而朱瞻基不出预料的送了重礼——一尊玉菩萨。

    羊脂白玉的玉菩萨,尊贵程度……怎么说呢?能把方家庄给买下来。

    看着差不多有无忧高的菩萨像,方醒喜道:“据说是在昆仑山下的玉河里找到的料,这一尊就是价值连城啊!正好给无忧把玩。”

    把玩?

    俞佳有些无语,这等东西不说供起来,你起码得小心翼翼的收藏着,免得弄坏了。

    “这玉硬着呢!还有,你怎地还没走?”

    方醒把玉菩萨随意的放在桌子上问道。

    俞佳挑眉道:“太孙妃有孕了。”

    呃……

    朱棣能下地了,朱瞻基要有孩子了,这些消息一放出去,顿时各种赞美之词就借着奏章冲进了宫中,让宫中也跟着喜气洋洋的。

    而和这个喜气洋洋相反,朱棣一道道的旨意下去,大江南北无数人家被赶出家门,然后直奔缅甸等地。

    那些人大多是被锦衣卫和东厂侦知:在朱棣生病期间的行为不妥当!

    紧接着朱棣一改严厉,京城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均可得到宝钞一贯。

    而理由很简单,为了庆贺太孙妃有孕。

    这个眷顾让满城人无语——太子还在那里呢!陛下您就那么宠爱太孙,这要是吃醋了咋整?

    而太子的反应却出乎人的预料,居然令人去京城几大寺庙上香,祈求各路神灵保佑这个还未见天日的孩子。

    “你的压力不小吧?哦不!应当说是太孙妃的压力不小。”

    书房里,方醒的手维持着抱孩子的姿势,可孩子已经去吃奶了。

    朱瞻基愁眉苦脸的道:“我也说了生男生女都喜欢,反正能生就成,可胡氏还是整日愁眉苦脸,劝不动啊!”

    “那是因为你是太孙,胡氏就想生个儿子,让你有底气……啧!头痛啊你这事!”

    两人面面相觑,都觉得不知道生男好还是生女好。

    朱棣还在,朱高炽也在,第四代的皇储要是出来了,额滴神啊!

    谁会如芒在背?

    方醒犹豫着道:“祈祷吧瞻基,祈祷胡氏生个女儿,俗话说长姐如母,以后孩子们也有个人教导。”

    朱瞻基点点头,“是,皇爷爷还在,不管从哪里去考量,此时生个女儿最好。”

    两人都心照不宣的笑着,可笑的却有些假。

    方醒马上就去了后宅,让小白带着两个孩子去太孙府。

    这是小白第一次出去交际,可她依然是没心没肺的,更遑论化个妆。

    等到了太孙府后,守门的眼中就只有土豆和平安,喜道:“二位小伯爷光临,这可是好兆头啊!想必太孙妃定能一索得男。”

    等进了后院,小白看到一个女人在几个侍女和嬷嬷的陪同下,站在一棵大树下吟哦着诗词。

    土豆低声道:“二娘,这是太孙妃的对头,咱们不理她。”

    小白一听就有数了,就牵着两个孩子,目不斜视的走过去。

    “……最晚到芳菲……咦!”

    孙氏突然侧身,然后面露喜色的道:“是土豆来了呀!那个想必就是平安了,可是来给太孙妃道喜的吗?”

    小白福身道:“见过孙嫔。”

    孙氏这才发现了自己的失误,她略一思忖,就笑道:“可是兴和伯的二夫人吗?幸会了。”

    小白点头道:“是,妾身还要去太孙妃那里,就先告辞了。”

    这个态度相当的生硬,孙氏笑容不变,亲切的道:“快去吧,回来若是有时间,就到我那去坐坐。”

    小白随口应了,然后带着两个孩子,被引着往胡善祥那边去。

    “听说兴和伯对女儿喜爱非常?”

    看着几人转过游廊消失不见,孙氏淡淡的问道。

    “是,只是兴和伯仇人不少,洗三礼去的人不算多,那些学生也去了,这才热闹些。当时兴和伯随口就说……无忧的夫婿必须是从一而终,还引人笑了许久。”

    “兴和伯爱女啊!”

    孙氏想起了自己进宫前的生活,突然对无忧生出了艳羡之心。

    “那孩子……还带来了太孙妃的喜讯,以后……只要不出意外,想必会是万般宠爱集于一身。”

    看到孙氏惆怅,有人就说道:“兴和伯就是个福星,您看他帮了太孙多少忙,还有,家中的小妾现在也敢出门了,还大摇大摆的来了咱们太孙府,以后还是个伯爷的娘,这际遇整个大明都难遇到啊!”

    “还有那个什么马苏,孙嫔您不知道,如今他在户部人人夸赞,连夏大人据说都想把他留在户部任职呢!这肯定是兴和伯和夏大人交好,这才给了个面子……”

    “好了!这等臆测的话以后少说。”

    ……

    “太孙妃,兴和伯家的二夫人带着孩子来了。”

    胡善祥正在床上躺着,这个是御医的交代——因为她的情绪波动过大,最好卧床养胎。

    “哦!快请进来。”

    胡善祥一边说着,一边让人把自己扶起来,满心期待的等着。

    “兴和伯家的孩子就是皮实,若是我腹中的孩儿能有七八成就心满意足了。”

    等看到土豆后,胡善祥笑着叫人去拿点心来,然后对小白说道:“你是第一次来,千万别生疏了,坐吧,顺便给我说说这怀胎的禁忌。”

    小白一闪身,就露出了一脸沉稳的平安。

    “哟!这是平安吧?”

    胡善祥看到小大人似的平安,欢喜的叫人赶紧去拿太子妃送来的点心。

    小白也没紧张,一张口就把胡善祥的嬷嬷们吓了一跳。

    “太孙妃,怀胎没那么多的禁忌,除去那些忌口的吃食之外,只要心情好,干啥都行。”

    呃……

    想起御医说过的话,有个嬷嬷就说道:“这刚怀上的时候得保胎呢!”

    “心情好就好。”

    小白严肃的道:“这是我家少爷说的,除非是身子有问题,别人家的女人怀着孩子还得下地干活,回家还得做饭洗衣,有的甚至快生产了还在地头呢!”

    “我家少爷还说了,越是金贵就越不好生,该吃就吃,该玩就玩,保证母子平安。”

    “这个好!”

    胡善祥对方醒有着近乎于迷信的信任,这是从她刚被朱棣选中时,方醒劝说她放开些,别太拘谨时开始产生的感觉。

    “还有就是别受凉了,毕竟是药三分毒,孩子也跟着被毒,那不好。”

    几个嬷嬷纠结的听着小白在‘大放厥词’,就想晚点再劝胡善祥。

    “是呢,心情郁郁,感觉肚子里的孩子都不高兴。”

    胡善祥的话让人发噱——这时候孩子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哪有什么情绪可言。

    等小白前脚一走,胡善祥就令人扶着自己去花园里走动,把几个嬷嬷吓得跪在地上劝阻。

    朱瞻基得知后,沉吟良久,最后就让人去传话——只要不是奔跑负重,随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