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67章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感谢书友:“aeon sea”的万赏!

    感谢书友:“这书很清真”的万赏!

    ……

    “你这是何苦?”

    大太监面无表情的道:“宫中自然有宫中的行事规矩,大家都被困在宫中,若什么都按照外面的规矩来,你可知时间长了会发生些什么?”

    “一切规矩都得有个人情可讲,连陛下都对有些事睁只眼闭只眼,你倒好,想一下子把它捅出来,对谁有好处?”

    大太监说完就准备回去,方醒却说道:“可拿人命不当事,这种人以后难道会对陛下忠心?怕是宁可我负天下人吧!”

    这话太毒,一下就点中了林聪的本性,大太监也知道的本性。

    “哎!你这是不饶人啊!罢了!”

    方醒既然都说透了,大太监当然不会置之不理,就进了寝宫。没多久,一群体型健壮的太监就冲了出来,和方醒擦肩而过后,气势汹汹的去了外面。

    得!看来那位林聪要完蛋了,方醒转身就走。

    “兴和伯等等。”

    方醒回头,看到一个太监跑出来,近前道:“有人劝您几句,说是宫内宫外皆是人心,能维持着不乱就是规矩。”

    “不乱啊!”

    方醒点点头,然后说道:“可大明要成为中央之国,只是不乱可不行!”

    那个太监回去把这话转告给了大太监,大太监摇头失笑,进去告诉了王贵妃。

    王贵妃正在喝粥,听了就笑道:“这什么中央之国咱们宫中的人可不敢乱议论,不过既然是振奋之言,想必陛下会欢喜的吧。”

    “竖子把人心想的太简单了!”

    “陛下!”

    王贵妃把碗放下,赶紧回身。

    朱棣醒的炯炯的,看来是听到了刚才的话。

    “林聪你怎么处置的?”

    王贵妃先让人去准备粥,然后说道:“臣妾就让他们先把人扣住,然后把那个小内侍给弄出来,等陛下您醒来后处置。”

    “搜查,审讯,打死!”

    朱棣冷酷的吩咐道,大太监随即出去传令,王贵妃接过粥,准备喂。

    “什么绝食为朕祈福,纯属利欲熏心,泯灭人性!扶朕起来!”

    朱棣却不肯,被人扶起来后,接过碗,几口就吃了,说道:“再来一碗。”

    连吃了三碗,朱棣这才停下。

    “方醒的妻子有孕,让他白日可回去两个时辰。”

    ……

    得到这个好消息,方醒顿时大喜,只恨现在天黑了,否则他现在就想回家。

    巡夜是最痛苦的差事,可方醒还得亲自带队,否则会被人说不尽心。

    夜间的皇城静的就像是乱坟岗,没有风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都停住了。

    方醒一路转悠到了奉天殿的外面,隔着围墙看着那巍峨的宫殿顶部,不禁觉得太奢侈了。

    “谁?”

    前面的军士低喝一声,接着有人说道:“咱家孙祥。”

    “孙公公大晚上的不睡觉,这是忙什么呢?”

    灯笼举起,前面果然是孙祥,身边只带着两个太监。

    孙祥拱手道:“正好完事,兴和伯,一路走走?”

    方醒点点头,知道这人有话说。

    两人在前,其他人在后面,一路缓缓而行。

    “兴和伯可知自己今日已经犯了宫中的忌讳吗?”

    “什么忌讳?”

    “宫中的规矩,陛下也认同的规矩。你可知道,咱家刚看着人把林聪活活的打死,还有他的几个心腹也是,血淋淋的,有伤天和啊!”

    方醒说道:“他被打死只是咎由自取,宫中的人难道不该欢庆吗?”

    孙祥低笑道:“宫中人被困在这地方,没了男女之愉悦,没了儿孙绕膝,兴和伯,难道你想让他们连七情六欲都丢掉吗?和尚都做不到,何况于他们!”

    方醒注意到孙祥说的是他们,没有把自己算在内。

    孙祥数着佛珠说道:“陛下要他们的忠心,不然身处宫中,周围皆是居心叵测之辈,如何能安心?”

    “外臣们为官做宰,威风凛凛,家中娇妻美妾,好享受啊!而宫中人能有什么?”

    太监宫女们什么都没有,若是再和军营般的管理,别说是忠心,只会剩下戾气!

    “宫中每年都要死不少人,陛下为何不过问?只要一查,马上有人会倒霉,为何不查?兴和伯细细思之。咱家告辞了。”

    走出两步,听到方醒没说话挽留,孙祥回身,就看到方醒站在那里,定定的看着宫中。

    “这是悲剧,你我都不能制止的悲剧,宫中的人就像是被圈养的奴隶,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孙祥动容道:“多谢兴和伯,只是还请慎言。”

    “我自负敢言,可却对此无能为力,甚至是只能麻木的看着这一切,好似已经习惯了。”

    “宫中就是个小江湖,人怎会没有七情六欲,我只希望在以后的某一天,会有一个好的改变。”

    这是一个人如草芥的时代,以方醒的视角看去,人人皆习以为常。若是有人慈悲心发作想去变这一切,身死之后,不会有人同情他。

    包括那些太监宫女!

    第二天,盘算好开门时间后,方醒一溜烟就跑了,把来寻他的梁中气的直跳脚。

    回到太子宫中,梁中看到文方和张茂两人在殿外溜达,就问了小太监。

    “他们来求见殿下,只是殿下在处理政事。”

    梁中点点头,等进去后,就听到夏元吉正在开喷。

    “殿下,武学都已经建好了,他们还要种花种树,还得弄个水池凉亭,这是武学?臣看这是青楼!这钱臣万万不会给!”

    朱高炽很头疼,看到梁中就问道:“方醒呢?他的书院弄的不错,正想问问他对武学的意见。”

    “殿下,陛下许了兴和伯每日回家两个时辰,老奴去的时候,已经走了。”

    朱高炽无语,最后只得说道:“兴和伯夫人有孕,罢了。”

    老朱和他爹一样,从不搞什么人性化管理,换做别人的话,老朱大抵就是女人怀孕和你有屁关系?干活!

    夏元吉趁机溜了,一路去了兵部。

    “别问本官武学的事,早就撒手不管了。”

    金忠怨气满腹的道:“五军都督府像防贼似的防着本官,那些选上来的学员能力参差不齐,本官看啊!这孟瑛大概要哭了,这时候本官可不会去蹚浑水。”

    夏元吉沉声道:“武学不关本官的事,只是陛下刚醒,你小心被波及。”

    “是啊!陛下可不会管这些,只问结果。本官算是其中一员……孟瑛这家伙害死本官了呀!”

    金忠谢了夏元吉提醒的好意,然后去了五军都督府,却被告知孟瑛去了武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