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68章 帝王之术,蹄膀诱人
    “此事我管不着。”

    当金忠来向朱瞻基倾诉着五军都督府的霸道时,朱瞻基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金忠。

    “那些学员的调集需要兵部的许可,金大人,你此时再说这些已经晚了。”

    朱瞻基的面色冷漠,目光隐含不满:“此事由兵部和五军都督府牵头,兵部不愿去掺和军中的浑水,可也该做好监督的事,及早报与皇爷爷知道,此时再说这个,金大人不觉得晚了吗?”

    金忠愕然,然后退后躬身道:“臣事前观望,事后推卸,有罪。”

    这个太孙居然让他生出了面对朱棣的感觉,只是比朱棣少了些火爆。

    这个态度不错,朱瞻基说道:“燕山左卫的事出了结果,乃是下面的军士觉得武学和退役的人选不公,所以寻机闹事。已经查过了,有人收了好处,谁给的好处多就让谁进武学。此事虽与兵部无干,可终究也属失察,金大人,要动起来!不然国朝兵部和五军都督府的两个点就倒下了一个,何来的牵制!”

    金忠心中悚然,“臣万死!”

    这个太孙,他!他居然毫不忌讳的点出了这里面的关窍,何其的自信!

    朱瞻基微微一笑:“此事我不管,孟瑛和那群将领抱团分肥,此陋习也!且等皇爷爷理事之后,自然会做出处置。”

    金忠不敢再小觑这位太孙,推心置腹的道:“殿下,军中陋习由来已久,可那些人大多是靖难之役的功臣,对陛下忠心耿耿,陛下也不好动手。兵部以后会做好监察之事,不让军中散乱。”

    朱瞻基颔首道:“既如此,金大人且去吧。”

    等金忠走后,朱瞻基就进了宫。

    朱棣的情况看着有好转,可却不是太医院的功劳。

    御医们面上无光,于是此时就开始引经据典的说着是哪一道汤药治好了朱棣,热闹非凡。

    不过这些人还知趣,只是在寝宫外自嗨,看到朱瞻基后就作鸟兽散。

    朱瞻基摇摇头,也不呵斥,就进了寝宫。

    “皇爷爷,有羊肉呢!红烧的,他们还加了辣椒,哎呀!婉婉一看到就流口水了,只是想着皇爷爷不能吃,婉婉就忍了忍,等皇爷爷好了一起吃。”

    朱棣显然被勾的暗自流口水,就故作不耐烦的道:“谁吃那些油腻的!”

    “好吃呢皇爷爷!咦,大哥?”

    朱瞻基一进来就看到朱棣一脸无奈的模样,心中暗笑,然后夸了婉婉几句,就说道:“刚才金忠去找孙儿,大概是对武学之事有些不满,孙儿就敲打了一下。”

    婉婉听到是国事,就乖巧的告退。

    朱棣的目光一直把婉婉送出门外,这才冷冷的道:“金忠以为武学只是个补充,有些大意了,等发现不对头时再去干涉,也晚了!现在孟瑛肯定在头痛,不过朕不管,朕只要结果,若是武学出不了忠心耿耿的将才,朕会让孟瑛知道什么是雷霆之怒!”

    朱瞻基说道:“是,我家不必管过程,否则要那些臣子来何用!”

    “正是如此,你父亲虽然胸中有抱负,也有手段,可终究失于柔弱。”

    朱棣觉得更饿了,他喘息一下说道:“为君者不可一味偏于手段,君临天下,何为君临?若只知道同臣下耍弄手短,这君也不像是君,臣也不像是臣,迟早会生事。”

    “看到了可以隐忍以待时机,可时机一到别用手段,只问结果。”

    如果方醒在这里的话,会觉得朱棣的帝王之术太出色了。

    朕不和你玩手段,只看结果,结果不对,该罚就罚,该杀就杀。

    老子就问你怕不怕!敢不敢懈怠!

    朱瞻基点头受教,然后问道:“皇爷爷,可您有时候也会用手段的呀!”

    朱棣在被子下的手摸着空荡荡的肚子,淡淡的道:“这是朕要教你的第二个本事,为君者不可被人找到行事的规矩,要没规矩,今日霸道,明日换个手段,要让他们无所适从,这才会心中生畏。”

    朱瞻基在学帝王之术,而且还是口口相传,不行于文字的传男不传女。

    而方醒在家和两个儿子亲热了一会儿,又和大虫小虫熟悉了一阵,就赶紧去照看张淑慧。

    方醒归来,张淑慧的情绪就稳定了许多,只是胃口大开,而且还莫名其妙的开始喜欢吃猪蹄膀,要炖的烂烂的,入口即化的那种。

    方醒看着那一大碗猪蹄膀,无奈的道:“少吃些吧,吃多了肚子里的孩子受罪。”

    张淑慧摸摸自己有些发胖的脸,再捏捏开始肥硕的大腿,悲鸣道:“夫君,妾身不活了!”

    方醒趁机把大碗交给木花,然后说道:“为夫肯定不会嫌弃的,只是土豆……”

    “娘,你长胖了!”

    土豆和平安在边上玩橡皮泥,听到方醒叫自己,就习以为常的嚷了一句,头都没抬。

    张淑慧瞪了他一眼,然后看着木花手中的大碗,痛苦的道:“木花正是能吃的时候,把它吃了。”

    这份蹄髈可是花娘废了不少心思做的,加了些配料,吃起来肥而不腻,味道醇厚,堪称是美食。

    木花欢喜的端着碗走了,以前在倭国的时候,她的母亲根本就不大管她,任由她自生自灭,吃食大多是客人给的残羹剩饭。

    自从来了方家之后,方家的美食是她除去空闲时玩耍之外,唯一惦记的东西。

    张淑慧有些艳羡的道:“夫君,木花都十二三岁了呢。”

    这是想配出去,方醒皱眉道:“还早,十六岁以后再寻摸。到时候你在庄上找找就是了。”

    张淑慧的眉心一松,马上就忍不住了,说道:“夫君,妾身都没吃的了。”

    方醒无语,早上张淑慧才吃了三个荷包蛋,一碗面条,现在还不到午饭时间啊!

    看到方醒无奈的模样,张淑慧噗嗤就笑了,然后说道:“罢了,嬷嬷们也说别多吃,不然孩子大不好生。不过这个孩子是个可人的,除了开始那几月之外就没折腾过,等生下来妾身一定要好好的疼他。”

    秋高气爽,这个时节生孩子可以少受罪。

    方醒看着她的大肚子说道:“是,这个孩子是个乖巧的,以后还有两个哥哥看顾着,肯定能享福。”

    “嗯,妾身也是这般想的。”

    张淑慧只觉得天地之间的幸福都在自己的身上,再无他求。

    等吃了午饭,方醒得回去了,两个孩子带着两条狗,一路把他送到了前院,依依不舍的。

    方醒俯身摸着两个孩子的头顶道:“你们都大了,在家要会照顾人。”

    土豆昂首道:“爹,我都会给娘端茶倒水了。”

    “是个好孩子!”

    方醒揉揉他的头顶。

    平安静静的看着大门,说道:“爹,我会让大虫和小虫咬坏人,还会帮娘分线。”

    “好孩子!就是话应当多一些,回去吧。”

    方醒看着两个孩子和两条狗,一溜烟的往内院去了,再回身,金忠已经等了许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