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73章 无忧
    凌晨,朱棣醒了。他觉得胸口发闷的感觉好了许多,身体里又重新拥有了力量。

    两个宫女在边上打盹,朱棣起床的动静很小,没有惊动她们。

    为了安静,大门的门轴经常上油,朱棣轻轻的推开,久违的清新空气顿时让他的精神一振。

    跨过门槛,朱棣觉得脚有些软,他看看左右,大太监正靠在墙壁上打盹,而右边有些声音。

    顺着走廊转过,几个宫女正叽叽喳喳的围着婉婉说话,而婉婉也难得恢复了女孩子的雀跃,指东打西的在安排着。

    “你去切肉丁,你去烧火,还有你……你去淘米,咱们煮肉粥,皇爷爷一定喜欢吃……”

    朱棣转身下了台阶,大太监突然一个激灵就醒了,看到朱棣刚想叫唤,可却想到了一个可能性,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出窍?

    朱棣下了台阶,活动着身体,只觉得通体舒畅,可等他回身时,看到身后一脸惶然的大太监,就皱眉问道:“你慌什么?”

    “陛陛陛……陛下!”

    恰好东边太阳升起,一缕阳光照在朱棣的身上,大太监这才还魂。

    “陛下,您大病初愈,还得多歇息啊!”

    据说魂魄见不得阳光,一晒就烟消云散。

    朱棣点点头,这时有个太监过来,看到朱棣后一惊,就赶紧禀告道:“陛下,兴和伯夫人要生产了,他想告假回家去看看。”

    朱棣看着东升的太阳,说道:“出海归来就没歇息过,他算是用心了,让他回家三日。”

    转身,王贵妃正欢喜的站在台阶上,和婉婉一起看着他笑。

    雨过天晴了呀!

    ……

    方醒得了假,一溜烟就跑回了家里,正好赶上张淑慧进了产房。

    “二姑爷无需担心,二妹妹的身子骨好,产婆说这胎顺。”

    张淑慧半夜觉得不对劲,方杰伦就安排人等城门开了就去各处报信,张辅闻讯就派了二夫人吴氏过来照看,随行还有一箱子药材。

    “多谢大嫂了。”

    方醒可不会管张辅家里什么情况,反正他也没和大夫人打过交道。

    解缙的夫人和儿媳妇都来了,还有方杰伦的老妻也在,就看着丫鬟端着开水进去,里面不时传来张淑慧的呻ying。

    “爹!”

    小白带着两个孩子站在边上,铃铛带着两只狗就守在他们的身边,土豆有些惶然。

    方醒走过去握着土豆的手说道:“你娘马上就会给你添一个小弟弟或是小妹妹,土豆欢喜吗?”

    土豆点点头,把身体靠在方醒的身上,微微颤抖着。

    “大娘要生孩子了,爹。”

    “嗯!”

    方醒摸摸平安的头顶,焦急的等待着。

    那孩子确实是个不折腾人的,不过是大半个时辰,里面就传来了婴儿的哭声。

    一个产婆满脸遗憾的出来道:“恭喜伯爷弄瓦之喜,母女平安!”

    是个姑娘?

    所有的女人都遗憾的叹息了一声,合在一起声音不小,倒是吓了各自一跳。

    “好!”

    方醒一声喊,然后欢喜的道:“赏她们!”

    方杰伦的老妻就上去给了宝钞,那产婆一脸愕然的不敢接,以为方醒是说反话。

    凡是权贵之家,对子嗣都比较重视,儿子就没有嫌多的时候。

    方醒家中两个伯,可也只有两个儿子,这……不够啊!

    连吴氏都以为方醒是在强颜欢笑,所以就说道:“姑爷和二妹妹都年轻,以后有大把的时间,再生几个就是了!”

    张辅不知道是什么毛病,导致家中就孤零零一个不能袭爵的儿子,还有一个女儿在太子宫中。

    “少爷!”

    吴氏正发愣时,方醒已经进了产房。

    张淑慧满头大汗的看着方醒进来,也不惶恐,艰难的笑道:“夫君,果然您是对的,是个丫头。”

    初生的孩子已经洗干净了,被包在襁褓中,方醒接过来,看着那张皱巴巴的脸,脱口而出道:“我闺女一看就是美人胚子,长大了得看紧她,别被那些混小子给欺负了!”

    皱巴巴的孩子根本就看不出什么美人胚子的风采,不过方醒出手打赏,几个稳婆马上夸赞的话不要钱的流淌出来,直把这个孩子夸成了天下第一美女。

    “你好好的歇息,为夫去想个名字。”

    方醒一溜烟去了书房,然后把说文解字这些书籍翻了个遍,等家人叫他吃午饭时,也没找到头绪。

    为人父母对待孩子总是想给他最好的,包括名字也是。

    “爹,妹妹好丑!”

    土豆和平安都看过了孩子,觉得皱巴巴的丑死了。

    “平安小时候也这样,你小时候比你妹妹还丑。”

    方醒漫不经心的模样让土豆有些吃醋了,而平安却满不在乎。

    小白忙着照顾两个孩子,方醒心不在焉的吃了饭,然后就去看了孩子。张淑慧正在喝着没滋没味的月子汤,看到他进来,就喜道:“夫君,孩子的名字想好了吗?”

    方醒正在盯着孩子看,闻言就随口道:“想了半天都没想到,要不就叫做无忧吧。”

    张淑慧满心欢喜的道:“夫君可疼她了,还起了个那么好的名字。”

    这年头女儿不值钱,取名字大多随意。而方醒取名为无忧,看似简单和随意,却饱含着一位父亲对女儿未来的期待和祝福。

    方醒伸手触碰了一下无忧的脸蛋,看着她小嘴蠕动,只觉得心都软了。

    “我去交代一下,洗三礼大办!”

    张淑慧看着方醒出去的背影,感动的无以复加。

    “夫人好福气,伯爷这般看重,您以后就等着享福吧。”

    “就是,去年民妇在李家接生了个女儿,啧啧!他家老爷一听拂袖就走,你说这产妇本就辛苦,一听自己的夫君不乐,哎!后来郁郁了大半年,听说已经病倒了。”

    “别胡说,伯爷可是爱的不行,这名门贵女啊!以后肯定能嫁个好郎君。”

    张淑慧没理这些,在床上侧身看着无忧,只觉得怎么看都漂亮。

    方醒出去一吩咐,随即黄钟就开始写请帖,家丁们全部出门去通知。

    很快,和方醒关系好的人家都接到了请帖,大家都有些不解。

    “他两个儿子洗三礼都没请人,怎么轮到女儿就要大办呢?难道是瞄着宫中?”

    吕震没接到请帖,不过他不在意,只是习惯性的把方醒的举动阴谋化了。

    “也不对啊!太子殿下那里不可能,否则以后他方德华就难做人了,太孙还没孩子呢,他这般招摇是为了什么?”

    而等请帖被送进太孙府时,朱瞻基就笑了:“这是要招女婿吗?”

    杜谦抚须道:“毕竟都两个儿子了,估摸着是兴和伯疼女儿吧。”

    朱瞻基眼神一黯,他的女人们至今依然没有动静,不然……

    “叫什么名字?”

    “无忧。”

    “无忧?德华兄果然是疼爱这个女儿,我……”

    “殿下,太孙妃病了。”

    朱瞻基霍然起身,皱眉道:“去看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